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下夫杀妻判几年,妻杀夫判无期的不公正和公务员以及司法队伍中女性比重的重要性

量刑差距大的主要原因在于法官对案件的定性,天朝的刑法判定一个人是否是故意杀人罪是取决于施暴者的主观,而不是造成的外在后果,丈夫被判五六年的大都是长期的虐待家暴,最后致死,这样的话丈夫只要一口咬定没有杀人的故意,只是虐待没想到会死,法院很容易就会判虐待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这两个罪名最高刑罚都只有7年,所以一般判5-7年的居多。

女性和男性比起来有明显生理上的差距,所以女性家暴的少,妻杀夫的案子多是被欺负惨了或者是被出轨了一怒之下杀人的比较多,算是“激情杀人”,噗噗几刀下去或者一榔头下去,法院自然会判定妻子有杀人故意,所以一般就会定性成故意杀人罪。

所以说挺不公平的,一点一点虐待死判几年了事,一下送上西天就要判无期。早觉得天朝对虐待罪遗弃罪的量刑太低造成很多家庭内部的重伤害和杀人都可以钻这个空子,然并卵,我再看不公也没鸟用。

不过南京那个丑鬼富二代杀妻判的是死缓,因为他之前没有虐待行为,捅了二十几刀,明摆着有杀人故意,所以就洗不白了。

但是之前有一点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夫杀妻的案子,却没有一个被定性为故意伤害罪的,故伤罪量刑也是相当重的。致人重伤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无期、死刑、十年以上,哪个都比虐待罪或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7年要严重的多,后来我查了一下两个罪名的区别:在犯罪对象上,虐待罪所侵害的对象仅为共同生活且彼此之间存在相互抚养义务的家庭成员。而故意伤害罪并不以此为限。

于是我就懂了,合着一个夫妻关系就是最好的轻判理由,就和婚内强奸不犯法一样,但你见过哪家是妻子把丈夫虐待致死,或者妻子把丈夫强奸了。

但这个和公务员队伍以及司法队伍中女性所占的比重又有什么关系?说个我碰到的最典型的事情,我父母在内蒙的一个朋友,女性,被和她有暧昧关系的一个男性以借款的名义为由诈骗了十几万,假借条在她手里捏着,证人好几个,也算人证物证确凿,但她去和公安局报案刑警队一直不给她立案,她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我很奇怪这案子就是个秃子脑门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为什么不给立案,后来我被她缠的没办法,就去了一趟内蒙带她去报案。

内蒙的男女不平权我六七年前就早有耳闻,算是男尊女卑比较严重的地区,她带我去了几个公务员单位,公开栏上的照片基本是清一色男性,服务岗位的还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女公务员,但公安局这种掌握司法权的部门基本就被男性全部占领了,我当时就呵呵哒了,大概猜到了为什么她证据确凿却不给立案。

果然那群男刑警看了假借条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父母的朋友,是不是和借款人有暧昧关系,报案人说有,男刑警说那我们不管,因为他说了要借你的钱,所以是正常借贷,你回去吧,我们不给立案。报案人强调那借条是假的,又不是真借条,怎么能是普通借贷呢。

男刑警用挺鄙夷的眼光看她说,因为你们有暧昧关系,你和他在一起胡搞乱搞,你被他借钱是正常的,怎么能找到我刑警队来了。

我在一边已经被这种狗屁理论气成了河豚,但也知道得罪他并非好事,于是我尽量深呼吸压抑了火气和他讲,男女关系和诈骗是两码事,为什么建立在男女关系上的诈骗就合法了?那法制节目里播出的男女网恋男方被女方诈骗了,不也是女方以借钱的理由借走的,最后逮住女方还要判几年,最后的定性不是诈骗吗?这两种案子有什么区别?

我猜这个男刑警是很少见到本地的乖顺女性在他面前这么质问的,他当时就火起了,跳起来说我用你一个女的在这里指挥我?

我说事实如此,和男的女的有何干。他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们女的懂个屁,还没有女的来报案敢这么和我说话。

合着来的女人给您跪舔才是正常态度。

我只后悔太嫩了当时没开手机录音,不然举报没用也要给他添点堵,这时候我朋友怕我按不住火气,把我拽了出去劝我别和他呛,万一这个案子他受理了,得罪他没好结果。

我俩再次进去,他就明显把火气都往报案人身上撒,问她有没有老公,回答说有,我父母这个朋友是个苦命的,也是被家暴了好多年,男方不签字还跑出去和小三同居了好几年,法院劝和解,多方阻挠拖拉了几年也没领到离婚证,实际上双方早就分居多年,只剩下恨意了,所以才和诈骗人有了暧昧关系,按照人之常情来说也正常,尤其是在女性生存环境那么恶劣的地方,女性自己生活简直举步维艰,男刑警就用她没离婚就和人乱搞这个当枪头,对她进行了一阵人身攻击,言下之意无外乎你不守妇道,有老公还和别人乱搞,活该被骗,只是话没说的这么直接罢了。

我在一边看,一个报案硬生生被他搞成了批斗会,搞的我父母的朋友全无还击之力都要哭了,我就又强调了一下男女关系和诈骗是两码事,哪条法律规定诈骗就非要在陌生人之间了。

果然又把这男权屌激怒了,人身攻击直接就冲我来了,说哎呦看来你一个女的懂的还挺多。我说别满口男的女的分这么清,懂不懂和是男是女有个屁关系?

他突然就跳起来对我这朋友指着我叫嚣:“她是外地的吧,来没来过咱们这地方懂不懂规矩?一个女的要是这种态度在内蒙办事,我保证她什么事都办不成!女人不知道把自己放到什么位置上就来办事!你没和她讲过?”

当时要是我自己的这十几万,豁出去不要了我也要和他撕到底,真当老子是他内蒙的小绵羊了,觉得作为一个女性不应该懂这么多?那是他对他周围女性的认知。

可惜是别人的案子,我撕了倒霉的还是我爸妈的朋友,到最后勉勉强强磕磕绊绊算是填了报案申请表,也答应去调查了,但作为女性我和这位朋友遭受的不公正对待让我后怕了很久,

且不说这只是个经济案子,若是家暴案,若是伤害案呢,一个被男性控制了的权力机关,又有谁能站在女性的角度考虑问题,家暴是因为你不守妇道所以合理?杀你是因为你有暧昧关系所以应该?

结合了这个朋友被家暴了好多年也没判成离婚这件事,我大概知道是谁把她推进这个悲剧的循环的,不单单是她的丈夫,起码如果我是一个女法官的话,我会更多的站在她的角度考虑。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563102139457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谈一下夫杀妻判几年,妻杀夫判无期的不公正和公务员以及司法队伍中女性比重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