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货手机的求生之路 - 华强北市场从业者报告

在海淘已经常态化的今天,我本以为水货手机会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可偶然我和邻居们聊起华强北时,他们依然会用一种流氓地痞式的语调去描述它,避而远之。无人再问津的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已经在历史上画上了沉重的一笔,等南方的华强北走入死胡同时再去翻它的旧账总显得不近人情。于是,在潮流即将被中关村的创客们所引领之前,我尝试着去描绘了一个我所知道的华强北水货市场。

为了让文章内容更具有参考性,我先后联系了好几位已经在华强北耕耘多年的老油条,下文提到的几位主角也在其中,文章中很大一部分内容都来自于他们的分享,在此表示感谢。

华强北:深圳市福田区的一处旺地,拥有国内最大的电子交易市场。

远望数码:国内最大的手机交易中心,国内水货手机分销集散地。

通天地(飞扬):深圳翻新机加工主要聚集点。

翻新机:将回收的二手手机通过各种手段处理后,当做新机再次进行销售的手机。

水货:在某些国家或地区没有经过原生产厂家所指定的销售代理而进行销售的产品。

[文中大部分流程,都以苹果iPhone为参照]

1. 丛林法则

姓名:小刚

年龄:25

职业:跑货员

小刚是一家网店的跑货员,我认识小刚的时候,他已经在华强北干了好几个年头。小刚是广西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有着广西人的那股子老实劲,这让他在刚上手跑货的时候就迅速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从远望市场拿货是小刚每天最主要的工作,淘宝网店先接到订单,之后他按照对应的型号从远望比较大的批发商那咨询报价,然后再从中找一家打过照面,价格也还算公道的进行挑机,检查了机器没有质量问题后,付了尾款,他会把机器包装好,装进自己挎的大油布袋子里。

下午 6 点前,小刚会回到淘宝店在赛格租的小铺面里,然后给手机进行二次检查,接着记录下机器的序列号,然后用扫码机挨个扫码,测试能否用机器的序列号在苹果官网上查询到产品信息,都处理好后,小刚会把订单信息用机器打印出来,然后通过快递把一摞摞的 iPhone 发给全国各地的买家。每天来回跑腿的工作本是枯燥的,但对于小刚这种只认死理的老实人而言,枯燥的活反倒成了个不错的选择。

但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小刚住在龙岗区的城中村里,这个原本属于关外的地界如今已经被低薪的打工青年所包围,过去每个月只需要 600 元的房租如今已经涨到了 1000元,加上日常生活的开支,每个月只有 3000 多工资的小刚已经过的非常拮据,而现在老板店里的生意也不如往日。对于未来他没有考虑过什么梦想,稳定踏实的日子就够了,可曾今寸土寸金的华强北如今似乎并不愿意再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姓名:小云

年龄:17

职业:淘宝客服

才 17 岁的小云已经在一家淘宝店干了 1 年多,工作从最开始的门店接客转到了售后客服,每天早上她都得第一个到店负责开门。为了赶上早班的地铁,小云早上 6 点就得起床,从 10 几公里外的布吉转几趟地铁到华强北。8 点开始,工作就停不下来,每天在旺旺上小云至少要处理 50 位以上的顾客,老板为了压缩店铺的成本,小云还负责了一部分电话接听的业务。于是她每天需要来回的在电脑和座机电话前切换,经常转的头晕眼花。

有时候遇到棘手的淘宝买家,每天的下班时间就得往后推迟,晚上加班的时间里,她需要边夹着电话,手里边拿着本子不停的记着买家的需求,并耐心的和买家沟通,为了确保买家的 5 星评价,她需要忍耐买家们有时候非常无理的粗口,即使有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小云手边的本子已经堆了半个人高,上面记录着各种买家的信息和要求,在这个已经完全脱离纸笔的数字化社会,小云反而觉得传统的纸笔更加顺手,更有效率。

和其他在深圳打拼的外地人不同,小云来自一个对华强北更加具有特殊意义的地区,潮汕。只接受过初中教育的小云 15 岁就已经随父母来华强北打拼,从最基本的组装翻新机开始,她有着和大部分普通孩子完全不同的教育经历,小云的父母并不认为孩子的出路一定就是上大学,提早接受社会的历练,把自己在华强北打拼多年领悟到的商业规律、经验教训传授给子女反而更让他们觉得有用,而让孩子们接手自己的摊子,则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对于小云而言,华强北才是真正的大学。

