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刷单”在北京买两套房,带你看看O2O创业的泡沫

一年前,创投圈鼓吹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最近却常听说,风停了,猪都会掉下来。如果资本市场传言的寒冬真的降临,那些期望凭借烧钱模式占领市场的公司会寸步难行,最近O2O行业发展的一系列变化让360董事长周鸿祎也感叹,当初做杀毒软件免费觉得挺“革命”,现在互联网生意已变了一种玩法,都不是免费,而是倒贴。

调查发现,很多人利用O2O公司的软件漏洞,通过刷单攫取高额补贴。记者采访核实发现,饿了么、美团外卖、滴滴快的、uber、达达等公司都牵涉其中。

市场上有声音称,一些平台是知道补贴没有进入用户手中的,但因为刷单可以帮助平台获得更高的交易数据,这对于公司进一步融资有益,因此刷单也会被默许。

投资人分析称,在外卖和打车行业出现普遍刷单这种情况,是整个行业不成熟的表现,行业应该要反思,重新制定奖励规则,加大惩罚力度。同时公司应对自己的运营数据进行深度分析,不能拿到数据就当做运营数据,而不考虑市场实际情况。

1.外卖刷单员月入2万

“现在补贴少了,限制多了,钱来的比较慢了。”说这话的人,叫李京(化名),不是用户,也不是开发者,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职业刷单员。

李京原本是一名快寄人员,后因互联网外卖的兴起,开始专职接单送外卖。工作时间不长,每天主要集中在11:00—14:00,17:00-19:00两个时间段,月收入在5000-6000元左右。

“起初对送外卖生意还是比较满意的,工作时间不长,收入也还可以。偶然机会,因为经常帮自己所住的小区一家面馆送外卖,发现了平台漏洞,就开始专职刷单。”李京说道,跟一家面馆的老板协商好之后,一拍即合,开始合作。李京共买了20部手机,每部手机分别注册了饿了么、美团外卖账号,合作的这家面馆,也与这两家平台都有合作。

谈到具体的操作,李京向记者演示了流程。

以饿了么为例,手机app显示,满50元减25元,减免的25元由饿了么平台补贴给商家,面馆收到了订单并接单,但实际上并不需要送餐。

“每天每部手机可进行两次下单,每部手机每天可从平台获得补贴是50元。每次点完餐后,还可获得5-10元红包下次使用。”此外,还有额外收入。面馆师傅把收到的订单上传至达达送餐平台,每单补贴5元,上传以后,最近送餐员抢到,即可送餐。李京此时只需要把手机放在面馆,等待老板上传订单,第一时间抢单即可。

按照李京的说法简单计算下来(红包按照5元计算),20手机每天可刷1400元左右,每个月约超4.2万元。这笔收入,李京和面馆老板对半分成。(50+5*2+5*2)20*30=4.2

不会被查或者平台不管吗?李京称,如果一部手机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刷单,平台检测到以后最多把手机号封了,自己就另买一张手机卡。

记者致电达达平台,工作人员表示,达达也接到了不少举报,并且封了一些刷单账号,目前只有靠着人工举报去排查,没有其他技术手段。

达达补贴从2014年6月开始每单补贴5元,饿了么从去年就有补贴,一直是满减活动。最近活动就是满50减25,已经持续超半年。

2.Uber刷单员周薪7万

陈伟(化名)是一名Uber的司机,同时也是一位职业刷单者。

做了这一行后陈伟加入了很多Uber刷单群,每天和他们交流刷单经验。陈伟向记者介绍,在Uber刚进入中国市场时,奖励非常高,最早入行的Uber刷单者是从美国回来的“海归”,带来了刷单的经验。

