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未摘得诺贝尔桂冠的重大发现:为什么他们没得奖?

托马斯·爱迪生因电灯泡而闻名于世,但是他却从未获得过诺贝尔奖。
摄影:AFP/Getty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5日,诺贝尔委员会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国药学家屠呦呦、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分享该奖项。在诺贝尔各大奖项陆续揭晓之际,国家地理的科学作家、博主和编辑一起盘点了多年来被诺贝尔奖委员会忽略的10项突破性发明或发现。

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共同授予了3位对寄生虫病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由此开启了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周——一段狂热的期待和推测时期,堪比美国每年3月大学篮球冠军赛季人们对天才的企盼。对于诺贝尔奖会花落谁家的猜测,似乎成了一个惯例,这不禁让国家地理的编辑们开始思考:有哪些惊人的发现未能得奖?我们询问了国家地理Phenomena科学沙龙网站上的科普博主、科学编辑、经过遴选的撰稿人们,挑选出了他们最喜爱的、却未能得奖的进步或者发明。

以下就是他们挑选出来的十个未能获得诺贝尔奖、却十分应该得奖的发明或发现:

万维网

当国家地理的那伙人问什么发现应该获得诺贝尔奖却未能获得的时候,我第一个直觉就是到推特上去问问我的粉丝们。在看到几个推荐之后,我用谷歌搜索了“维可牢”、“暗物质”和“胚胎干细胞”,并看了看这些发现的介绍。
然后我突然想到:有什么能比我现在赖以了解其他发明的这种发明更配得上诺贝尔奖呢?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联邦政府的研究人员就创建了有可能演化成为因特网的计算机通信网络。但是,我想要把诺贝尔奖办法给英国的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1989年,他提出了万维网的理念,并于1990年创立了第一个网站(一个介绍万维网的页面)。万维网让信息变得民主化了,无论是关于跳舞的猫的无声视频,还是从阿拉伯之春国家发出的勇敢推特。信息就是力量。

—Virginia Hughes, Phenomena网站的博主,博客名:Only Human

第一个基因组图谱

许多人都在想,为什么诺贝尔奖没有颁发给科学界最重大的成果之一:2001年完成的人类基因组图谱。或许是因为该成果太过伟大了吧。尽管有如此重大的意义,但人类基因组并非一项发现或者发明——它是一个工程学方面的项目,需要将DNA自动测序提升到一个工业化的水平上。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科学家Eric Lander当时说,“你不能扭一扭曲柄就去得一个诺贝尔奖吧。”

不过,首先发明曲柄的那个人却应该得一个诺贝尔奖。人类基因组计划实施之前的六年,克雷格·文特尔(Craig Venter)及其同事们发现,自动DNA测序,与全基因组鸟枪测序技术可以结合起来,读取出流感嗜血杆菌这一独立个体的所有基因编码信息。他们所用的这种方法,基本上跟Venter的私人公司随后测序果蝇和人类基因组的方法一样,也与其它实验室后来测序其它数百个物种的基因组的方法一致。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在挑选基因组学方面成就最大的三位科学家时,肯定焦头烂额。但是,Venter的名字真的应该名列其中之一。

—Jamie Shreeve,国家地理科学部执行编辑

黑洞死亡理论

1970年的一个夜晚,当史蒂芬·霍金爬上床的时候,他脑中迸发出了一个想法,之后他把这一刻称为“狂喜时刻”。

他认为,人们之前所了解的或多或少都会长生不朽的黑洞,可能会逐渐丧失质量,并最终蒸发,爆炸成为伽马射线。

问题是,这个观点无法验证。黑洞太过于长寿了,人类现在无法观测到其死亡的那一刻。

不过,霍金关于黑洞的研究,现在却被实实在在地纳入了理论物理学。该理论与相对论(一种经典理论,认为万物都像丝绸般光滑)、量子力学(该理论认为万物都呈粒子状)相结合,促进了信息论的发展进步。

如果自然界能够提供可观测的证实信息,那么霍金很可能获得诺贝尔奖。但是,再过几十亿年,当第一颗恒星大小的黑洞开始爆炸之时,这一切才有可能发生。

—Timothy Ferris,国家地理投稿人,《自由的科学(The Science of Liberty)》的作者

图上,银河系中心位置是人马座A*黑洞。史蒂芬·霍金关于黑洞命运的理论,在物理学界影响很大,但却无法通过观测来证实。
X光图片:NASA/CXC/UCLA/Z.Li et al; Radio: NRAO/VLA

元素周期表

我想带大家去看点基础的东西。但是,又有什么能比对化学元素的鉴定更基础、更根本、更本质的呢?

