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刘的流星蹄花

成都人爱吃,这事世人皆知,但是至少有一半的成都人(包括我)通常不怎么在意正餐质量,因为反正喝多了都要吐,没必要吃那么好。我们一般会在晚饭开始后的十分钟内一声不吭,专心致志地狼吞虎咽一些富含纤维的食物,比如荞麦面、红薯之类,等到开始喝酒时就没机会吃了,得先在胃里塞点东西,要是来不及塞,一会儿就只有干呕。

我年轻时就吃过干呕的亏,在洗手间里掏心掏肺,嘴张得比鳄鱼还大,却什么都吐不出来。我突然感觉嘴里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只大手。我含着手惊恐地回头,一个陌生人对着我友善地笑着:“兄弟,用我的,不要客气。”为了不拂其意,我倾尽浑身解数,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事后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干呕,他说他在隔壁隔间里,听见我吐得一点都不掷地有声。

从那以后,我喝酒前一定拼命地往胃里塞满食物,吐的时候才能掷地有声,不然又会有古道热肠的陌生男子冲进来助我一臂之力,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等喝了一晚上酒,胃里吐得空空如也,饥饿和孤独会像幽灵一样涌上心头,这时我需要一碗温热柔和的宵夜来慰藉自己。你如果在秋冬时节的深夜,拦住每一个醉眼朦胧的成都人,问他想去吃什么,90%的人都会告诉你同一个答案:

老妈蹄花。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通常会刻意隐去店名,不然恐有软文之嫌。但这次无须多此一举,因为在成都,老妈蹄花在猪蹄界的历史地位比肯德基在炸鸡界还高,甚至衍生出了老爸蹄花、老大爷蹄花等冒牌货,但是成都人还是只认“老妈蹄花”独一家,在成都,真正的美食根本无须广告。

不过非要较真,说老妈蹄花的味道有多无可替代,你认为喝多了的人能分辨出什么?大概更多是出于情怀和习惯罢了。你如果不信,那就来听听小刘的故事。

小刘是我的表弟,是一个对待食物比对女朋友还认真的男人。他曾经为了追求一个女孩子,找朋友借了一辆奔驰车,停在女孩公司楼下,西装革履地靠在车旁,等女孩和同事一起下楼时,猛地打开后备箱:里面是999只五香兔头。

姑娘属兔,铁青着脸走了,那位属猪的同事则艳羡地同小刘搭讪,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她不跟你走,我跟,你让我坐后备箱都成。

伤心的小刘拒绝了她,含泪把车开回了家,那几十斤兔头他冻在冰箱里独自消受,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吃完,还饶了三箱啤酒进去。出关之后的小刘发誓下辈子都不会吃兔头了。成都的三大名小吃中,肥肠粉伤透了他的心(详见《肥肠之神》),兔头吃伤了,只剩下老妈蹄花供他牵挂。从那之后,小刘在每一个孤独或醉酒的深夜,都会去到位于人民公园对面的老妈蹄花总店吃蹄花汤,连吃了半年,直到他去北京念大学。

二、

大学毕业后,小刘留在了北京,进入了广告行业。他攒了不少钱,自己开了公司,离了婚,狗判给了前妻。小刘彻底孤独了。

孤独的小刘格外思念老妈蹄花,他说在北京喝多了只能去簋街吃麻辣小龙虾,有一次神志不清得连龙虾钳子都吞了下去,5分钟后又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横着出来的),别提多疼了。他对那一碗糯软柔和的芸豆蹄花汤思念欲狂,以至于他打算在北京开一家蹄花店。

小刘说开就开,效率比离婚还高,他的店位于广渠门,店面很小,只有六七张桌子。他也许是全朝阳区最懒的老板,每天晚上9点以后才开门,只做宵夜生意,一直营业到凌晨,打样时间不定,以小刘在店里喝得不省人事为准。

广渠门的吃货们为小刘疯狂,他们为了这一碗蹄花汤宁愿不吃晚饭,围在店门口挠卷帘门,咬牙切齿地咒骂着小刘的懒散。他们真不够了解四川人,这不是懒散,这是生活。试举一例,相传四川绵阳驻京办的餐厅出售著名的绵阳开元米粉,有人慕名而至,问经理什么时候有卖,经理说不时会有,具体要看厨师心情。这就是典型的四川人,live for nothing ,die for eating.

