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藏传性侵三原则

苏格兰宗教哲学家、曾担任过多名西藏喇嘛的翻译员、后来成为卡卢仁波切秘密性伴侣的June Campbell,在她的《空行母:寻找藏传佛教中女性之定位》一书中,打开了许多道让人一窥“藏传佛教”的闸门。

June Campbell在书中提到,事情发生经过如下,60年间嬉皮年代当她在苏格兰家乡成为佛教徒后,她接着就旅行到印度,并在那里出家成为比丘尼。随后她又在一座西藏喇嘛寺庙里待了十年,远比任何一位西方人士都还深入接近这里的神秘高层。最后她更成为藏密大师卡卢仁波切70年代旅游欧美时的随身翻译……就是在那之后,Campbell说,“卡卢仁波切要求我成为他的性伴侣,与他双身共修密法。”

June Campbell当时在受到很大的精神勒索的压力之下,对于是不是要表明对于“藏传佛教”修行的忠诚,还是干脆放弃这一条修行的道路,而犹豫不决;提出要求的是声望极高的卡卢仁波切,面对难以拒绝的诱惑,得到一窥“无上瑜伽”堂奥的机会,这并不是任何密宗修行女众都有的因缘,因此最后她屈服了,从此当了卡卢仁波切三年的性奴隶,当时卡卢仁波切已经将近八十岁。

后来June Campbell知道事实真相后,带着残破的身心离开,经过许多年,她试图忘记这悲惨的过去,羞耻于谈论这件事情;最后她终于醒悟,这些藏污纳垢者口中“藏传佛教”根本不是历史上佛陀的教义,她明白这里的藏传佛教所谓的“无上瑜伽”都是来自印度教对于男女性爱的迷信。

中国大陆、港澳台地区有很多的藏传佛教女信徒,由于接触藏传佛教的初期,并不会被暗示或明示共修双身法;然而因为一直耳濡目染这些“男女双身”的伪佛菩萨雕像、唐卡、教义而渐渐习惯了,最后一步一步掉入了“性爱就是修行”的陷阱,终于接受一部分劣行喇嘛所暗示的“无上瑜伽”最高修行的诱惑,正式接受密灌而与他们合修双身法;最后则有可能被要求依照《广论》的教导,和劣行喇嘛们集体裸体做爱(学术界称之为轮座杂交),以为是修行,陷入下堕三恶道的歧路中。这样的密宗女信徒,被丈夫知道以后都不免家庭破碎,实在是令人鼻酸。

有许多人是因为这样而在最后阶段受到劣行喇嘛的性侵害。这些学密的女众都会热心修学,一直护持西藏密宗的道场;但她们没有预料到,这些劣行喇嘛对于她们的家庭状况,掌握得一清二楚,当劣行喇嘛欲心大发时,根本不会顾念这些家庭妇女护持道场的辛苦,不免借着“博爱、慈悲”而想要帮助女信徒证得快乐与空性的名义,借机伸出魔掌。

但是在此之前,一些劣行喇嘛会先对资深而有钱财的女信徒如是讲解:“无上瑜伽是至高的佛法,比显教的释迦佛所证境界更高。”女信徒们往往因此而失去戒心,遭受性侵之后发觉并没有成佛,于是身心受创,黯然离开藏传佛教道场。

这种事件一直在重复上演着,至今不曾停止过,令人闻之鼻酸!

因此,再三呼吁藏传佛教的女信徒们:

一定要保持三不原则:

A、不与喇嘛单独相处。

B、不相信男女性交可以成佛。

C、对于劣行喇嘛强暴性侵行为绝不妥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避免藏传性侵三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