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雇佣兵

穿上军装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但有些人实现这个梦却是在异国他乡。虽然还不广为人知,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在全球许多国家军队,甚至出现在从伊拉克、阿富汗到乍得各大洲的战场。傅晨所在的是外籍兵团第一骑兵团第一搜索营。所谓骑兵团,其实现在早已经是装甲部队。外籍兵团是机械化部队,所以也早已经不需要徒步行军,但站在炮塔上持续几十公里的演习,代价是吹得眼睛直流泪,回报则是臂力急速见涨。周末或许能够休息,但对于新兵来说,他们又必须融入到某种集体生活中。周六晚上期待中睡个懒觉的计划,可能变成午夜12点全体集合在教室喝酒唱歌。傅晨说,一大缸热红酒,在被惩罚性地喝到第11杯并唱了10几首歌,最后爬上床时,别提心里有多难受。“多少事一涌而出,我才发现没有倾诉对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是雇佣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