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都爱你风华绝代,你却只要孤独求败

现在提到香奈儿品牌,女人会心跳,男人会心绞。香奈儿现如今是奢华与昂贵的代表,一只香奈儿链条包顶的上三只LV手包的价钱。

然而在一百多年前,香奈儿这个大名鼎鼎的名字,意味着返璞归真,意味着化繁为简。它既是解放又是革命。

|加布里埃·香奈儿|(Gabrielle Chanel)1883年出生在法国小镇索米尔(Saumur)里的一家专门收容穷人的医院里。她的父母是未婚生子,母亲是农家女,父亲是胸怀天下却不得不每日沿街叫卖的小贩。再往上数,香奈儿的祖父辈、外祖父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香奈儿没有任何的贵族血统。

香奈儿的母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因为哮喘去世,她父亲像是卸货一样把她丢弃在姨妈家,就毅然决然的前往美国那片乐土。小香奈儿央求父亲不要离开,他安抚道:“等我好起来,我一定会来接你的。”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留下香奈儿孤身寄人篱下,在黑暗的修道院里沉重。

多年之后,她回忆起她永远的从人间消失的父亲,云淡风轻的说:“父亲有了重新开始生活的机会,他又重新组建了一个家庭。我认为一个三十多岁男人很难在这方面做到忠贞不二。他何必担心他的女儿呢?他还有其他的孩子。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有人说她这是释然,我则听出了哀莫大于心死。经历过太多苦难的人心肠会变得很硬,她本不愿意戴上层层铠甲,可是太柔软就活不下去。香奈儿后来说,母亲离世的时候她就已经死过一回,之后的人生便是百毒不侵。

香奈儿寄人篱下的日并不好过,她假装不喜欢姨妈和表姐衣柜里繁复漂亮衣服,假装不喜欢溏心鸡蛋,假装自己不是孤儿,假装自己在修道院也可以活的人模人样。她孤独的时候就去姨妈家的阁楼看小说,想找人说话的时候就跑到镇上墓园自言自语。她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只有永远坚强,永远精力充沛,才能够抵抗外来的一切,获得真正的自由。

可是在当时所有人的眼中,小可可贫穷、低微、倔强、古怪,于是,毫无未来可言。

她能够嫁给一个农民,就谢天谢地了。

香奈儿首先来到一个叫做|穆兰|的地方,修道院给她找了一个活,在圣玛利亚服装店当导购,有时候也负责一些缝纫的工作。她每日观察来来往往的上流贵妇和小姐,她也开始学着喝茶和咖啡,了解上流社会的语言。不过她始终觉得,那些贵妇们的衣着太复杂,东挂西戴的,像是圣诞树,毫无美感可言,衣服的穿脱还需要侍女帮忙,简直是不可理喻。

香奈儿也在穆兰的娱乐场所唱歌,她的艺名叫做“coco”。虽然歌唱事业不顺利,这成了她惊艳上流社会的机缘。她学会了骑马,并且通过骑马这项运动中认识了一位迷人的英国人,他叫|卡柏|。

卡柏很有魅力,而且很受女性的欢迎,但是他却只喜欢香奈儿这样在礼教之外的乡下野孩子。卡柏当时三十岁,有自己白手起家的生意,和那些喜欢挥霍祖产的上流社会公子哥大不相同。他对于香奈儿很温柔,是那种既是兄长般又是父亲般的温柔。

香奈儿说:“你可以送给我花。”

卡柏说:“好。”于是香奈儿每隔半小时就收到一束花,整整两天。这让最渴望爱的她幸福不已。

香奈儿说:“我想工作,我要做帽子。”

卡柏说:“好,你一定会成功。这可能会消耗很多精力,但是不要紧,重要的是,你要幸福。”

香奈儿说:“我不想穿那些怪异的衣服!”

卡柏说:“好,那我带你去英国裁缝那里,做一件你可以一直喜欢的衣服。”

在卡柏的支持下,香奈儿在|康邦街31号|开了一间自己的商店,她的传奇从此开始。

香奈儿做的帽子不再是像是顶着果盘,她的帽子很简洁,帽檐没有那么夸张,上面只放一朵花,有时候一朵花也懒得放;她亲手设计裙子,她使妇女从流汗不止的礼服、花边、胸衣、内衣和垫料下面解放出来,让她们不需要侍女就可以自己穿好衣服,而且保持一天的清爽。女装和帽子的成功先是在她和卡柏共同的上流社会朋友中传开,然后像是病毒一般使巴黎王公贵族如痴如狂。

一年之后,康邦街的利润已经可以支付一切的费用,卡柏不需要再为她垫资了。

接着,香奈儿否定了貂皮等奢华的面料,取而代之以廉价的兔毛;她不使用花红柳绿的颜色,她以黑色、白色和灰色来表达她对于真正高贵的理解;她把拖着地扬起灰尘的裙子改短,短到膝盖以下一点点,使女人的脚踝重见天日;她改良了男士西装和裤子,为女士所用,这也成了运动服的前身。

她为自己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兴,而这些成就的获得使她深深感激卡柏的鼓励。卡柏那些富有的朋友看不惯女人在工作,跑过来讽刺她:

“听说你在工作?卡柏养不起你吗?”

