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皇亲国戚,明天人头落地

如果有一万个老婆,每天睡一个,也得三十年。晋武帝司马炎就有过类似麻烦:降孙皓三分归一统后,他老人家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孙皓后宫,一起纳入自家院墙。万来个人,翻牌子,那牌子都得百多斤。所以才有司马炎那著名的举动:骑羊车瞎溜达,睡到哪里是哪里,哄得宫中的女子们,竹叶插户、盐汁洒地,引来了羊,就是引来了天子。
但也有不乐意的。天子爱美人,召大将军胡奋的女儿胡芳入宫,结果胡芳听了,嚎啕大哭;左右喝令她别哭,要被陛下听见,不乐意进宫是怎么地?胡芳道:
“死都不怕,还怕陛下?”
这就让司马炎觉得这是带刺玫瑰,辣而且美,宠爱弥加。

好玩的是,胡芳的爸爸胡奋,父女联动,也跟着大哭。他早先有一个儿子早死,于是哭道:
“老奴不死,唯有二儿;男入九地之下,女上九天之上!”

胡芳得了宠,司马炎家杨皇后的爸爸杨骏自然不高兴了。胡奋与杨骏二位国丈爷私下遇到,胡奋是武将出身,西抗诸葛亮,北击公孙渊,平淮南,随邓艾,战姜维,破匈奴,真是哪个国家没有去过?就拿着“比你们高到不知哪里去了”的口吻,去跟杨骏说:
“您老仗着女儿豪横么?看看前朝,跟天家结婚,没有不灭门的,早晚的事罢了!看你这么骄横,只会倒霉得快些。”
杨骏听这话不对,都气傻了:
“哟!您这意思,合着你女儿不是天子的女人?”
胡奋很明白的说:“你女儿是皇后,我女儿只是你女儿的婢女,摊不上什么大事。”
这话真是一语成谶。杨皇后后来被饿死,杨骏被诬了谋反,完蛋了。

由此可见:当皇亲国戚,真是个高危职业。

哪位说了:皇亲国戚死得多?这肯定是因为,皇亲国戚国舅国丈,大多是裙带关系,无才无德,所以祸国殃民……至少中国各类民间故事,大多如此:
昏君不听忠臣的话,却爱听奸妃国丈们的枕头风;国丈们除了会拍拍马屁,什么都不懂,而且还自己作死,结果就真死了……可是:

——刘邦驾下第一猛将、鸿门宴的救驾功臣樊哙,是天子的连襟,皇后吕雉的妹夫。
——刘阿斗两位皇后是姐妹,而他尊贵的岳父大人,是张飞张翼德。
——汉献帝最后一位皇后是曹节,于是他的丈人是曹操。
——李世民的大舅子,是长孙无忌。
——雍正的许多位大舅子里夹杂着个年羹尧,这个看《甄嬛传》的诸位都懂。
历史上,皇亲国戚也都挺厉害的呀。那么,为什么危险呢?

——众所周知,太平天国虽未成事,诸王后宫却车载斗量华丽缤纷。金田起义时,洪天王秀全已经有姬妾十五六人了。永安被清军围困,被迫突围时,他老人家已经有了三十六位王娘。太平军长征的路上,洪秀全还忙着生孩子呢,真是形势越艰险,色欲越狂野,明天世界要毁灭,今天我也先快活快活。
到了定都天京之后,后宫里已经有八十八位女子了。但饶是如此,他后宫里还是有石达开的姐妹石汀兰、杨秀清的姐妹杨长妹。
哪位问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啊!洪秀全打下了南京,遍地金粉,怎么还拉着老广西出来几个兄弟姐妹呢?这说明他格外重情,有了南京妹子,不忘广西旧爱吗?非也。
因为说穿了,太平天国诸王名为君臣,实在还是山寨兄弟,后宫里塞几个老兄弟老姐妹,也是一种笼络兄弟人心的战略联盟。
所以:并不像大家想象的“昏君纳了奸妃,于是宠信了奸妃的亲戚”;许多时候,是“天子宠信了某大臣,为了拉拢,必须反过来娶某大臣家的姑娘”。天子这是拿自己当王昭君,和亲来博信任呢。

哪位说了:为什么非要结婚呢?古代人以前也老实,歃血为盟、祭拜天地,可没辙,还是有人毁约,信用机制堪忧啊;结婚呢,至少可以安插个老婆在你身边。历史上说孙权嫁妹子给刘备,所谓“进妹固好”,这感觉,把妹子进贡送上,来牢固盟约。妹子就是个活筹码似的。