同理,小刘的开店时间也看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干脆闭店不出,群众急得干瞪眼,但又无可奈何。但细心的群众发现了,最近半年来小刘总是在9点之前就开门营业,而且每天把小店打扫得一尘不染,小刘变了。

男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样的突变?小刘一定是二婚了,群众分析。

有好事的群众跑去找小刘打听,老板娘是何方神圣。小刘总是谦虚地笑笑,说他对象身高1 米7,腿长1米9。长得和林志玲特像,他强调。

群众们怒发冲冠,抓住小刘的肩膀使劲摇晃,说你为什么把林志玲藏起来,你什么意思!
小刘边晃边谦虚地表示,拿不出手,拿不出手那!

后来群众灌了小刘一些啤酒,总算套出话来。原来小林志玲是一个食客,在店里吃蹄花汤时被小刘近水楼台,二人接下蹄豆之好。群众问,小林志玲现在在哪?小刘说她在英国读书呢,毕业就回来。

群众非要看小林志玲的照片,小刘被逼无奈,只得掏出手机向群众展示:

群众惊呼真的太像林志玲了,他们问小刘,你交了什么狗屎运能够勾搭上这等姑娘?

小刘慢条斯理地盛了一碗芸豆蹄花汤,夹出一块猪蹄问大家,你看这颗猪蹄,像不像流星?说完他将猪蹄抛向空中,群众的眼光随着抛物线行进,最后掉落在了地上。在群众惊诧不已的注视下,小刘旁若无人地将猪蹄拾起吃掉,然后舔舔嘴唇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许个愿,就一定能成真。我在吃每一块猪蹄的时候都会许下愿望:这辈子要找一个长得和林志玲一样的女孩子,和她结为蹄豆之好。在我吃了第1000块猪蹄的时候,我的愿望成真了一半。”

群众问,你遇见了小林志玲?

小刘说,不,我离婚了。

“然后在我吃到第2000块猪蹄的时候,小林志玲走进我店里,我知道我的梦想成真了。”小刘当晚没有喝酒,但是脸上满是醉意。

听到这里,群众们纷纷夹起碗里的猪蹄抛向空中,然后拾起来吃掉。一时间店里满是翩飞的猪蹄,史称广渠门流星雨。小刘选出三个群众代表,让他们讲讲自己对蹄许下的心愿是什么,第一个群众说他的心愿是自己的痔疮无端消失,他害怕手术。第二个群众说他的心愿是他的情敌每天都长痔疮。第三个群众说,我没有刚才两位蹄友那样宏大的志趣,我只想你家蹄花店能够续蹄,就像麦当劳的咖啡可以续杯一样。

小刘冷峻地表示本店每天只能实现一个愿望,他指着第二个群众说,你把情敌带到我店里来,我有秘制的辣椒油,包你愿望达成。

群众们山呼万岁,他们就此把刘志航奉为广渠门的教父,认为他就像《教父》电影里的马龙白兰度那般无所不能。区别在于,群众无需亲吻刘志航的手背或者叫他Godfather,只要吃下一块经小刘开光的蹄花就能梦想成真。

一时间,朝阳区的群众不再去雍和宫烧香拜佛,大家争先恐后地来到小刘的店里对蹄许愿。甚至有激进的群众建议小刘成立拜蹄教,并亲自出任教主。这提议被小刘拒绝,他说自己没有政治野心。他告诉群众,蹄花汤之所以只卖凌晨档,就是因为它面向醉酒、失眠和正餐吃得不好的人们,它是成都人民最后的港湾。“我在每一个哭着醒来的午夜,一想到还可以下楼去吃一碗暖上心头的蹄花汤,我就会觉得生活没那么糟糕。”

群众不依不饶地说,请你出任教主。

小刘苦口婆心地解释,你们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们蹄花人只弘扬大爱,没有政治野心。

开宗立派一事就这样搁置了,人们在小刘的蹄花店里只谈梦想。小刘一开始是在上菜的时候问群众梦想是什么,后来经人建议改在了结账的时候。结账时小刘一边递上单据,一边问客人:“你的梦想是什么?”那样客人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多给一点,就好比你去寺庙捐香火,难道好意思让和尚找钱?