“第一批刷单的人,每周有能赚七八万,身边有人靠刷单已经在北京买了几套房了。”陈伟说,刷单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刷手”主动找uber司机,提供刷单,然后司机返现给“刷手”。刷手通常会在淘宝上花几块钱购买一个“白号”,(所谓“白号”是指他人已经用手机完成注册且绑定了邮箱和支付宝的uber账户)只需要随意下单,然后向接单的司机提出刷单的要求,司机如果答应则可以获得返现,司机如果不答应则要取消订单,而成单率的降低会使得司机无法获得完整的奖励。

“一些不刷单的司机都很怕‘刷手’,遇见了一个刷单的只好赶紧跑掉,不然就会不断下你的单,然后取消,所以有些司机就被迫妥协了。”陈伟说道。

另一种相对比较高科技的玩法是uber司机自己在手机上安装一个名为“任我游”软件,进行“模拟跑”,然后用另一部手机装一个普通的客户端和一款“一键改串码”的软件,就可以实现定点叫自己的车,据陈伟介绍,业内称之为“打针”。最后通过这两部手机完成交易,司机不用出门就可以把基础车费和奖励收入囊中。

据陈伟介绍,早期Uber发现过刷单者,而且还扣除了奖励,进行了封号,但是因为涉事司机聚集起来到uber公司前游行示威,Uber又解除了被封的账号,并返还扣除的奖励。

“最近Uber封了一大批刷单的账号,管得特别严,北京刷单的明显减少了,但是其它城市还有不少。”陈伟说。

对于陈伟说法,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优步在中国至少有20万个虚假的司机账号被用于刷单,30%-40%甚至更高比例的订单是虚假司机制造的虚假订单。”

不过,Uber中国新闻发言人黄雪7月对外回应称,目前Uber中国的刷单量占总体成单量的比例在4%左右,并表示有信心在近期几个月内将刷单比例降到1%以下。

Uber公关向记者表示,坚决反对作弊和恶意刷单的行为,在司机培训的第一天就说明了刷单的处理方法——即一旦发现刷单行为,立即解除合作,永久封号,并会告知合作车主。

Uber称,为了应对刷单行为,成立了专门的反作弊团队,通过后台多维度的技术手段多标准衡量判断,使判定结果更准确。同时也会根据市场情况开发新的反作弊的系统工具,不断完善反作弊体系。

3.暴利催生刷单俱乐部

老张在北京国贸附近组织了一个“刷单小分队”。

“其实就是利用刷单软件、跟国贸地区餐馆合作等方式,刷各种公司的补贴。”老张说道,真金白银补贴的时候小分队5个人,一个月最多毛收入能到20万左右,每人能赚4万元。

老张小分队中,每个人都有20部以上手机,手机上各种app,每当新出来一款业务且有补贴时候,老张小分队第一时间去研究如何刷单。后来很多O2O公司出现定位或者应对策略,老张一行5个人也开展过“斗智斗勇”,比如开着车在国贸地区转悠着刷单、坐地铁把应该走的路程走了,防止定位而被封号。

记者走访劲松、国贸、广渠门附近多家餐馆发现,大品牌餐馆的刷单的相对较少,小餐馆是刷单的重灾区,老张说:“一些小餐馆几乎90%的订单都是刷的。”“现在补贴少了,越来越不好做了,小分队也解散了。”老张说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做。

林美(化名)是北京一家职业刷单公司的员工,每天除了在电脑前“刷单”以外,她还要负责对接那些前来咨询刷单技巧的“小白”。

“其实在你精通了刷单之后,你就会发现刷单的同时去卖技术,闲下来的时候,自己再虚拟跑,三者结合赚得最多。”林美说。

林美所提到的“虚拟跑”和陈伟所说的Uber的“模拟跑”类似,是指在电脑或者手机上安装一套软件,不用开车上路跑,只需在电脑或者手机上模拟完成路线。林美介绍,这套技术比较复杂,需要付费,他们才能提供“专业指导”。

记者了解到,在网上还有多家提供类似刷单专业指导的公司,指导刷手报价在80元左右,车主报价在150元左右,更有人组成了“刷单俱乐部”,新人必须交会费才能加入俱乐部。

