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尘埃的10条冷知识

2015年第5期《发现》杂志介绍了20条关于灰尘的冷知识,如“许多哺乳动物和鸟类会洗‘灰尘浴’,这是它们梳妆或社交仪式的一部分”;“非洲乍得的博德里洼地是撒哈拉沙漠南部一个古老的湖床,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灰尘来源,每年运送2万吨磷滋养亚马孙雨林。”

美国科普作家汉娜·霍姆斯在《奇妙的尘埃》一书中对尘埃的来源、分布及危害做了系统的考察。

究竟有多少尘埃围绕在我们的四周?

这些碎屑又小又难以捉摸,所以只能进行很粗略的估计。每一年,有10亿~30亿吨的沙漠尘土随风飘扬在空中。10亿吨的沙尘足以装满1400万节火车货车厢,其长度可以绕地球赤道6圈。

每一年,有35亿吨细小盐粒出自海洋。

燃烧树木与灰,每年会制造出600万吨黑煤灰。

除此之外,还有微生物或生物身体的碎屑,四处飞散的真菌、病毒、硅藻、细菌、花粉、枯叶的纤维、苍蝇的眼睛和蜘蛛的脚、蝴蝶翅膀上的鳞片、北极熊毛发的片段和大象的皮肤碎屑。

尘埃有多小?

科学家以微米(百万分之一米)为单位来衡量尘埃的大小。一根毛发大约100微米宽。最大的尘埃只有毛发的三分之二宽。

哪些尘埃是危险分子?

十微米是尘埃的安全底线。少数几种大自然的微粒符合这项标准:细菌与真菌孢子通常都小于10微米。然而工业生产制造的微粒才是这支小军团的主力。杀虫剂的微粒介于0.5到10微米宽。汽车排放的废气中,最小的微粒是1%微米宽。

皮肤碎屑是私人尘埃中可以被确认的成分里数量最多的东西。一天之内,一个成人身上大约会剥落5000万片皮屑。一个人每天大约吸入7万片自己的皮屑。

大约十年前,美国环保署宣布了一项惊人的消息:大部分室内空气比室外空气还要污浊。

新沙发的气味里含有甲醛,干洗的衣物散发着四氯乙烯,塑料制的迷你百叶窗在老化的过程中会悄悄地散发铅,对二氯苯以樟脑丸的形式出现,一堆杀虫剂伪装成防尘螨药、跳蚤粉等文明产品偷偷进驻家中。

床并不是尘螨最爱的居所。

由于现代房屋的地板愈来愈干净清爽,床铺反而可以给真菌、尘螨以及其他小生命提供一个潮湿的避难所。但床并不是尘螨最爱的居所。家中尘螨最多的地方通常是沙发垫之间、客厅和卧室的地板上。尘螨也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它们会待在离你最远的床单的两侧,或者只局限在床垫。

联邦政府将柴油煤灰列为高度危险的致癌物。

柴油煤灰长久以来都是危险微粒,联邦政府将柴油煤灰列为高度危险的致癌物。在洛杉矶地区室外空气污染物造成的总癌症风险中,柴油煤灰占了将近三分之一。柴油煤灰会改变血液组成,改变血小板和白细胞的数目。

吸尘器往往会漏掉最容易被吸入肺里的粉尘。

1901年,英国工程师休伯特·布思发明了吸尘器。当时的吸尘器还需要用马拖动,一个人负责发动马达抽气,另一个人负责移动喷头。吸尘器虽然能以超强吸力吸走屋内的尘埃,但是在某些吸尘器中,最小且最容易被吸入肺里的粉尘却会溜出吸尘器的滤网,重返室内的空气中。

烹饪的过程会产生干燥的粉末。

当使用者擦手或带着私人尘埃走到其他房间时,就会将可可粉与面粉带出厨房。虽然这些干燥的粉末与致癌的烟雾相比是安全的,但是它们却是家里其他尘埃生存的必需品。首先,地板上随时有一群虎视眈眈的生物准备大啖这些食物粉末。细菌、真菌、蠹虫、虱子和其他腐食性动物都喜欢邋遢懒散的厨师。

当你燃烧蜡烛的金属线时,铅或其他金属基本上会熔解、沸腾,进入空气中,然后快速冷却成细小的颗粒。

在一间22平方米的房间中燃烧一支带有铅的蜡烛三个小时,会让空气中的含铅量大大超过联邦政府规定的标准值。许多蜡烛含有高浓度的芳香族,因此产生香氛。有时候芳香烃会导致不完全燃烧,因此形成煤灰。

在空气污染方面,壁炉燃烧木材产生的危害比火葬燃烧尸体严重得多。

家用壁炉散发橘灰色的烟雾一小时,就会让附近的空气增加近230克微粒。一具尸体燃烧一小时,只会产生约15克微粒。

在古希腊,人们接受火葬不只是因为这样做比较卫生,也因为这样做可以防止死者的仇敌对遗体做出污辱的举动。在罗马,火葬曾经相当普遍,以致市长不得不下令禁止在市中心举行火葬仪式。英语中的“篝火”(bonfire)是形容大英帝国时期人们将尸体放在一堆“焚烧骨骸的柴火”上所流传下的字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关于尘埃的10条冷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