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男人割包皮

当时我是打算把你带回来的,可惜医生手速太快,等我想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在垃圾桶了。我看了看,大概有七八个,我实在是脸盲,分不清哪个是你了,所以就没拿,你不会怪我的吧。
----------致我的包皮
算算日子,上个月割的,今天是我包皮的六七大日,有一种蛋蛋的忧桑。

朋友A,被我送出国,一番深(zhuang)情(qiang)款(zuo)款(shi)的送别之后,才7天,又飞回来了。问他干嘛,他说想割包皮,但是一个人去不爽,干脆飞回来拉我一起去咯,还有他弟弟B。
“我不长啊”
“没事 修一修 稍微修一修”
“你请客”
“自费”
“靠!”
我们坦诚相见了下彼此的包皮长度,算了下,还是A割包皮最划算。三个逗比就这么一起上了战场。
手术过程,已经被楼上很多人回答过了,我就不多说了,因为都差不多。我主要说一下术后的痛苦吧。

1对于宣称的无痛手术,我再也不相信了。麻药散了之后,护士美女看我的眼神,还以为我刚刚被阉了呢。

2手术后的当天,实在是太疼,走路已经变成企鹅漫步,最郁闷的还是三个人要去逛商场买宽松的运动裤。沿途被认为是伤残人士。
我们:“这件可以,包起来”。
营业员:“要不要试一下大小”。
我们:“不方便!”。
营业员:“。。。”

3能打车就不要开车。负责司机任务的B同学,真的是油门和刹车都不想踩,用他的话说就是:“踩的那里是油门,踩的是蛋蛋啊”

4男性精力旺盛,睡觉时总会不经意的勃起。
所以你们懂的,一旦勃起,就需要起床,洗脸,冷静,冷静,冷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三个人住在酒店里,头一夜洗脸洗了一晚上。
A(就是那个罪魁祸首)由于比较懒,没有及时起床冷静,果然炸线咯。
各位看官,不要笑,大家严肃点看待这个问题。
炸线后,驱车去医院,却得知医生已经下班,只有两个护士,于是我和B同学 看着两名美女护士手忙脚乱的给A的小弟弟来了个五花大绑(自行脑补粽子)。A也是过度紧张,夜里不停的让我们看他的小弟弟有没有问题。
A:“你们看,这里又出血了,明显止不住啊”
B:“哪里啊?你把手拿开,看不见”
A:“这里啊,我抬起来让你看,就在左边”。
我:“这个没事啦,炸线了,渗血正常,明天给你点份黑鱼汤补血”
(这个画面确实比较香艳,各位腐女莫要激动)
好在渗血渗了一夜之后,总算停了,要不然就得再手术缝合一次。

5手术后每天都要去医院换药,大概连续四五天。第一次是这样子的。
护士:“脱裤子”。
我:“啊?”
护士:“脱裤子啊,别墨迹,事多呢”
我:“全脱?”
护士:“你说呢?”
我:“那你轻点”
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脱裤子,还能保持心无杂念,我也是醉了。
后来习惯了,见面先交钱(拿药),然后直接脱裤子。简单粗暴。
护士:“要不要绑个蝴蝶结?”
我:“不用了吧,上厕所要见人呢。”

6作为男性,上完厕所甩龙头的动作是与生俱来,一气呵成,浑然天成。
但是,我在上个月养成了小便之后用纸擦的习惯,这是对我25年人生经验的一大否定。
作为男人,再也不能任性的甩了,我不得不说这是最大的悲哀。

7由于手术时是需要剃光头的,锃光瓦亮,所以手术后两天,长出了一点点,小荷才露尖尖角,还比较直比较硬,刺在皮肤和伤口上会有点疼。这一点相当麻烦,刚开始只是刺皮肤,后来纱布拿掉之后就会刺到伤口了。反正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走楼梯是不敢跨两格的。

8手术之后一个月内,不能有X生活。而且不仅仅是行为上的,连思想上的都不可以。
用圣人的要求要求自己,心无杂念。
做一个高尚的人,
一个纯粹的人,
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所以,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割掉了多余的二两皮肉,
而是锻炼了意志力,
这是我精神上的一次崛起,
思想上的一次升华,
人生道路上的一次重要的锻炼。
在我多年以后,站在成功巅峰上的时候,回首往事,我想我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我这次的经历。我也会感谢我的这两位战(sun)友。

我的确有拍照留念,但是这种限制级的照片,我怕我会被管理员封号吧。所以就不上传了。大家自行脑补吧,高领改翻领。

来源:http://www.niubb.net/a/2015/05-30/559712.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也说男人割包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