姓名:三哥

年龄:37

职业:店主

三哥和上面的年轻一代不同,他是华强北更早一批的践行者,07 年底,还在惠州一家 PCB 工厂当工程师的三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华强北的一个走货商,每天受气而又看不到事业前途的三哥一咬牙放弃了惠州的工作,拿着存了几年的积蓄,跑到华强北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08 年正是淘宝网店的飞速发展时期,三哥很快的就融入了这股乱流之中,为了让自己的店铺能够被人们所熟知,他蹲在华强南路的一家破网吧里,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捣鼓出了一个论坛,论坛的功能全部架设在当时很流行的 5d6d 上。即使论坛当时只有一个二级域名,而且功能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但在开通的第一个晚上,三哥还是很激动的买了一台二手的康柏笔记本,在论坛上发了第一篇关于诺基亚手机行情的帖子。

三天后,远在山东的一名网友通过论坛联系到了三哥,直接通过银行卡给三哥打了 2500 元,希望他代购一台水货的 N82,在当时网购还没普及的年代,这种行为很让三哥触动,也让他看到了手机市场的发展前景,他马上打电话给远在湖南老家的亲弟过来一起干一番大事业,这之后通过他不断的在网上进行推广,论坛有了名气,脱离了 5d6d,改用了独立域名的 Discuz!,店铺的交易量由原来的每天一两台增长到了现在的每天 50-60 台。但即使这两年每天店里需要发货的 iPhone 数量都可已堆满好几桌子,可每台 iPhone 所能赚到的利润却越来越少。

8 年过去了,三哥依然还在华强北,即使现在已经有了十几人的规模,可日子却不像当年他想象的那么美好。这几年在华强北的市场里,他看到了太多新的店铺踏进来,又有许多老的店铺被排挤出去,自己的店在这几年里好几次都面临关门的险境,查处、恶意竞争、漏货、行情预估错误,稍不留神,自己的店很可能就会被这片无情的丛林驱逐,和当初构想的一番大事业比起来,现在的三哥,更想着求一份安稳。

对于华强北的店铺而言,他们需要去适应一套只在这里才管用的丛林法则。你需要时刻提防丛林中出现的新的竞争对手,他们随时会从你的眼皮底下抢走到嘴边的食物,你需要警觉随时可能面临的猎人追捕,经常出现的有关部门调查立马就能让你关门歇业,你更要在这个丛林里有好的人脉和稳定的伙伴关系,孤立作战将无法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下正常存活。

2. 钢丝上的杂技

和在丛林里拼杀的众多淘宝与门店不同,作为上家的远望与飞扬在黑暗笼罩下的故事则更加的现实,更加的血腥。

如果把中国的手机水货市场比喻成一个大蛋糕,那么远望数码就是被这蛋糕糊在脸上的主。 少林寺武功最高强的是庭院里的扫地僧,而远望数码城就扮演着这么一个角色。和周边其他的高楼大厦比起来,远望数码城楼层低矮,破旧不堪,很难想象这就是整个中国水货手机行业的命脉所在。

每天下午 2 点之后远望二层的批发商们才会不慌不忙的开始营业,这些拥有第一手货源的潮汕人有着决定性的定价权,他们会根据当天行情,到货数量等情况来给港版,美版等水货机型进行定价,其他下家会照着他们给的订价拿货,而我们所知道的众多淘宝店和实体店就是从他们的手上进行拿货,再加价销售的。

水货手机的流入完全依托于香港,香港本地人和长期在香港游荡的内陆人会在直营店和香港的分销商那以比国行低的多的价格拿到现货,理论上,只要你能在香港与大陆出行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干一票水货生意,在香港拿到机器后,一种是可以自己通过海关把货带到深圳,再在华强北直接卖给任何需要现货的人,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加价高,但自己需要承担被海关查处的风险,并且只能携带不多的货。另一种就是直接卖给在香港本地的收货商,绑定长期的合作关系,这种方法赚的少,但没有太多风险。而收货商会现在香港关口附近租的仓库里先把手机进行拆封,再将机器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把大量的水货机从香港往深圳运,之后再在深圳重新把拆封的机器进行二次封装,也就成了所谓的后封机。而对于真正的原封机,他们会冒更大的风险通过公路,水路等其他手段运送,但这只有几家大的收货商才玩的转,这不仅需要他们拥有大量持有深圳香港两地牌照的车辆,还更需要经验老道的司机,以及巧妙的过关手段。

