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瑞锁:一个侠客如何毁掉一个帝国?

前面一期的《路哥讲史》,曾经提到过“铜臭”这个词儿来源于真爱钱的汉灵帝的卖官,汉灵帝这个最高领导把东汉帝国折腾得乌烟瘴气,全民向钱看,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快帝国境内爆发了黄巾大起义。

汉灵帝刚刚一死,真正的大土豪董卓就进京了——没错,就是《三国演义》里那个与貂蝉美女、吕布帅哥纠缠不清的董卓。

别看董卓这人在《三国演义》里一出现,就是一个丑陋肥胖、好色贪婪、愚蠢轻信、残忍狠毒的癞蛤蟆政客一个,但这个形象基本上是老年之后之后的董卓,实际上,后来权倾天下的董大人,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个有爱国好青年。

根据历史书中的记载,董卓从小是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虽然是一介平民,但是他射箭能左右开弓,而且射箭频速比别人快出一倍,边疆羌族部落首领的很多年轻人,听说有这么个牛逼的人,对其仰慕崇拜不已,纷纷过来投靠,于是董卓就这么着聚集起来一支千把人的队伍,并投奔凉州刺史。

年轻时期的董卓不要薪水,不要战功,只讲奉献不讲索取,自带干粮保家卫国,他带领着自己募集起来的这些羌族勇士们,多次平定凉州境内叛乱,后来混到了30岁,终于被并州刺史看中,将其拉入国家队,由此董卓才从一介平民的爱国志愿者变成了东汉帝国的编制内员工……

——今天那些刚毕业就考公务员的年轻人,真需要好好看看人家董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国情操?!

这种根红苗正心地正直爱国忠君的好苗子领导们怎么能忘记呢?需要提拔人才的时候,并州刺史向朝廷推荐了董卓,于是董卓进入京师洛阳,成为了皇家羽林郎,领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笔薪水。

洛阳那时候作为国家首都,什么都贵,房价贵、物价贵,最最让人讨厌的是官儿太多太贵,一个志愿工出身的羽林郎,相比人家袁绍的四世三公、相比人家曹操的太监干爹,实在不过是一个像蚂蚁一样的角色,根本没有人尊重他(按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这酿成了他以后火烧洛阳的动机?)。在首都的五年里,董卓很压抑,“围墙外的人想进来,围墙内的人想出去”,他不断给领导写信表决心:“我爱国我牛逼,派我上前线,派我去打仗,我不喜欢整天花天酒地,歌舞升平,消磨人的意志……”

董卓36岁那年,机会来了,西羌部族发动了叛乱,董卓主动请命要求上战场,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杀得叛乱的西羌部落人头滚滚。捷报传来,朝廷大喜,立即将董卓晋升为郎中,食禄三百石,还发了一大笔奖金:九千匹绢。

董卓说:“我奋勇杀敌是为了功名利禄么?当然不是!我是因为爱国爱朝廷!有了一点点的小功劳也都属于跟随我的勇士们的,是他们跟随我出生入死才有了今天的战功……”于是,董卓把朝廷给自己的奖金全部分给士兵,嬴得了部队上下的一致爱戴,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军事将领。

然而,随着董卓年龄的增长,粗糙野蛮的原始冲动和爱国激情慢慢减弱,在京城呆久了的他也慢慢的习惯了权力的颐指气使,而京城贵族老爷们那些讲究享受、讲究奢华、讲究排场慢慢的感染了他。于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和体会到权力的美妙,酒色财气董卓一个不拉的全部染上,曾经的身手矫健的侠客越来越像一头大肥猪,整个人性也逐步从光彩照人的青蛙王子向一只大大的癞蛤蟆转变……

52岁那年,朝廷再次任命董卓带兵平定黄巾军叛乱,年轻时候武功高强、身先士卒、勇敢杀敌、所向披靡的董卓,遇到了衣衫不整的农民叛军,反而很奇怪的打了一个大败仗。

打了败仗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董卓一败涂地,朝廷当然赏罚严明,立即免去了他的军中职务,带给他无数欢乐的权力就这样瞬间失去……此时的董卓再也没有了青年时期的热血劲头儿,更不说什么只讲付出不求风险的活雷锋精神。

