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广场舞VS农村广场舞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白天

南粉北面各有所好,但有一个娱乐项目,在中国不分南方北方,不分年龄行业,只要音乐一响,你也可以来,我也可以来,跳着跳着就占领了广场,而且大有冲出国门冲出亚洲走向国际的迹象。

小区隔壁刚建好公园的时候,经过中介的展板,窃喜,这下妥妥地升值了。入住率稍微高一点,牵着孩子的老人也多起来,开始对公园入口的那块空地有点担心,不会被攻占吧?

果然,没几个月,在小区的老人攒够了一小撮,在一个夜不黑风不高的傍晚,大功率的慢三步快三步舞曲声声不歇,入伙的老太太也一个两个三四个,很快成了一帮一伙。从此,这就成了每天的固定项目,比新闻联播还准。7点开始好几拨人轮番表演,准准地跳到9点多。“小苹果”完了是“凤凰传奇”,有时候换换好日子。

对我们这种一没孩子写作业二没神经衰弱的年轻人来说,大不了电视开成共振效果,或者多出去散步聊天,但同住一个单元的邻居崩溃了。

最初邻居联合多位家长在楼下交涉,请求舞者们把音乐关小点,舞者们却并不买账,认为这是公共场所。按照这个逻辑,公共区域也就是大家的,怎么就被占领了?

等你以后老了你不跳吗?……听到这话,似曾相识,这和熊孩子惹祸,家长说等你有了孩子不是一模一样!

明的不行,来暗的了。

先是有人在广场上泼了十几瓶臭豆腐,大清早的一开窗户差点把我熏得六神涣散,那隐隐约约又不绝于鼻的酸爽。过了半个月,又有人在广场上泼了墨和油漆。其实公园里就有公厕的,作案者着实破费。

看新闻说,有的城市广场舞老人买了无线耳机,这更吓人了,往楼下一看,一群人无声地又跳又转圈,表情沉迷,看着像是吃了迷魂草?但好在互不干扰。

邻居家有个读中学的小孩,每晚的噪音对孩子复习功课影响很大,而邻居的维权很落下风,物业说了两回无效后,请邻居找110。好几个夜晚110蓝红警灯闪烁在楼下,广场舞大妈情绪激动主张娱乐权,警察叔叔尴尬地站着笑,估计也怕老人摔倒……

斗争了半年多,愁眉苦脸的邻居不得不孟母三迁,搬家卖房时才知道,挨着公园的广场舞太近,看房的都挑剔,居然比小区其他楼少卖了两万多。

不只是公园,小区的空地、商场的门前,但凡有个巴掌大的空间,拉着一个移动功放就能跳得你头晕脑胀,当然,组织者还要收音乐钱。最后,终于把广场的恩爱秀、发呆狂、行为艺术和纯散步群体驱散。

但是公共场所,满足的是绝大多数人的休闲,还有其他的群体需要一些安静或者发呆,从这一点来说,官方出面进行规范,也是因为小部分人的娱乐权,带来的矛盾冲突成了社会的焦点。

和城市的广场舞颇有争议相比,农村的广场舞简直是风云人物的温床。

放眼望去,几乎每个村子都有几支不同名号的广场舞队伍,身材发福的大姐大婶们,还特别喜欢紧身队服,红火火的颜色配上一遍一遍又一遍“小苹果”,就听见赘肉的呐喊:摇摆摇摆,一起摇摆。

网上有个广场舞大婶斗舞的视频,摇头甩发、粗臂肥臀,和街舞少年们的轻巧美感比,山寨得不成样子,那又怎么样,有人爱演有人爱看。

回老家,堂哥抱怨,嫂子越发不像婆婆样,吃晚饭一抹嘴就往广场跑,一大把年纪穿得花红柳绿,屁股比磨盘大,还撒着欢地扭来扭去,也不怕儿媳笑话。一边低头收拾桌子的儿媳小声说一句,不笑话,我还想去。被堂哥使劲瞪一眼。

红事白事,开业搬家,乡长视察都要找广场舞跳跳,这种演出机会大大提高了堂嫂的自信,甚至擦拳磨掌地准备竞选妇女主任。

以前钟爱的麻将桌,渐行渐远。打麻将累出的职业病颈椎疼啊肩周炎啊,跳着跳着居然自愈。

村子的广场舞,不管什么时候演,都有人围观,有人鼓掌。那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欢。这也是中国农村缺少文艺演出而又有精神需求的一种体现。

作为重塑乡土的一种路径,县乡村几级都对这种文化的兴起给与了巨大的支持,甚至组织村与村之间的广场舞比赛,这种新的集体组织,在另一个层面上增强了集体的荣誉感,让日益松散的村民之间重现了组织的力量。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一个事物,因为出生地不同,到底混的不一样。只是至今也没想明白,同是广场舞,这差异到底在哪里?

来源:FT中文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城市广场舞VS农村广场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