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龙:我的女权主义和她们的女权主义

今天我和一个叫voiceyaya的吵架了。
这个人我不认识,看她自己的微博标签是“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究人员,性别平等研究者”。
发了好几条微博吵架,到最后自己也觉得发的太多,看着也闹腾。不过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有点普遍意义,所以写个简单的帖子总结一下。

起因很简单,是我发的一个晒娃贴:
今天童童端着一个大肉丸子劝妈妈:“没事,吃了吧。就算胖了也没事呀。你都娶了老公了。就算你胖了,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就离开你呀。吃了吧。”

这个voiceyaya加了一个按语转发:
这么小的小孩也知道调侃女人胖了没有人要,必须趁着年轻苗条的时候找个老公。赖上个男的然后赶紧生孩子,最好掌握经济命脉,就不用再担心被男人抛弃了。这种婚姻家庭模式今天中国依然大行其道

我看了很生气。首先觉得你知道个啥呀?关于别人的家庭生活你知道个啥呀就瞎猜?你就臆断?还拿别人家的孩子说事。
这些事情其实很常见,我和我太太都在减肥。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以前非常瘦,瘦得甚至有点吓人,但不幸最近这几年疯狂长肉。而我太太也在长肉,我们就一起减肥,有时候还劝对方多吃两口,省的自己落后了。这个就成了童童经常取笑我们俩的一个桥段。
这里当然没有性别差异。本来我脑子就很少有性别定位方面的偏执。

你如果胖成大皮球了,你喜欢的人可能就不会喜欢上你。
但一旦他/她爱上了你,你胖成皮球他/她也不会嫌弃你。
但是即便他/她不因此嫌弃你,你最好还是不要胖成皮球。
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健康的观念,我也不知道还有更好的观念可以传达给孩子。

但是voiceyaya做了很大量的脑补,我推测(但不担保一定准确)她的脑补过程大致是这样:
孩子说女人胖了找不到老公;
但是没说男人胖了找不到老婆;
所以孩子一定是觉得:女人的身材很重要,男人的则没那么重要。(必须趁着年轻苗条的时候找个老公)
孩子说结了婚了胖了就不要紧;
那就说明女人结了婚要赖上男人,让他跑不掉。赶紧生孩子,最好掌握经济命脉,就不用再担心被男人抛弃了)

这是很侮辱性的脑补,而且跟孩子联系起来的时候,尤具侮辱性。你对别人的生活和观念一无所知,通过一个片段推导别人的整个生活观念,这是多么的粗鲁。
你怎么知道孩子觉得男人的身材不重要呢?
你怎么知道孩子觉得婚后的安全感是赖上了男人,而不是对爱本身有强大的信任呢?
尤其是,你怎么知道孩子的这些对话只针对女性,而对男性完全是另一种态度呢?
那么,你怎么呢个说这个孩子也知道“必须趁着年轻苗条的时候找个老公”呢?我们家孩子不知道。她没有你脑子里的这种肮脏想法。
对于一个家长来说,这是多么粗鲁的话。

这也许只是一个蠢货的臆想,但也不尽然。
在她背后,其实有一个很常见的逻辑,而这个逻辑又被她们莫名其妙地焊接到女权上,而让女权蒙羞。其实真正的女权不是这样的。

我质问voiceyaya的时候,她说这个孩子说的话,“跟我提到的女人靠容貌身材嫁人的大环境是匹配的”,也就是说,只要她认为一个言论可以匹配这个环境,那它就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如果一件事能解释为性别歧视,那它就是性别歧视。我反复质问她:“你怎么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呢?”voiceyaya并没有回答,当然她也没法回答,因为她当然不知道孩子具体怎么想的,但是她强调,这是和这个环境匹配的,所以就是这样。
在一个锤子眼里,全世界都是可供它们敲打的钉子;
在一个2B眼里(当然,我说的是铅笔),全世界都是可供它涂画的白纸。

什么是性别歧视?
女人漂亮点好,这不是歧视。
对已婚女人来说,老公和孩子很重要,这也不是歧视。
发胖的女人减肥好。这也不是歧视。

女人漂亮好,但是男人帅不帅有啥关系?这才是歧视。
对女人来说,老公和孩子很重要,但是对男人来说,事业是第一位的。这才是歧视。
女人减肥好,男人胖点没关系,这才是歧视。

你会在网上看到各种咄咄逼人的“女权主义者”,她们有一种受迫害的情绪,从而导致了一种反向的依赖性歧视。她们没有意识到,其实这是男权的另一面而已。
知乎上有过一段话:“触及男权利益,则主张男女平等,触及女权利益,则主张你是不是男的啊? ”
我在和voiceyaya吵架时,就有人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
如果是打架,这么说当然对。如果是网上争论,我不觉得男女在智力上或者责任能力上有什么差别,我为什么是一个“大男人”呢?
这么说话的人和我,到底哪个是女权主义者呢?

voiceyaya本人是什么样的想法,我没有深究。但她这种脑补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咄咄逼人的神经质,让女权主义者在大家心目中显得多疑而蛮横,缺乏教养。
现在女权主义在网络上显得有点声名不太好,多少跟这种荒唐的反应有关。

其实女权主义当然不是这样。它是一种健康的两性关系,强调责任和权利的对等,强调双方对对方的尊重,强调双方人格的完整。
我以前说过一段话:“中国没有女权主义过度这一说”,我现在还是这样说。因为无论是“大男人怎么这样”或者voiceyaya让人恶心的受迫害狂式的脑补,都不是女权主义。她们只是蠢而不自知罢了。
中国的女权主义确实任重道远,因为中国不光有很严重的男权,还有一些山寨版的女权主义者在败坏这个词。
她们把粗鲁的臆测、没有教养的武断、阶级斗争式的两分论、对责任与权利关系的扭曲,和女权主义硬性粘连在一起。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遍:我觉得这是一种健康的想法:
你如果胖成大皮球了,你喜欢的人可能就不会喜欢上你。
但一旦他/她爱上了你,你胖成皮球他/她也不会嫌弃你。
但是即便他/她不因此嫌弃你,你最好还是不要胖成皮球。
如果有人觉得这个想法不健康,那我想请他说说自己的观点。

我写这个帖子,当然有一个原因是出于对家人被臆测冒犯的愤怒,但我也确实想写一写这些荒唐的思维模式。不过时间不够了。我睡觉前随手敲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也许有点浮光掠影,我希望以后有时间了可以写一个更完整的女权主义观。

来源:押沙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押沙龙:我的女权主义和她们的女权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