元素周期表不只是一张组织结构图而已,它揭示了一切物质中质子、中子和原子的排列顺序。元素周期表整齐的行列在元素尚未被发现之前就预测了它们的存在,甚至都预测了它们的性质。

这种惊天动地的发现却没能获得科学界的最高奖项,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1901年第一届诺贝尔奖公布之时,这就是当时的现实。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发给了雅各布斯·亨里克斯·范托霍夫(Jacobus H. van 't Hoff),以表彰他在物理化学领域取得的卓越成就。范托霍夫的成果展示的是元素之间如何相互链接和运动,与之相比,德米特里·门捷列夫(Dmitri Mendeleev)1869年发表的元素周期表肯定看起来有点古板了。门捷列夫仍有希望:1905年和1906年,他都被提名诺贝尔奖,但是却没能获奖,因为一名评委认为他的成果太老了,也太出名了。这样看来,元素周期表似乎成了它自身成就的受害者。

1906年的诺贝尔奖颁发给了发现氟元素的亨利·莫瓦桑(Henri Moisson),而元素周期表恰恰早已预测了氟元素的存在。

次年,门捷列夫去世了,随他而去的还有元素周期表对诺贝尔奖的角逐。不过,元素周期表成为了科学界最有用的张贴画,几代人以来都悬挂在实验室的墙上,并将继续张贴下去。
—Erika Engelhaupt,国家地理在线科学编辑

电灯泡

有些技术(如基菲爆米花、报纸和iPhone一代手机)的时代已然成为过去,而作为这些技术的粉丝,我差点不小心漏掉了长期被奉入神龛却未得到应有重视的电灯泡。我希望能把诺贝尔奖颁发给它。

电灯泡是托马斯·爱迪生一项卑微的发明——Joseph Swan最先在英国申请了专利,但是由爱迪生将其变得实用。它构建了现代经济(也导致了睡眠不足),创造了人们对电力的大量需求,而正是电力形成了我们今天的状态。

1931年,爱迪生逝世,他一生都未获得过诺贝尔奖,即使是电灯泡这项作为科学灵感象征的发明也没给他带来诺奖。这是历史的不公。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想要按照他的意愿,为某些发明和发明家颁发奖项,但是评委们却更倾向于把奖金颁发给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比如宇宙膨胀理论,或者传说中只会让物理学家们狂怒的所谓“上帝”粒子。
为电灯泡颁发一个诺贝尔奖吧,这或许正是炸药的发明者诺贝尔先生想要的结果!
—Dan Vergano,国家地理科学作家

夸克

1969年,默里·盖尔曼(Murray Gell-Mann)获得了诺贝尔奖,获奖原因是:“对基本粒子的分类及其相互作用的研究发现和贡献”。

但是,他却没有因为他最为著名的发现——夸克而专门获得过诺贝尔奖。这种物质的最小粒子构成了质子、中子和其它粒子。他们的这一发现,使得我们对物质世界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盖尔曼的颁奖词措辞模糊不清,甚至可以认为是颁发给他的一个终身成就奖,虽然他只有区区40岁。不过在当时,虽然在五年之前就已经提出了有关夸克存在的证据,但是这一理论仍然备受争议。颁奖时的演讲正好略过了这个话题,一些物理学家甚至建议应该再给他颁发一个诺贝尔奖。这项荣誉也应该颁发给乔治·茨威格(George Zweig),他也独立地创立了同样的理论;还应该颁发给詹姆斯·布约肯(James Bjorken),他让现在已被公认的、证实夸克理论的那些实验变得有意义。
—George Johnson,国家地理撰稿人,及《异样美丽(Strange Beauty)》的作者

