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蛋的爱

【一】

同事最近做了妈妈,妈妈和婆婆分别从老家跑来伺候月子。在网上问她,婆婆和妈妈的区别是什么?她回答:你说想吃两个鸡蛋,婆婆会给你煮两个,而妈妈,会煮五个。因为妈妈给的总比你想要的多。

一下子就怔住了。因为,我从来没有主动向她索取过什么,一切都因为,她是继母。我15岁那年,她嫁过来,当时处于叛逆期的我,没少给她脸色看,不肯叫她妈妈,而是叫她“唉”。一直到现在,我给家里打电话,如果是她接电话,还没说两句,我就会问,我爸呢?

当然,我们相处还算融洽,她是个明事理的人,我给她的委屈与刁难,全部忍的忍,消化的消化,但是我们之间,却一直亲不起来,而是客气地保持着距离。

我不会向她撒娇,也不会向她要这要那,她帮我准备了,我会接受,然后礼貌地说“谢谢”。有时发现她的衣服搭得不好,也不会提出来,反而敷衍地说“还不错”。

妹妹出生后,发现真正的母女是她们那样的,妹妹会毫不犹豫地向她索要,而她,也会批评妹妹的品位。

有时我会安慰自己,毕竟不是亲妈,能和谐相处已经不错了,不能有太多的要求。是这个原因吗?我和她相处时总是小心翼翼的,只求和睦。

【二】

那段时间我回家小住,是右手骨折了。有一天,突然很想吃鸡蛋。爸爸不在家,手不方便,想吃也只能忍着。这时她推门进来了,问我好点没,说想吃什么给我做。

我本能地说了一句:“随便吧。”每次她让我做出选择时,我都会说随便,原因很简单,怕她以为我故意挑剔,也怕自己提的要求她为难不好拒绝。

听完那声“随便”,她便说:“那就熬个排骨汤。”

就在她推门要出去时,我忍不住说:“能不能帮我煮两个鸡蛋?有点想吃鸡蛋。”其实怀了鬼胎,想知道作为继母的她会给我煮几个。

明显发现她怔了一下,我敏感地自省,这要求过分了吗?可随即,她笑着说:“阿清想吃鸡蛋了啊,我这就去给你煮。”

我长出一口气,心里忐忑起来,她到底会煮几个呢?同时暗笑自己没出息,马上30岁的人了,竟为这样的小事如此伤神。

【三】

十几分钟后,她端来了一碗鸡蛋,我扫了一眼,竟然是六个。突然想起同事那句话。这是把我当成女儿了吗?抑或者,顺便也帮妹妹煮了两个?

她把碗放在床头柜,坐在了床边上,她说:“我帮你剥吧。”

我忙说不用,她却很细心地剥了起来,将鸡蛋轻轻在碗边一磕,壳就碎了,鸡蛋剥完后,看上去光滑水嫩,让我胃口大开。刚要去接,她却把鸡蛋递到我嘴边,说:“你手不方便,我喂你。”我完全怔住了,印象中,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如此亲昵的动作。

我怎么也张不开口,于是就僵持在那里,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自己来吧。”伸手接过那枚蛋,有点别扭地塞到口中。

她不说话了,沉默着剥第二枚。我忍不住去看她,分明看到她眼里有泪光。我愣住了,因为我拒绝了她要“喂我”的好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第二枚鸡蛋吃完,她又剥了一枚,我却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了。她有些失落,像是不经意似地说:“你从来没有要求我做过什么,有时我会想,你要是像妹妹那样,让我帮你做这做那,该多好。”

我的眼泪扑簌扑簌就掉了下来。一直以来,我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怕太亲昵生出嫌怨,我忽略了,家人之间,其实经常是吵吵闹闹的,会以“为你好”为名绑架别人的意志,饿了会毫不犹豫说我饿,冷了会说妈妈帮我找厚衣服吧……是我的原因,才让我们这份感情无形中如此疏远吧?

突然不委屈了,因为,给我煮了六个鸡蛋,她是把我当成了亲生女儿吧?(文 / 李清浅 )

(摘自《家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六个蛋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