有人曾经质疑过小刘的蹄花汤灵验与否,但是每天都会有人来店里还愿,感谢万能的蹄花。有人来送锦旗,甚至有人管小刘叫蹄波切:事实胜于雄辩,从此再也没人质疑小刘的功力。我曾经问过小刘,你那蹄花真的这么神奇?小刘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每周至少有100个群众来我这许愿,咒他的仇人长痔疮,而中国成年男性痔疮发病率为53%。把这50多个美梦成真的群众平均分配到一周里,每天都会有7、8个人来还愿。这还仅仅是求痔的群众。

“所以,上帝的代言人不是耶稣,而是概率,可惜人们总是看不透。”小刘耸耸肩。“他们需要一个神明,不论是佛祖还是猪蹄。”

小刘说,当他的蹄花不再灵验时,就是小店关张之日。他时刻准备着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广渠门的群众很是心疼小刘,包括部分男群众。他们认为小刘虽然伟大,可是并不一定要像大多数宗教领袖那样清心寡欲,他们愿意和小刘进行双修。小刘连连摆手,表示自己已经有心上人了,小林志玲虽然远在地球彼岸,但她总会回来的,届时再修不迟。

为了这事我曾经找小刘谈过,我问他弟妹究竟什么时候回北京?我告诉他,这不单纯是双修问题,这关系到你的信誉。试想,你会找一个衣衫褴褛的金融从业者代你理财吗?你会找一个发型比笤帚还难看的理发师给你剪头吗?

所以,你如果连自己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你还有什么资格担当广渠门的教父?

“小林志玲一定得回来,她回归的意义堪比耶稣复活。”我毫无商量余地地命令小刘。

小刘眼神惆怅,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其实弟妹的腿长没有1米9,长得也不像林志玲?那也没关系,你听过先知和大山的故事吗?先知欲向信众展示法力,命令大山朝自己走来,信众们引颈而盼,可大山死也不动。先知临危不乱,带领信众向大山走去,边走边对信众布道:“如果大山不向先知走来,先知还可以走向大山。”信众拜服。

小刘莫名其妙。我告诉他,我的意思是作为一教之主要学会变通,要多向宗教界的前辈们学习。比如你可以说长得不像林志玲是林志玲的问题,不是你女朋友的问题。

小刘告诉我不是这样的,他女朋友确实长得很像林志玲,他的苦恼之处在于,他俩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等待上,无休止的等待。就像等待长大、等待放学、等待耶稣复活、等待砂锅里的猪蹄炖得糯烂。人们总是在等待,不是么?

他问我有没有试过等待,我说当然试过,我们中学的厕所没有隔断,几乎每一个大便的同学眼前都会站着好几个嗔眉怒目的等屎人,该同学往往还没有拉干净就迫于压力草草完事。中学毕业后,我去过的厕所都有门板相隔,里面的人感受不到你的情绪,任你拉在裤子上他也不会出来。

小刘问我想说明什么?我说,你需要给你等待的对象施加一些压力,让她感受到你的情绪。

小刘突然爆发了,他将我推出店门,宣布打烊,把还在等座的食客也毫不客气地赶走。我有点生气,心想我是他表哥,不和他计较,但他怎么能这样对待顾客呢?被赶出门的顾客毫不介意,他们欣慰地表示:我们感受到小刘的情绪了。

从那天开始,全广渠门的群众都知道小刘在等待小林志玲。他们并未因此怀疑小刘的功力,而是愈发感动,认为小刘就像每一个得道的修行者那样,将爱洒遍人间,却甘受苦行。“每天蹄花店里只能实现一个愿望,小刘一定是把愿望都留给了我们,而牺牲了自己。”群众们在事实面前唏嘘不已。