这样一个复杂的产业体系催生了一个职业,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水客。水客在这整个流程中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他们当中有香港本地人,有大陆人,有干副业的,有干主业的,有 20 几岁的年轻人,还有上至 60 岁的老人。每个月他们的流动就如蚂蚁一般,在两地不停的进行「蚂蚁搬家」。由于需要避免海关查处,所以他们大多使用非常隐蔽的手法携带货物,也就是我们在新闻上经常看到的各种匪夷所思的携货过关的手段。

水客每次携货到内陆后,都会和长期驻扎在深圳关口的水客头子碰头,依据行情,水客们每台手机能赚到 20-100 元不等。而事实上在每个水客的脑子里,都装着一张晴雨表,海关管得紧的天,就得少带点货,少赚点,海关松动查处不严的日子,就可以一次走大量的货,狠捞一笔。而随着现在 iPhone 大量供货造成的价格下跌,海关查处力度的不断升级,以及国家对于进口产品越来越多的优惠政策,他们的利润越来越少,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在这整个流程当中,潮汕人则渗透了环节的每一个部分。在华强北,潮汕人以精明著称,而他们实际上也控制着华强北水货流通的大部分上游货源,在华强北的周边,到处都是原味卤水的潮式河粉,操着潮汕话的妇女带着自己的孩子在柜台前忙着算账。潮汕很多带着孩子的大人在孩子 10 几岁的时候就教着他如何装配翻新机,弄清走货流程,小云就是其中一个很好的列子,这些早一步踏入华强北的潮汕人以其聪明的经商头脑,和一句「爱拼才会赢」的口号,在华强北占据了半壁江山,于是有人总结道,与其说这是华强北的潮汕人,不如说这是潮汕人的华强北。

肯定会有人有疑问,为什么在华强北大家都只负责水货手机流程当中的一个环节,而没有人包办从走私到销售的全过程?

当然有人这么做过,蓝优数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 07 年开始,蓝优数码就包办了 iPhone 从「采购」到销售的一整条体系,由于拥有第一手的货源和大批量的现货,蓝优数码与其他商家比起来有着库存和定价的优势,这使得它在淘宝上有着很大一部分的发言权,其店铺销量迅速攀升,店铺信誉很快达到了 5 皇冠,稳坐了淘宝数码销售量第一的宝座。当时淘宝的其他手机店都只能从蓝优数码吃剩的碗里挑肉吃。

但当你一口吃个胖子,让其他人吃不饱的时候,人们的贪欲就会反咬你一口。2012 年 4 月 13 日,接到举报的深圳海关牵出了 5 亿元的 iPhone 走私案,首当其中的就是蓝优数码淘宝店,当天下午蓝优数码的淘宝店就遭到了查处,海关一共抓获了 60 几人的走私团伙,收缴了大量还未售卖的 iPhone 和 iPad 等产品,在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整个华强北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各种突击检查扰的民不聊生。

蓝优数码走的太深损害了太多人的利益,本就是行走在灰色地带的水货市场是不允许出现一丝光亮的,一旦如蓝优数码一样想产业化的组织出现,就一定会破坏华强北原本平衡的「生态体系」,政府就会枪打出头鸟,一枪爆头在所难免。在这事件之后,再也没有哪一家批发商敢一口吃个胖子,每个在华强北混的老江湖,都心照不宣。

这当中我们顺带聊一聊通天地(飞扬),和上面的新机不同,通天地这些年则一直是 iPhone 翻新机的老巢。在通天地,他们以组装零件替换掉二手机已经破旧的零件,重新加工上漆后再以新机的价格销售。而这当中二手机的来源,除了国内商家的回收,也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香港等境外地区,这些境外二手机流入国内的手段,也和上文所提到的水货流程是基本一样的。由于 iPhone 的更新迭代非常有规律,而且一个系列 2 年才换一次外观工艺,所以这中间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去处理零件材料,改进翻新技术。并且你不要以为他们的销售网络仅仅只在深圳这个小小的圈子里,在整个中国,他们的翻新机产品基本上遍布了非正规柜台的每个角落。

如今在远望、飞扬,人群依然川流不息,只是相比过去,大家都知道,生意越来越难做,日子越过越拮据,贩卖水货,依然是钢丝上的杂技。

3. 天使与恶魔

在这些远望批发商的上游,近几年来,也总是受到「天使」们的眷顾。

09 年之前的天使是诺基亚。以塞班系统为主的热门机型如 N78、E63 在当时非常受追捧,水货圈里冒出了好几家大的批发商,由于当时海关查处的手段和力度还很有限,09 年之前的日子里,华强北就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充满着朝气与活力。