现代进化综论

当1901年第一个诺贝尔奖诞生之时,进化生物学还是一门年轻的学科。

生命是如何在历经数代之后发生变化的,当时的生物学家们对其中的细节知之甚少。有些人甚至对自然选择学说,以及达尔文进化论中的有些基本概念都存有疑问。

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一群遗传学家、自然法学家、古生物学家发现了突变是如何产生、扩散,并成为进化的原材料的。这种对生命新的看法,被称作是现代进化综论。他们的创举,为我们今天在生命历史认知方面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开辟了道路。
—Carl Zimmer,Phenomena网站的博主,博客名:The Loom

暗物质

如果我们要挖掘一下历史,那么许多天文方面的发现都配得上一个诺贝尔奖。例如,开普勒的行星运动定律、20世纪初提出的宇宙膨胀理论、运用光谱指纹对恒星进行分类的方法等。但是,暗物质的发现,可能是最被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忽视的一个现代科学成就。

20世纪70年代,薇拉·鲁宾(Vera Rubin)和肯特·福特(Kent Ford)发现,星系边缘的恒星与星系中心附近的恒星的运动速度是一样的。换言之,这些星系旋转得太快了,它们本应该分崩离析……除非有某些看不见的东西产生了引力,将星系控制在了一起。

这种看不见的东西就是暗物质——这种神秘的物质占据了宇宙质量的90%。它不发光,也不反射光线,也不会与其它常规物质发生反应。

正是由于这种神秘而狡猾的特性,暗物质粒子本身也仍然是一个谜。换言之,科学家们还无法确定这种东西究竟是什么。而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或许成了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未给它颁奖的原因。然而,201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却颁发给了一个类似的神秘宇宙学发现。
—Nadia Drake,Phenomena网站博主,博客名:No Place Like Home

生命之树

当科学家们还在通过微生物的形态来给它们分类之时,卡尔·乌斯(Carl Woese)就创造了一个新的方法,通过比较微生物的基因来分析它们的关系。

他的方法证实了一种之前未被发现的生命:古生菌。科学家们使用他的方法来为生存在我们体内、影响我们健康的庞杂细菌进行分类,用他的方法为大大小小的有机体之间的进化关系绘制图谱。

多亏了乌斯,生命之树获得了第三条大树干,长出了更坚实的树枝和新的细枝条。2012年,乌斯去世了,诺贝尔奖不能在某人死后给他颁奖。但是,对于一个完整地揭示了生命的人而言,因死亡这类琐事而未能获奖,是多么荒唐可笑!
—Ed Yong,Phenomena网站的博主,博客名:Not Exactly Rocket Science

恐龙文艺复兴

1969年,耶鲁大学古生物学家约翰·奥斯特罗姆(John Ostrom)为迄今发现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物种命了名。他把这个1.1亿年前的恐龙称为:恐爪龙(Deinonychus,意为恐怖的爪子)。这种生物跟人的大小差不多,长着能够抓握的前爪,它长长的后脚上,还长着镰刀般翘起的脚趾。

如恐爪龙之类的恐龙是活跃甚至群居的生物,这改写了之前人们心目中恐龙笨拙的形象。然而,古生物学却没有得到诺贝尔奖的认可。
摄影:DE AGOSTINI PICTURE LIBRARY/GETTY

更重要的是,奥斯特罗姆知道恐爪龙与一般恐龙缓慢、笨拙、住在泥潭里的形象有很大不同。他认为,恐爪龙很敏捷,而且可能是群居性的,这种捕猎者的生活方式肯定非常活跃。他的这一提议后来推动了“恐龙文艺复兴”理论的出现,而这一理论至今仍在结出丰硕的科学成果。

不幸的是,古生物学领域,或者自然史领域的任何分支都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而恐爪龙而未能得偿所愿。
—Brian Switek,Phenomena网站的博主,博客名:Laelaps

来源: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news/1893.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十大未摘得诺贝尔桂冠的重大发现:为什么他们没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