于是群众私下商量,在即将到来的小刘29岁生日当天,众筹一个愿望献给他。当时正逢牛市,好几个群众却清仓卖光股票,他们说要退掉炒股致富的愿望,把实现愿望的机会留给小刘。甚至有痔疮刚刚痊愈的群众开始疯狂吃辣,他表示他的愿望原是痔疮自然好,可为了小刘,他愿意重来一次,勇敢地走进肛肠医院。

6月18日是小刘的生日(对不起各位,在《肥肠之神》里我把6月18日记成巨蟹座了),群众们早早就来到了店外挠卷帘门。小刘睡眼惺忪地从店里出来,一看就是宿醉未醒。带头的群众捧出一个生日蛋糕盒,小刘感动地打开,却发现蛋糕上面插的不是29根蜡烛,而是29个猪蹄。群众告诉小刘,这些都是自己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愿望,今天一并献给你。你想她回来,你想和她白头偕老,你想她胸变大一点,你想和她玩SM,所有愿望都会在不久之后一一实现。

小刘良久不语,他努力不让眼泪流下,却又控制不住。好几个群众扶着屁股表示,这点小意思,不要放在心上,为了你那么多年的等待,我们再痛都值得。

小刘由啜泣变成了嚎啕,他趴在桌上枕着手臂,哭得像个弱智,群众都傻眼了。过了很久,他止住眼泪,起身表示今晚的蹄花汤可以续蹄,大家随便吃。

“看把小刘激动的,媳妇还没回来就办席了。”群众们兴奋不已地议论着。

当晚小刘炖了五十多斤猪蹄,群众们一直吃到了凌晨5点,这是小刘的蹄花店开业以来打样最晚的一次。狂欢的群众放飞了无数的猪蹄,史称第二次广渠门流星雨。

小刘送走了最后一批食客,独自一人将地上散落的猪蹄全部捡起来吃掉,把小店清扫得干干净净,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放掉哪怕一粒微尘。最后他关上卷帘门,贴上“店铺转让”的封条,这张封条他已经准备了很久。

“当我的蹄花不再灵验时,就是小店关张之日。我时刻准备着迎接这一天的到来。”他喃喃地重复着当年吹下的牛逼。他知道,今天店里的人许下的29个愿望,一个都实现不了,概率在生活面前败得体无完肤,他愿赌服输。

天已经亮了。小刘看着广渠门绚丽的朝阳,“生活其实没那么糟糕。” 他告诉自己。

三、

当我再次见到小刘的蹄花,已是一年之后的事了。

退出江湖的小刘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偶尔在家做做肥肠粉、烤烤羊排,但是绝不对外。每个周末我都会去到他的家里,轮流下厨,然后相顾无言地吃饭、喝酒、扑街。

2015年6月18日,小刘的30岁生日当天,我提着30个猪蹄去找他,却看见他家门口聚集了数十名广渠门群众,我想原来群众并没有忘记老教父,广渠门这个地方真是有古人之风。

结果出乎我所料,群众不是去给他庆生的,是去邀他重出江湖,再次行教父之职。

事情是这样的:小刘所在的小区有两栋居民楼,其中A座用于安置附近的拆迁户。拆迁户以大爷大妈为主,他们出于多年的勤俭节约,不愿意支付物管费用,使得小区的物管公司换了一家又一家,安保和配套服务形同虚设。B座的居民坐不住了,派出代表和大妈谈判数次未果,于是想到了赋闲在家的老教父。他们这次就是来求小刘出山主持公道,去征服那群冥顽不灵的大妈,无论通过什么方式。

小刘叹息着接过我带来的猪蹄,他说对付我国中老年女性,只有这一个办法。

他在A座楼下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灶台,用液化石油罐生火,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起了蹄花汤。他换上一套崭新的西服,系上领结,我知道那是他准备用来和小林志玲二婚时的礼服。今天,你是要把你两年以来的错爱全部找回来,然后奉献给大妈么?

