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内编一个离奇的故事

作者:张皓轩

大二那年,我和系花上了床。

没过几天,系花不雅视频在校园网上疯传,视频中,男人的脸打了马赛克。

我心里忐忑,怕被认出来。

我还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我沾不得污点。

那段时间天空是灰的,我请了病假,每天蜷在宿舍里,门都不敢出。

期间系花有给我打电话,我拒接了。

万幸我没有卷进风暴,不过戏剧的是,校长进了局子,再也没出来。

我能想象他临行前一脸“这个锅我背了”的表情,233333333

只是,从那以后系花就退学了,没人知道她去哪了。

我和她失去了联系。

落叶在秋风里打旋,夕阳熔成一炉金子,在这个悲伤的季节,我开始想念系花了。

心中惆怅,于是开始写一些伤春悲秋的文章来抒情缅怀。

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外企工作,领导是个法国人,喜欢中国文学。

偶然间他看见我的文章,很欣赏。

我们成了朋友。

他是个有家室的人,经常给我看他儿子的照片,很可爱。只是长了一副黄种人样,没有继承哪怕一点他的法国血统,他表示遗憾。

一天,我们在咖啡馆看书,领导接到一个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他的孩子出车祸了,大出血,急需输血,而医院血液库存紧缺。

我们赶到医院,他做了化验,血液不匹配。

Merde! Merde!

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一个劲揪头发。

这时,他的妻子来了。

女人一只高跟鞋已经跑丢,头发凌乱,眼睛红肿,妆容也哭花了。

我看着她,有些难以置信。

是系花。

她也认出我来,眸子里迸发出一丝光芒,冲上来死死抓住我的手臂,让我救救孩子。

后来的故事,不用讲你们也知道。

孩子得救了,领导感激我,升了职,事业顺风顺水。

遗憾的是,我私底下找系花谈过复合,她没同意。并且为了划清界限,一直让孩子叫我哥哥。

哥哥就哥哥吧,虽然不能和孩子相认,但只要看着他活泼开朗的样子,我就很高兴了。

不说了,算算时间,我爸今天该出狱了,我得去接他。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40460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分钟内编一个离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