“我不亏欠任何人。”香奈儿头也不抬的说。

1919年,卡柏在一次车祸中,与香奈儿天人两隔。心爱的人就这样丢了,她悲痛欲绝,并在现场发誓,要让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穿上黑色的衣服。七年后,香奈儿创造的|小黑裙|横空出世,这是她对于卡柏的悼念方式,也颠覆了黑色只能够在葬礼上和被下等人穿的成见。小黑裙至今仍旧让人着迷。

1924年,香奈儿遇到45岁的英国|威斯敏斯特公爵|,他是国王的弟弟,是英国首富,是刚刚离婚并且有两个女儿的单身王老五。而那时候香奈儿41岁,她也知道自己不再年轻了。

“两道盛气逼人的眉毛,大得跟马匹差不多的鼻孔,比恶魔还要黑的头发……”

她虽然这样毫不留情的评价自己,威斯敏斯特公爵还是拜倒给她初见的美丽,和无与伦比的犀利。

公爵十分简朴,25年来都穿同一件外套,尽管他有十几辆劳斯莱斯,房产和田产遍布世界各地。他愿意把最稀有的祖母绿宝石送给香奈儿,压在花束底下,而香奈儿高兴的时候就回应他的爱,不高兴的时候随手把宝石丢进大海。

威斯敏斯特公爵毫不在意。

他对自己很小气,对爱的人很大方。如果香奈儿说有些头痛,他命令御医火速前往探望;香奈儿说喜欢杜鹃花,他让园丁把庄园里所有的杜鹃花都剪下来,送给她;香奈儿要去参加赛马会,他就包下整辆火车供她和朋友们尽情玩耍。

香奈儿接受了威斯敏斯特公爵的爱情,却拒绝了和他的婚姻。他们只相处了短短之年,离开的时候,香奈儿说:“我一直都清楚自己什么时候该走。道别的时机,虽然可以拖上几个星期、几个月,可是一旦时候到了,我就会说再见,而且绝不留恋。现在,是时候了。”

二战爆发后,香奈儿隐退。与此同时,出现了一大批时尚新秀,很多媒体都断言,香奈儿将被人们遗忘。

1953年,在|瑞士|平静的生活了十年的香奈儿,重回巴黎,收复失地。

如果你可以想象,这将是一幅多么激动人心的画面——七十岁的老人,推开康邦街31号的大门,里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陈旧的布料散落一地,缝纫机生锈了,电话线被剪断了,巴黎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人们都在议论说这里日薄西山,可是这位迟暮的小姐说,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重整河山。

她亲自给过去的老员工打电话,一个一个把他们召集起来,她的团队搭建起来了,有手工、裁缝、模特,她亲自选料,和以往一样;她让模特站在那里七八个小时,必须保持纹丝不动;她追求内里和外面一致的完美,经常要趴在地上查看每一件衣服的走线是否整齐。这个时期,可可•香奈儿设计出|编结滚边套装|,推出黑色和米色的|平底鞋|,又创作了金属链背带的|菱格纹手袋|。

人人都说她江郎才尽,她以行动来证明天堂和地狱都要自己亲手创造。

1970年,87岁的香奈儿总共上市了35000件产品,同年,香奈儿品牌的营业额达到1.6亿美元。

香奈儿从穿平底鞋、戴牧童帽的乡下女孩,变成举世瞩目的时尚女王,她说她的秘诀只有一个,就是努力的工作。1971年,她的死亡也发生在她新品发布会的前夜。

“总有人说,我能够把上帝给与我的一切都变成金子,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工作,而且比别人更努力的工作。在我有生之年,我不会休息。我能够想象天堂上有多无聊,然而即使我到了天堂,我也要为天使们设计衣服。”

生活不曾取悦她,所以她创造了自己的生活;她并不想挑战世界,却成为不朽的传奇。

“没有公主命,自备女王心。”

这是可可•香奈儿说的。

与君共勉。

来源:http://www.jianshu.com/p/d7a8c172e19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世人都爱你风华绝代,你却只要孤独求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