董卓觉得,不是他欺骗了人生,而是人生欺骗了他!凭什么我抛头颅洒热血,而那些什么正事也不干的世家子弟却依附在权力的羽翼之下,恣意享受人生。凭什么呀?凭什么呀?!只不过老子一次小小的失利,就将老子削官去职,太他妈的不公平了,老子再也不会这么傻乎乎的替人卖命了!

黄巾起义的势头越来越猛,体制内官员也蠢蠢欲动。据守边疆的朝廷官员韩遂与马腾,借口朝廷内部不团结,亮出“清君侧”的旗号,公然向首都进军。朝廷很惊慌,不得不组织军队来应对这种局面。

董卓这次可是把精明算到了家,他等着朝廷的其他征讨部队先后落败,然后出面拦住韩遂和马腾的军队,而且一拦就是四年,显得只有他能够保家卫国。

四年之后,董卓发动偷袭成功,打跑了韩遂和马腾,从此跃居为帝国栋梁。经此一战,董卓明白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性,此后无论朝廷再怎么赏赐或者给那些虚头巴脑的名头,他坚决不肯放弃军权,而是始终带领重兵镇守河东。

当汉灵帝在钱堆中幸福的死去之后,少帝刘辩继位,由青年屌丝侠客成功变身大土豪的董卓接到进京的命令——董卓明白这次机会真的来啦,于是带领着他的三千勇士,就这么着进入洛阳,进而权倾天下。

权倾天下的董卓发现,这个少帝刘辩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呢?刘辩太懦弱,遇到大事只知道哭哭啼啼,而且面对军队的时候没有皇家威严。相比之下,刘辩的弟弟刘协倒是个明白孩子,比较有皇帝范儿。按照董卓的侠客思维,这皇帝嘛,应该立个明白人,哪能让个懦弱的糊涂蛋来当呢?怪不得会弄得天下大乱呢!在正义感爆棚的冲动中,董大人要替朝廷纠错,要为天下主持正义,于是他就废掉少帝刘辩,改立刘协为汉献帝……

国学大师吕思勉读史,曾经觉得不解:“你看这个董卓,你既然是去祸乱国家,就应该留着不称职的糊涂皇帝,你非要立个明白人当皇帝,这岂不是替自己添堵?”

对此,雾满拦江曾经有过一个更精彩的评论:“吕大师错就错在,他把后人模式化的历史解读,错当成了历史的本身。正如以手指月,手指并非月亮,后人对历史的解读,只是让我们认知人性规律的一个方式,与历史本身毫无关系。具体来说就是,后人将董卓视为祸乱国家的奸贼,但这个脸谱化的简单认知,与历史上的董卓没有关系。至少,董卓他本人从未曾这么认为过。对于董卓来说,他急驰京师,固然有着自己心里的打算,但他的心里,却决不可能这样想:我是个大奸贼,冲啊,快点去祸乱国家,快快快……相反,董卓的心里,认为自己才是难得的乱世忠良。你看看,他在边疆浴血苦战,可是京师皇城的天子,却被人追得落荒而逃,明摆着,朝中那些人,即使不是酒囊饭袋,也必是大奸阴险之辈。如果朝中士大夫个个都是忠臣……拜托,谁见过忠臣拿着刀,满世界追着皇帝喊打喊杀的?所以,董卓认为,朝中必有巨奸大恶,没有才是怪事!而他此行,正是为了国家,为了天下,要替朝廷扫平妖氛,重振朝纲。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忠贞之念,所以董卓才决定,嗯,这个少帝刘辨,真是不给力啊,不行就换人吧!”

立了汉献帝之后,董卓还谆谆教诲:“陛下,孔子说过的,为政以德。治理天下,要以德治国。”

汉献帝:“啥叫以德治国呢?”