随着猪蹄的香味越熬越浓,A座的大妈们再也按捺不住,自发聚集到了楼下。她们桀骜不驯地推开围观群众,对着小刘上下打量,说从来没见过这么端庄的厨师。

小刘陶醉在烹饪过程中,对大妈们的谄媚不予理睬。下面即是日后我在其店里补拍的芸豆蹄花汤烹饪流程:

1.准备好主要食材,猪蹄和芸豆(又名雪豆)。(芸豆提前浸泡一夜)

2.将猪蹄洗净后放入锅中,加入料酒和生姜,煮沸后撇去浮沫,然后将猪蹄捞起。



3.将猪蹄放入高压锅中,加入浸泡好的芸豆,加水淹没,然后盖上锅盖压1小时。



4.一小时之后,小刘拿着一把军用匕首撬开阀门,气势惊人。

5.将猪蹄芸豆和汤一起盛进砂锅中。


6.在砂锅中加入枸杞和香料盒。顺便向大家展示一下小刘的厨房,同志们,这就是上升处女的男人。




6.大火烧开后,转小火细细熬制。小刘往砂锅里加入了核桃奶,原因下文里会提到。


7.在小火煨制的时候做好蘸碟,老妈蹄花的精髓一半在猪蹄,一半在蘸碟。注意这里使用的辣椒油,眼不眼熟?


8.砂锅熬制的时间精确控制在9分44秒,为此小刘将手机放在灶台上进行计时。

9.下图即是出锅后的蹄花,沿用了老妈蹄花的经典做法,经过小刘的情怀改良后,他亲自起名为“流星蹄花”。在吃蹄花时我们照例将猪蹄放飞,然后捡起来吃掉。那天晚上我许下的愿望是上证指数重回5000点,如果实现了,记得将这一波牛市命名为“猪蹄牛”。



以上是补拍的流星蹄花制作过程,而在6月18日当晚,大妈们对小刘用手机计时的举动大惑不解,她们说听说过有二逼往灶台上贴人民币,贴手机倒是第一次听说,请问这里面有何深意?

小刘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两年前,我的蹄花店刚开张不久,声名未显,生意冷清。北京的冬天不比温润的四川,过了晚上11点,店里几乎无人光临。

那晚我正在醉眼朦胧地自斟自饮,突然看见一个林志玲走了进来。我揉了揉眼睛,发现她的腿比林志玲更长,眼角里都是笑容,让人看了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大妈们在一旁交头接耳,猜测小刘是哪里舒服。小刘不置可否。

“她点了一碗蹄花汤打包外带。我回到后厨给她做蹄花汤,同时透过后厨的窗户不停偷看她,我看见她掏出一盒核桃奶,边喝边玩手机,肆无忌惮地笑着。看来是有人大半夜的逗她开心,想到这里我心里酸酸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砂锅里的蹄花愈发娇嫩,我心急如焚。我知道蹄花汤出锅,就是她离开的时候,我想冲出去表白,却又没有勇气:我刚离婚不久,狗也被判给了前妻,我当时认为自己是一个loser, 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

蹄花在砂锅里翻滚了9分44秒,我端着炖好打包的蹄花汤,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小林志玲。我打好了一万种搭讪的腹稿,却极为不争气地说出口了一句,‘20元。’

小林志玲看了看手表,说现在已经过了零点,正好是我的生日。她的嘴里明显散发着酒气。她也许是刚参加完生日宴会,在回家的路上顺便买点吃的回去当夜宵,我想。

我既紧张又兴奋,心想再不说点什么,我还算个男人么,我灵机一动,指着打包盒里的猪蹄说,对着它许个愿吧,你难道不觉得它就像一颗流星吗?

小林志玲咯咯地娇笑着,说这明明是猪蹄,怎么就像流星了?

我赶紧抓起一枚猪蹄抛向空中,任其掉在地上,然后捡起来吃掉,边咀嚼边问她,这下像流星了吧?