在 09 年到 12 年,更大一号的天使,安卓降临了,以摩托罗拉、HTC、三星为首的安卓阵营推出了无数的爆款机型,如摩托罗拉的 Defy、里程碑,HTC 的渴望 G7、大坏蛋 DHD,三星的盖世系列等等。大量的外地人开始驻扎华强北,整条水货流通线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在这个时期,手机的品牌众多、型号众多、版本众多,杂乱无章的环境给了翻新机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大量的热门机型的翻新机不断的流入市场,这时期可以说是远望与飞扬最为黄金的时期,也是消费者们最为受伤的时期。

12 年之后,iPhone 开始受到追捧,由于 iPhone 较高的售价和初期较少的货源,再加上买家们高涨的热情和其高额的利润,许多原本走安卓机型的老店家经不住诱惑,开始了所谓的转做精品路线,安卓时期百家争鸣的现象不复存在,大量店铺开始精简售卖的产品线,甚至很多商家开始只做 iPhone 系列的产品,这保证了他们能有较低的拿货价、稳定的货源、更少的售后成本,降低亏损的风险。

但这些过去的天使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对手,在中国,你不可能总是主角。

2011 年 8 月,小米 1 发布,性价比和粉丝文化这两颗果实就此开始慢慢长大。它们是消费者的天使,却成了华强北的恶魔。

这个恶魔的成长有些过于迅速,到 2015 年 9 月,国产安卓机已经占据了中国安卓手机市场百分之 80 以上的份额,摩托罗拉、索尼、HTC 等原来的老朋友都已经被踢出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大圆桌,这对于那些常年经营安卓水货的远望商家而言,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在手机销售的零和博弈中,远望已经越来越难以招架,据小刚的回忆,2 年前华强北市场里 2000 元的价位里,LG 、MOTO 和三星还是消费者们的宠儿,而自从小米、魅族、华为等厂商开始在 1000-2000 元档抢占市场,铺天盖地的高配低价手机如洪水猛兽一般席卷而来,对于众多过去热门的水货安卓机型而言,这就是一场灾难。

这两年,越来越多的远望商家开始转向代理国产机型,但由于其透明的价格和较低的利润,即使是这些转型的商家,日子过的也是大不如前。

2015 年 10 月 2 日,趁着国庆节我再次走访了华强北的商铺,街道上的热闹程度依然不减,但旁边的写字楼里却以是另一幅模样。

两年前即使在曼哈顿广场的四楼,都有着大量水货手机的销售铺面。而如今,大部分门面都已经歇业,部分难以出手的铺面直接转为了仓库,更有的已经成了空房。过去在群星广场写字楼里 5000 元只能租一个不大的铺面,而如今却能租上一个大间加一个小单间。即使这两年翻新机已经基本绝迹,但在一楼租金较高的小铺面,依然需要大量的翻新机来维持生计,如果不卖翻新机,一个月几千的铺面租金很快就会把你耗死。

如今水货商的生计已经完全绑在了 iPhone 上,大部分铺面除了销售少量的三星机型,已经完全放弃了其他品牌。未来只要苹果不景气,如果没有下一轮天使的到来,那么整个华强北的水货市场就将遭受灭顶之灾。

4. 迷茫者的未来

2015 年 10 月 11 号,《中关村大街发展规划》出台,曾经依靠电子卖场存活的中关村如今正朝着「创新创业一条街」的目标进发,而远在南部沿海的华强北,即使周边写字楼里也充斥着大量叫卖智能设备、互联网、大数据的创业公司,但电子批发,依然是华强北的主旋律。

小刚依然在跑货,每天不停的在远望二楼的铺面间穿梭着,他对未来并没有什么打算,只希望 3 年内能找个贤惠的女朋友。

小云已经打算着年底就辞了工作,父母趁着租金便宜的时期,已经给她在不远的曼哈租了两间铺面,一家三口规划着开间赚点小钱的水货店。

三哥依然每天坐在他的财务室里,掂量着怎么再努努力,把淘宝和实体店的销量拉上去,过去这一年的销量勉强还过的去,可前路该怎么走,他依然很迷茫。

梦想固然伟大,但在华强北这片土地上,他们如今更需要的,是一个好好生存的机会。

—获取更多第一手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笔戈科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水货手机的求生之路 - 华强北市场从业者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