董卓:“以德治国就是……就是……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学习嘛,我老董说的都是对的,不管百官还是平民百姓都要遵守,这就叫讲学习;讲政治嘛,就是要平反冤假错案,给那些被太监们抄家灭门的士大夫们平反,给他们家属分发抚恤金,给他们的孩子在国营单位安排个体面的工作;讲正气呢,就是打击歪风邪气,让正义的人把坏人们统统干掉……”

可不嘛,按照侠客们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这个世上就分为好人坏人,好人就是穷人,富人就是坏人(当然自己变富是例外),所以要劫富济贫。这世上势力强大的,就是坏人,势力弱小的,就是好人,所以除暴才能安良。你说世界为什么被搞得乱糟糟的呢?还不都是因为坏人太多?坏人做恶,好人向善,徜若把坏人杀光,这世上只剩下好人,那该多妙啊!

说这么干,就这么干,为了帮助人民群众鉴别好人坏人,董卓大人不辞劳苦亲自思考,最终给全国人民指明了方向:凡不孝顺父母者,是坏人,杀!凡不尊敬兄长者,是坏人,杀!凡不服从领导者,是坏人,杀!特别是,只要是人民群众,杀掉这样的坏人,杀人者无罪!

号令一下,首都洛阳的清理坏人运动就这么开始了,京城人人成了执法者,你给老爹顶过嘴吧?不孝顺,杀!你和哥哥争抢过玩具和糖果吧?不尊兄,杀!领导让你去吃屎你没去吧?不服从,杀!

几天之内,京城人头滚滚,尸横无数,一片血雨腥风,变成人间地狱……

董卓一牛逼,朝廷变傻逼,东汉人民则变成彻头彻尾的苦逼!

董大人这样的直线条思维也不想想,如果是好人,怎么可能动辄去杀人?怎么可能因为一点点屁事把别人杀掉……

所以,执行董卓政策的结果就是,好人全部被坏人搞死——这董卓得一个“国贼”的名号也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冤枉他。

这么个思维一来,董卓在历史上的记载自然变成了“性残忍不仁,遂以严刑协众,睚眦之隙必扳,人不自保”的混账王八蛋了。其实,按照董卓的思维,他对于“坏人”的残暴是一以贯之的,他率军进兵洛阳时,见城中富足贵族府第连绵,家家殷实,金帛财产无数,便放纵手下士兵“收牢”,到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劫掠物资,把整个洛阳城闹得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有了说一不二的大Boss权力后,董卓“残忍不仁”的得到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话说有一次,朝中许多官员被董卓邀请去赴宴,宴会上,董卓兴致高昂招呼大家不要顾忌,畅怀痛饮。酒过三巡,董卓突然起身,神秘地对在场的人说:“为了给大家助酒兴,我将为各位献上一个精彩的节目,请欣赏!”说完,击掌示意,原来,他把诱降俘虏的几百名北方反叛者押到会场正中央,先命令士兵剪掉他们的舌头,然后有的人被斩断手脚,有的人被挖掉眼睛。其手段之残忍,令所有在场官员和士兵惨不忍睹,许多宾客手中的筷子都被吓得抖落在地。董卓却若无其事,仍然狂饮自如,脸上还流露出洋洋得意的神色。

另有一次,董卓把俘虏来的数百名起义士兵先用布条缠绑全身,头朝下倒立,然后浇上油膏,点火活活将他们烧死。

由于京师洛阳老贵族太多,富人太多,有权力的人太多,董大人就觉得不舒服,于是强迫汉献帝迁都长安,为了断绝皇帝和大臣们对于旧都的念想,防止他们逃回洛阳,他没人性的直接下令放火,将整个洛阳城以及附近二百里内的宫殿、宗庙、府库等大批建筑物全部焚火烧毁,昔日兴盛繁华的京城首都,几天之后变成灰烬废墟。

到了长安城,成了帝国大Boss的董卓也喜欢通过给大家发钱来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在董大人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主导下,他当然认为钱越多越好!