哪位说了:那么,如果天子纳了一个普通人家姑娘,提拔了小舅子或国丈,总算是吹枕头风了吧?
也未必。

众所周知,汉武帝刘彻小时候“金屋藏娇”,和陈阿娇好了;后来得了卫子夫,连带卫子夫弟弟卫青鸡犬升天。这看上去是个男人喜新厌旧故事,实则非也。刘彻和陈阿娇好,是因为阿娇他妈是长公主刘嫖,可以助他夺位子。所以了:如果你除了女儿或妹子漂亮外,没什么可被利用的地方,还是当不上皇亲国戚。更吓人的是,等你被利用完了,就得翻篇。
多年之后,长公主见女儿阿娇被卫子夫压倒,失了宠,就去问汉武帝姐姐,也就是把卫子夫献给汉武帝、自己后来嫁了卫青的平阳公主,原话是:“帝非我不得立,已而弃捐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若非我,刘彻就不能被立为皇帝,居然就丢了我女儿,多么忘本啊!”说来说去,刘彻和陈阿娇再怎么金屋藏娇,骨子里依然是政治婚姻。

那么,娶一个彻底的寒门姑娘,总归是目的单纯?
也未必。

刘彻与卫子夫亲好之后,提拔卫青,也不那么单纯。
当日卫子夫得宠后,卫青当了建章监,按说这是个禁卫头目,只管内朝,不管外事的,但汉武帝一辈子在用主父偃之计削地方势力,当然也要修理外朝。他的法子,就是提拔身边亲信,对付朝外头的派系:这不,卫青就封了太中大夫,之后出征匈奴,被封为大将军,统领诸军班师。
这意思简单得很:刘彻提拔卫青,可以解释为:“小舅子,你是我自己人;除了我,你没其他靠山,所以你还不得听我的?去,把部队给我带回来。”

唐玄宗在马嵬坡遇到兵变,历史一般描述杨贵妃被赐白绫,如何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明朝还有种传说:什么唐宫中落下了红色的雨,杨贵妃拿来染了衣裙,觉得娇艳欲滴,全身殷红,可是最后衣裙上有几处染不了,露出一个“马”字——几年后就死在马嵬坡了。说得好像都是她的事儿。
却忽略了此前,士兵们自作主张,先杀了天子的小舅子杨国忠。

天下人都知道唐玄宗跟杨贵妃,如何郎情妾意,如何一骑红尘妃子笑,如何从此君王不早朝,如何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以至于宠信杨国忠,让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当了宰相。乍听之下,似乎唐玄宗是为了爱情老糊涂了。
问题是:唐玄宗册立杨贵妃时都六十一岁了,说句实在话:再旺盛的激素分泌,怕也该衰退了。唐玄宗少年时也是靠政变起家,老来难道糊涂了?
须知杨国忠虽然无才无德无靠山,自有他可贵之处:杨国忠是张易之的亲戚,在朝廷没什么背景,甚至被人厌弃,是个来自乡下、背后没人、除了唐玄宗和杨玉环之外,无可依靠的小地痞。这么个除了唐玄宗外毫无根基,指哪儿打哪儿的小舅子,正好用来牵制独揽相权、口蜜腹剑的李林甫——还是被当枪使。

所以说来说去,国舅国丈皇亲国戚,也无非是那么两个套路。

要么本身威望太高,皇帝娶了他家女孩子,是牺牲自己的肉体来利用人家,以此来证明情谊牢靠,爱卿切勿有疑心,你看我都认你当我大舅子、老丈人了呀!

要么是本身毫无基础,皇帝娶了他家女孩子,然后给他官职,以便“我就是陛下一条狗,他让我咬谁我就咬谁”,陛下呢,也会觉得,“你办事,我放心,有事找皇后娘娘商量”。

无论是哪种皇亲国戚,都有风险:前者可能功高震主,被天子忌惮了,或者利用完被甩了。到时候,自有懂事的人出来举报:陛下,国丈国舅爷似乎有问题啊!陛下自然会欣然受理,然后就灭族去了。

后者呢,则可能被天子当棋子,可能一朝青云直升破格提用,但陛下一旦不用他了,或者陛下丢了权,难免倒霉。比如,杨国忠一死,唐玄宗的权力其实也完了。杀杨国忠,其实等于间接削了唐玄宗的脸面,宣告了他事业的破产,只是为尊者讳,刑不上天子,总不能把唐玄宗的画像从长安城头摘下来吧?到时候只好说杨国忠是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迷惑了天子,来当替罪羊。这一秒你在跟陛下谈笑风生,下一刻刀斧手开始打量你后颈的尺寸。

——您想想,婚姻掺杂了房产证和婚前财产,都能让上海人民公园的老阿姨们掰扯个碎,何况涉及到国政与政治呢!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今天皇亲国戚,明天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