林美介绍,对于滴滴打车而言,因为快车和专车的奖励额度已大幅下跌,利润空间已经不大,现在“刷代驾最划算”。

记者从林美口中了解到,目前“刷手”主要靠优惠券来完成支付,在优惠券外,“刷手”每单只需要支付几毛钱,而司机则根据收到的基础车费和奖励状况返还“刷手”不同金额的现金。

记者了解到,圈内潜规则是最低每单返还“刷手”10元,而且一般是司机先给“刷手”支付。

林美称,滴滴代驾至已经刷了两个多月,有些客户每天可以甩70多单,甚至还有些客户是坐地铁和公交跑完路线,不用开车跑。”

滴滴、饿了么称刷单不超1%

除了专业刷单员,职业刷单公司之外,记者在淘宝搜刷单,出现了大量饿了么,美团、滴滴打车等的优惠券售卖卖家。

记者联系到一家卖饿了么早餐券商家,其中10元早餐券售价0.9元。卖家说明中明确提示,订单超过10元,直接优惠10元,订单不满10元,只需付1分钱就行。打开饿了么APP预订早餐,在订单确认页面输入优惠码,即可享受优惠,每个订单只能使用1个兑换码,不能叠加。记者下单后,尝试使用且成功。

饿了么运营部负责人蔡晓羽向记者回应,饿了么很早就针对刷单行为采取了风控措施,例如用技术手段过滤掉有风险的订单,根据手机号、地理位置等判定风险值进行排查等。

“对于恶意刷单的商家而言,则会采取一段时间下线补贴和优惠政策,严重的会关闭其在饿了么的店铺。” 蔡晓羽说道。

据蔡晓羽介绍,饿了么系统每天会排查掉七八千单有“刷单风险”的订单,不过蔡晓羽认为这对于饿了么每天超过200万的订单而言,算是少数案例,刷单率不足1%。

饿了么还设立有监察部,负责协助司法机关处理涉嫌违法的商户订单,蔡晓羽称,这主要是针对刷单数额特别大的商户,案例不多,未来还会考虑对于这类违法的刷单店铺进行追责。

滴滴打车公关总监叶云向记者表示,从2014年年初的补贴大战开始时,滴滴方面就注意到了市场上的刷单作弊行为,滴滴也为此推出了一系列的排查、判定刷单的技术调整,“比如下单的人距离车主过近的时候,我们就会判定为不合理,不会派单给他。”

根据叶云介绍,除开代驾和巴士业务,滴滴平台的日订单接近1000万单,而针对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刷单行为,叶云认为在滴滴的成单量中占比不大,“在我们正常的业务线中,刷单率最高的也不超过1%,不过也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与补贴的高低有关。”

负责美团外卖平台的公关张静向记者表示,美团外卖有相应策略应对刷单,刷单率保持在低的水平且持续下降。

5.否认为了数据而纵容刷单

记者了解到,市场上一直不乏这样声音,O2O公司补贴并没有进入用户手中很多公司是知道的,刷单也在默许,因为交易数据的需要。

旭诺资本TMT投资合伙人曹兵也认为有些创业者为了提高公司的估值,为了能顺利完成下一轮融资,对于刷单行为,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这种动机完全存在。

曹兵坦言,对于投资人而言,并不是刷单率越低越好,“因为刷单是一种泡沫,体现的是这个行业的业务增长量是可观的,市场是可观的,如果烧了很多钱,完全没有人刷单,可能就说明市场对这个消费行为不感兴趣。”

滴滴打车公关总监叶云否认了纵容刷单以创造更高数据的说法。

“只有当一个平台处在行业第二第三,或者和第一第二竞争非常焦灼的情况下才会去刷数据,滴滴目前在各个业务线全面领先,刷单没有意义。” 叶云说道。

滴滴快的总裁柳青日前也曾公开表示:“我们把刷单当做恐怖主义一样在斗争,刷单是一个对整个行业非常不好的事情。”