呶,现在的问题已经变成了怎么弄钱的问题。

对没有成为大Boss之前的董卓来说,董卓能够想到的来钱思路有两条:第一靠向民众收税,可问题是那个时候董卓已经烧掉了洛阳城,而且东汉帝国已经天下大乱,董卓实际控制的地盘并不是整个帝国,税源地大大减少,收上来的税收还远远不够董大人笼络人心赏赐用(历史记载中董卓很喜欢赏赐别人),而且收税还有个问题,东汉末期很多税收都还没有折算为现钱,都是实物,再转换成铜钱,很麻烦。

第二个办法嘛,就是董卓当军队领导时期的老本行了——吃大户,抢劫!无论是在自带干粮保家卫国的青年时期还是后来成为军队高级领导,董卓对于下属的赏赐方法一般就是纵容士兵抢劫富户,可问题是,很多人不知道,抢劫获取财富的成本异常的高昂,而且会遭到民众的拼死抵抗。更何况,在董大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抢劫几次之后,因为无论是长安还是洛阳,都已经没有什么富人可供董卓劫掠和抢劫了。更何况,当董大人自己成为整个东汉帝国拥有者之后,他慢慢也明白自己不能靠着抢劫过日子,而且朝中的那些大臣们也整天在耳边聒噪着什么爱民如子之类的劳什子儒生言论,真是烦的不能再烦……

大活人哪能被尿憋死?

董卓下令,把民间的香炉、镜子、夜壶以及锅碗瓢盆的啥铜器全部搜罗上来铸钱。

问题是,钱还是不够多。

有人给董卓出了个好主意——什么主意呢?当年秦始皇平定六国,为了避免民众再次造反,除了“焚书坑儒”搞文化领域的大灭绝之外,还搞了一把兵器领域的大灭绝:把天下的兵器都收缴到咸阳,销毁了铸成12个大金人,号称要“监督天下”。这12个大金人都在咸阳,离长安不远,这下子董卓这厮的歪主意就来了:“把这些金人拿来铸钱吧!”

董卓总共毁了9个金人来铸钱,根据有人计算,按照历史记载的每个金人24万斤的话,他可以铸5亿枚左右的钱。

 董卓五铢

大家想想,秦始皇的那12个金人都是些什么杂七杂八的材料,董卓铸的钱又偷工减料,又小又薄,拿去市场上买东西,大汉朝的市场上不通货膨胀才是怪事。董卓铸“恶钱”之后,长安的米价上升到几十万钱一石,创下历史记录。

烧了都城、劫了皇帝,再铸上一堆小“恶钱”,对于东汉王朝的覆灭,董大Boss通过货币政策是狠狠的加了一把力。

“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这是东汉末年的一首童谣,看不懂吧?

“千里草”是一个“董”字,“十日卜”是一个“卓”字,合起来这个童谣的意思就是,“不得好死的董卓啊,你为什么还不死啊?!”

终于,在人民的强烈呼声之下,吕布帅哥响应群众号召,同时也为了赢得美人心,在上朝的时候诛杀董卓。

消息传开,百姓举国欢腾——死个人都这么高兴,可见有多恨!

搜刮了那么多钱,董卓吃得脑满肠肥(根据他的画像就可以看出),暴尸街头的时候,油脂把周围的地都给浸湿了。守尸官很有创意,就做了一个大灯芯插在董卓的肚脐眼上,用火点燃,烧了整整一天!

随着这一盏尸灯的摇曳,东汉帝国就这么着一步步走向了寿终正寝。

作者简介:
路瑞锁,金融财富变迁史研究者,财富体检理念倡导者,北京大学金融校友联合会校友,现居杭州、北京两地,著有《为什么我们越来越穷》、《都是货币惹的祸》等财经畅销书,各自媒体平台账号均为“路哥谈钱”,天涯网ID“野路子哥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路瑞锁:一个侠客如何毁掉一个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