不知为何,小林志玲的笑容消失了,她很是严肃地盯着我,似乎有些感动。她缓缓闭上眼睛,双手五指交叉,她真的许了一个生日愿望。”

旁听的B座群众窃窃私语,猜测她可能是在咒自己情敌长痔疮,小刘白了他们一眼。

“然后她就这么走了。”小刘说。

“她就这么走了?人家过生日你也不表示一下?”A座大妈们愤愤不平。

“有所表示。她给了我50元钱,我找了她100元。她说找错了,我诚挚地告诉她,生日礼物。”

“小伙子你真浪漫。”大妈们纷纷竖起大拇指。

“她接过钱和蹄花汤,告诉我她一定会再来的,然后起身出门,施施然消失在广渠门的深夜里。她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在那个晚上花了9分钟的时间炖制猪蹄,这9分钟让我死心塌地,等了她整整两年。”

群众一片哗然,广渠门历史上排名第一的悬念“小刘女朋友腿长1米9,长得像林志玲”终于真相大白,“腿长1米9、长得像林志玲”不假,假的是前半截。她压根不是小刘女朋友,什么在英国留学更是纯属臆造,小刘明明只是在单恋,单恋一个压根不爱他、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两年以来,小刘的日夜等待只是自欺欺人,B座的群众大为不忿,认为小刘连他们一块儿给欺了,害得他们白白浪费了29个愿望。

A座的大妈也很愤怒,不过她们的怒点在于小林志玲毫无诚信,白拿了80元钱就这样走了,大妈们斩钉截铁地表示:我们广渠门的女人怎么会是这个德性,丫一定不是广渠门的,多半是西城区的!

小刘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深入的打抱不平过了,他感动得蹲了下来抱头痛哭,这个六英尺高的大男人不哭则矣,哭起来我见犹怜。大妈们心酸不已,纷纷把自己的蹄花汤端到了小刘面前,说我们把愿望转让给你,你就往死里许吧,这是大妈们送给你的30岁生日礼物。

小刘“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眼泪干得比用电吹风吹过还快,他生怕大妈们反悔,不由分说地把碗里的猪蹄抛向了天空。在漫天的猪蹄中,刘志航眼神笃定地许下了自己的愿望。

大妈们看得痴了:流星,情种,广渠门很多年没有这么动人的画面了。她们说如果自己要是年轻十岁,不,三岁,一定毫不犹豫地嫁给小刘。

许完愿过后的小刘换上一副政客嘴脸,他掏出一摞单据递给大妈们,冷冷地说,我的愿望就是你们把今年的物管费给结了,素闻广渠门的女人言而有信,show me.

大妈们面面相觑,她们发现自己上了恶当,但又无可奈何,自己吹出去的逼,跪着也得装完,于是她们只得乖乖掏钱缴费。就这样,小区的物业问题以B座群众的大获全胜而告收。群众们欢呼雀跃,他们欢庆着胜利,欢呼着广渠门的刘教父又回来了,刘教父万岁!

小刘骗取了大妈们的初愿,这下不得不提着猪蹄挨个上门,一一还愿。他挨家挨户地陪大妈们吃猪蹄、唠嗑、跳广场舞,足足折腾了一个月才完事,把自己折腾得面黄肌瘦,吓了我一大跳。小刘唉声叹气地向我抱怨,说当教父哪有那么轻松,他现在算是理解朝阳区的几十万仁波切了,人家成天陪酒陪吃,还得陪女信众双修,也怪不容易。虽然和自己门派不同,但派派有本难念的经。

我想了想仁波切们的悲惨生活,反思说我们的确不能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大家都不容易。

四、

再见小刘,是三个月之后了。在这期间,小刘在群众的疾呼之下重出江湖,将蹄花店重新开张,生意火爆如昔。

一天晚上,小刘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和小林志玲重逢了。

我放下了手里的事,心急火燎地赶往广渠门,我那孤独的表弟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我在出租车上热泪盈眶。

等见到小刘,他说小林志玲已经走了,我大为不解地问他,你们的金风玉露一相逢,怎么就这样草草结束?是你太快了吗?

