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死亡率300%”?你对他的了解还太少

最近在网络上,有关历史上著名的“死亡率300%手术”的话题又火了起来:

“唯一300%死亡率手术”,这看起来赛过4A公关的惊悚淘宝风格文案,非常吓人。又是切手指又是锯腿,你可能会想到这位:

但血淋淋的事实是:这故事是真的。故事的主人公:罗伯特·利斯顿(Robert Liston),一位当时医术非常高超的外科医生。

可能你会说:啥?这叫医术高超?都300%死亡率的手术了你还说医术高超?隔壁电线杆上的老军医治愈率都比这个高吧!

呵呵,你那是21世纪的老军医,人家这可是19世纪上半叶的英国正职外科大夫。19世纪的英国是啥样?如果你嫌弃城乡结合部的脏乱差,那你会更受不了那时候的英国。要不为啥霍乱能肆虐欧洲大地?

那时候的手术室还像个剧场(当然更多的是在患者家里做,)手术台位于中央,周围一圈椅子,像不像古罗马的剧场?中间搁一大木桌子,咣咣把你往上一抬,观众坐好,医生开动。估计那时候还有最佳选座指南。要能留下影像资料,典藏B级片合集里肯定有一部是19世纪手术实录。

那时候人们对微生物也没有概念,对消毒的重要性更是知之甚少,抗生素更是还没影的事(青霉素1928年发现的,磺胺也要1930年代之后才有)。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根!本!没!有!麻!醉!(1841年,美国医生克劳福德•朗第一次使用乙醚麻醉进行了颈部手术,之后还过了相当一段时间麻醉技术才成熟起来)

没麻醉你连牙都不敢拔。试过牙上栓绳另一头绑门柱的拔牙土法吗?麻醉大法可好?

话说回来,要搁现在,没消毒、没麻醉,没抗生素 ,你敢上手术台吗?你敢医生也不敢做啊!流脓坏疽排着队来找你,感染致死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快、准、狠成了那时候手术的标准,毕竟时间越少,痛苦越少(当然不是“今天人流,明天上班”那个程度)。拼手速的话,那时候的外科医生肯定和当代宅男有的一拼。要是无麻醉手术你动个一俩小时,做完了患者也基本躺尸了。所以无论艺术多么高超的医生来做,那时候的手术场面都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罗伯特·利斯顿在求快这方面可谓是做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可以称得上是真人版的小李飞刀。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尼克病院》里的外科秘史(http://www.guokr.com/article/439395/)里面提到“18世纪的个别外科医生甚至可以在28秒内截断一条腿”,这个卸腿速度叼炸天的医生其实就是利斯顿。估计手术床上还有患者的肉沫……

那时候的他不仅手很快,而且体力也好,截肢手术只需要一个助手帮忙摁着腿就能做了。除了卸腿神速之外,他还曾经在4分钟之内切过20公斤的阴囊肿瘤,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医学界传说。相比今天从容细致的外科手术,这样chuachuachua下刀,躺在手术台的都尿了一床了。

罗伯特·利斯顿是一个非常自信的医生,他骄傲与自己的外科技术,还很愿意向同行们实况直播自己的手术过程。在手术开始时,他还会专门跟旁边的人说“帮我计时!别忘了给我计时!”,很有种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的感觉(这也是他的手术都有时间记录的一个原因…)。


与如此匆忙的手术相伴的是极高的风险。比如说在上提到的那个最著名的死亡率300%的手术里,帮忙摁腿的助手的手指就不幸被一起切掉了手指,并且死于感染……还有什么切掉大腿的时候把患者睾丸也切了这种事情也一样发生过啊,至于患者本人死于感染这种事情,我觉得更多还是不能怨医生了,毕竟那时候人们连感染是什么引起的都不知道……

虽说利斯顿在当时算是非常厉害的外科医生,但在判断病情上也有过不小的失误。有一个小男孩的脖子处有一个红色、搏动的肿物,他和别的医生因为这个病变究竟是皮肤的脓肿还是更危险的动脉瘤而争执起来(换句话说,也就是在争吵这个到底能不能手术)。

吵着吵着利斯顿失去了耐心,叫着“这么小哪儿有得动脉瘤的!”,chua地一下就把瘤子给切了。结果却是,动脉血四射而出……倒霉孩子就这么死了……不过,据说这个动脉的标本保留下来了……)这件事在Great Medical Disasters 一书中入选了罗伯特·利斯顿三大传奇轶事之一……

这样看来,似乎显得利斯顿是个非常恐怖彪悍的医生……基本是哪里不对切哪里的风格。不过,没有这些彪悍的外科手术医生,也就没有外科的进步了。当年这些切切锯锯的手术也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现代医学(外科学尤其如此)也确实是从这样血腥的阶段一步步发展,才有了现在的成就的。享受今天先进医疗技术的时候,也别忘了那些开拓者们吧……

最后,在google图书上面还可以免费瞻仰罗伯特·利斯顿的一本著作,里面也有切大腿的图解:

除了切大腿,还有切胳膊切手切脚的: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90956283398093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只知道“死亡率300%”?你对他的了解还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