饿了么运营部负责人蔡晓羽向记者表示,订单数据只是临时性的,如果纵容刷单行为会破坏平台的良性循环,这是得不偿失的,饿了么也为此推出了举报有奖活动。

美团网负责外卖的公关张静向记者解释,美团外卖内部成立了专门的反刷单小组,负责检查商家的违规刷单行为并处以惩罚。此外美团外卖在产品端设有上线诚信举报入口,当消费者使用美团外卖时,一旦发现商家刷单现象,可通过美团外卖的网页版或App的举报入口进行举报,举报成功还可以获得现金奖励。

“刷单是随着外卖行业的补贴出现的,美团外卖一直对刷单这类行为持零容忍的态度,从刷单行为产生就对其高度关注,并第一时间采取应对措施。”张静说道,从未纵容刷单行为。

红杉资本投资了饿了么以及美团网。记者拨通红杉资本官网的联系电话,咨询是否知晓刷单的事?工作人员称对接媒体的人不在,需要邮件联系,记者随后邮件联系了红杉公关杨女士,截止记者发稿前,未收到对方回复。

6.投资人应把刷单率控制纳入考量范围

针对市场上的刷单现象,红岭天使创投总经理王忠平认为恶意刷单拿走本来补贴给真实用户的钱,对公司战略肯定是有影响,对投资公司肯定也是有伤害的。

王忠平向记者解释道,这些公司刚开始是不盈利的,需要不停的向市场拿钱,投资机构给钱的前提就是要看用户量。这样一个循环过程,就出现公司默许和纵容刷单甚至公司自己出来刷单的现象。

“投资机构在考核时候,肯定是要看数据的,但是他们也知道有一部分数据时有水分的,只不过不知道水分比例占多大。”王忠平称,如果被投资公司看到故意纵容刷单,可能也就不会投了。

上述旭诺资本TMT投资合伙人曹兵认为,在外卖和打车行业出现普遍刷单这种情况,是整个行业不成熟的表现,行业应该要反思,重新制定奖励规则,加大惩罚力度。

曹兵认为饿了么、美团、滴滴、uber等公司也应该对自己的运营数据进行深度分析,不能拿到数据就当做运营数据,而不考虑市场上的实际情况。

“未来我们投资人也会重点考量这类平台公司的查空能力、控制刷单率的能力,这可能会成为小公司和大公司的一个分水岭。”曹兵说道。

曹兵认为刷单率控制3%—5%以内,就是非常好的表现,在10%以内还处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如果超过20%,则说明泡沫很大,需要做出改变。

不过曹兵说:“我相信,过一段时间,行业内的一部分人会清醒,意识到刷单行为的不可持续性,就会想办法去改变。”

7.传授犯罪方法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刷单行为的出现在法律上如何界定的?

清华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华向记者解释,这类刷单行为,在民事行为上可认定为欺诈行为,如果利益受损方提起诉讼,就可以追究其责任,但是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如果饿了么、美团外卖、滴滴打车、Uber等采取姑息态度,则无法追究。

同时,赵华还强调,如果刷单涉及金额很大,损害了责任方的相关权益,且满足捏造合同事实等条件的情况下,则有可能被定性为“合同诈骗”,此时,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外,因为刷单者基本没有主动申报个人收入的习惯,刷单所得的“灰色收入”可能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可能要承担“偷税漏税”的相关惩罚。

而对于涉及到刷单行为的饿了么、美团、滴滴打车、Uber等平台,赵华认为,如果他们涉嫌纵容刷单行为以换取虚假数据,实际上是损害了投资人的股东权益,投资人有权利要求公司采取积极措施处理刷单行为。而且,公司的客户、商家也可以“虚假宣传”的名义对其提起诉讼。

针对市场上出现的职业刷单公司,赵华律师认为,如果刷单行为满足了犯罪条件,那么刷单公司则可被认定为“传授犯罪方法”,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自:新京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靠“刷单”在北京买两套房,带你看看O2O创业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