南京城墙-人名砖扛起的质量

曾经一时雄奇伟岸的古代城墙,大多都没能经受住岁月的考验,最终湮灭于炮火或风雨中。在中国古代的城墙中,朱元璋亲自监理的南京明城墙,不仅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城墙,也是迄今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之一。南京城墙安若磐石的秘密,就在于它修建过程中严格的质量管理。

南京城墙半山园段局部 摄影/冯方宇

那是公元1357 年,在徽州与元军征战相持不下之时,朱元璋拜访了深隐于休宁廻溪的高士朱升,请教立国大事。朱升献出9 个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后世称其为“九字策”。

高筑墙就是朱元璋修扩建南京城墙的肇始。

从公元1366年至1386年(一说到1398年),朱元璋用了20年来“高筑墙”,使得这座城池可谓固若金汤。

整个南京城墙从里到外由宫城、皇城、京城和外廓四道城墙组成,其中京城城墙(即本文所指“南京城墙”)全长约35 公里(现完好保存的约25 公里)。与以往常见的中国城池非方即圆的古制不同的是,南京城墙的形状并不规则。对此人们充分发挥了想象力,出现各种各样的描述。有人说它像一把镶边的宫扇;有人说它像一个热气腾腾的粽子;还有人说它像一把烟雾缭绕的“壶”;更有甚者,说南京城墙的形状是朱元璋的侧面头像其实关于它的形状,清代学者的评论非常正确——“人穷其谋,地尽其险,天造地设”,即依山傍水,因地制宜,不拘泥于古制。

南京,雨水丰沛,丘岗连绵,湖泊星布。城墙择址的地段便或山石嶙峋;或低洼松软;或平坦如砥。为保证城墙的坚固,建造者在处理地基时,采取了不同的科学处理方式。

有的顺山势而建,城垣与山体岩石连结成整体;有的深挖基础至原生土,上铺巨石为基;挖不到原生土的低洼地段,就打下10 余米长的木桩,上面铺设圆木井字形木排,以转嫁城墙的压力。

南京城墙的墙身结构分为墙基、墙身、雉堞三个层次。根据不同的地基与不同的构造,又分别采用了几种不同的筑法:在地质坚硬的地方,从底到顶,全部用城砖垒成;在土质相对疏松的地方,则采用混砌的方式,下部用巨大的条石砖以防止下沉,上部则垒以城砖;甚至还有全部用条石砖砌成的条石墙。如此一来,由于条石砖更大的受力面分散了压力,很自然地避免了地面下沉的问题。——古人在建筑上表现出来的智慧,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朴实,但的确实用。

在砌筑城墙顶部和内外两壁时,常用碎砖、砾石和黄土,层层夯实。内外两壁的砖缝里,都浇灌一种“夹浆”,系用石灰、糯米汁或再加桐油掺和而成,凝固后粘着力很强,可保持墙身经久不坏。

朱元璋建立了明朝,从一开始就希望它能长治久安,城门的命名就寄托了他的思想,如“长安门”。因此,修筑城墙必须固若金汤。

在参观南京城墙博物馆时,讲解员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朱元璋建好皇宫后,引领百官来到紫金山上,面对雄奇的城墙,他不无得意地问大臣们这城修得如何?众大臣齐声说道:“此城修得固若金汤,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但一个稚嫩的声音却唱出了反调:“此城修得不好,若紫金山上架大炮,炮炮击中紫禁城。”朱元璋一看,说这话的,正是日后带兵攻破南京篡取帝位的明成祖朱棣。

朱元璋心中暗暗吃惊,可还是不动声色,并从侍从手中拿过橘子,剥去皮、撕去茎赏给朱棣吃,小朱棣当时很高兴,以为父皇在赏赐他。

朱棣回去把事情向母亲一说,母亲大惊,说:“这可不是赏你吃的,这是说他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呀!”,于是赶紧连夜把朱棣送往北京。第二天朱元璋派人来抓,发现人已不在,只好作罢。

这个故事,足以推翻认为南京城墙只是表面文章的观点。

南京城墙据说由3.8亿块城砖筑成,其城砖的形制,也证明当年的烧制过程非常规范。所有城砖都在长40厘米、宽20厘米、厚10厘米左右,每块砖的重量也都是约20公斤,误差很小。

在考察中,专家还发现,朱元璋是一个对城墙建筑质量极其“苛刻”的人。朱元璋对制砖、筑城的工艺作了严格的规定,光制砖一项,就有一整套复杂的工序:取土后要用筛子筛去杂质,然后放入水塘浸泡;把水牛赶入塘内踩踏,踩熟、浸透后取中间土质细腻的部分制坯;砖坯晾干后入窑。烧窑时要用柴草,火候也要恰到好处。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南京也卷入了大规模拆城墙的运动,南京城墙的三分之一被拆除,拆下的城砖流入民间,大多被当作建筑材料使用了。写到这想起看到的一位学者的评论,他说,在中国筑城史上,南京明城墙具有独特的地位,因为它带动了中国制砖业,从此之后中国城墙基本用砖砌,结束了夯筑城墙的历史。

遗憾的是,此项历史与文明的见证,却曾经险些被拆尽。

来源:丘山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南京城墙-人名砖扛起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