“我刚才正在后厨熬汤,突然听见服务员和一名女顾客吵了起来。我出去一问情况,原来服务员非说顾客是林志玲,要人家给签名。人家不给签,说自己不是林志玲,服务员就怒了,指责林志玲耍大牌,双方对骂了起来。

我看着那个气得满脸通红的女孩子,她的确长得和林志玲一模一样,但她的腿更长,眼角更弯,她就是烧成灰我也不会认错。”

“然后呢!然后呢!”我紧张地握住了刘志航的三角肌。

“我什么都没说,装作从来就不曾认识她。她盯着我看了半天,我却一直逃避她的眼神。”

“你疯了吗?你等了整整两年,你是不是脑子短路了?”

小刘对我的问题和人身攻击不予置评,而是继续对我讲述:“我面无表情地做好了蹄花汤,在里面加了半袋核桃奶。--------这两年以来我都是这样做的,一开始是为了排解思念,后来发现加了核桃奶的蹄花汤更加白嫩可人,于是就这样沿袭了下来。当然,普通的食客是尝不出核桃奶的味道的,他们只会觉得好吃,然后不明就里地对我口交称赞。只有深爱核桃奶的人,比如小林志玲,才会一闻就知道汤里加了她最爱的饮品。”

“所以她觉察出了核桃奶?”

“是的,她赞不绝口。我不知道她记不记得自己在两年前的那个深夜喝过一袋核桃奶,但她一定爱极了此时此刻的味道。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炖猪蹄的时候要精确计时了吧?两年前那个晚上,我炖了9分钟44秒,那以后的每一锅猪蹄我都分秒不差。目的就是要让她回来的时候,一口就能尝出这个口感,和那天晚上没有任何差别的口感,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口感。

我在后厨里呆着,不愿出去和她打照面。我听见在买单的时候,她让服务员叫我过去。我走到她跟前,看见她的碗里还剩下一块猪蹄,她用筷子夹了起来,说我能不能许一个愿?”

“她果然没有忘记那口感,这是一个真吃货!”我激动得语无伦次。

“我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尴尬地起身离开,她大概认为自己是认错了人,或者只是在一个9分多钟的梦里见过我。她不知道我也做过一个同样的梦,一个两年那么长的梦。走的时候,小林志玲硬塞给我100元,她只消费了20,却不要我找零,她说她一定得还我,不然在梦里欠人钱的感觉很不安。我没有反抗,收下了钱,我们生意人不会和钱过不去。”

“你成熟了。”

“不,我变了。她在两年前曾经告诉我她会回来,今天她做到了,但我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我。在这两年里面,我看过了太多的美梦成真,也经历了无数的悲欢离合。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试举一例,中国成年男子的痔疮发病率是53%,所以只要样本足够大,就一定会有一定数量的群众达成“自己不长痔疮”、或者“别人长痔疮”的愿望。炒股、赌博、发横财也同理,只要概率存在,那么就总有圆梦的可能。唯独感情是例外,如果一个人在第一时间不想回你电话,那你等100年也没用。爱和痔疮不一样,不会平白无故的长出,她在第一秒钟没有爱上你,那你就永远都不要等了。”

“可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呀。”我不认同小刘的结论。

“我偶尔吃了辣也会屁股痛,但过两天就不痛了,我并没有长出痔疮。那种痛觉不是痔疮,只是过客。”

“只是过客。只是过客。”我喃喃地重复着小刘的话,突然明白了他这两年等待的意义:他弄明白了自己苦苦等待的人,其实根本不必等。

我问他,这就好比一个人治疗了两年的痔疮,在肛肠医院备受屈辱和折磨,最后发现自己其实啥都没长,这值得吗?

“当然值得,他怎么会啥都没长呢,他长大了。”小刘笑道。

我和小刘一人拿着一瓶啤酒,步出店外。夜色虽浓,但小刘两鬓的斑白却依稀可见。我看见门外的地上有一大块蹄花,那一定是小林志玲所弃,也是她是生气小刘的不作为,也许她仅仅是许了个愿。

有一个小朋友正好路过,他扑闪着大眼睛问小刘:“刚才我看见这个东西从天上掉下来,叔叔这是流星吗?”

小刘拾起蹄花塞进小朋友嘴里,并告诉他,这不是流星,这是一个猪蹄。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51757639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刘的流星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