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龙:我对世界的一些看法

我对世界和生活的一些基本看法,也谈不上三观不三观,算是我私人看待世界的一种态度和倾向吧。

总体来说,我觉得我的生活习惯是比较中国化的,思维习惯是比较西化的,这个不仅是我自己的感觉,认识我的一些朋友大多也这么评价我。这个我觉得可能跟我青少年时代的阅读经验有关,也和我的性格有一定关系。

我相当强烈地相信平等和自由的价值。但是当平等和自由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并没有绝对的排序,认为自由高于平等,或者平等高于自由。我会就事论事地权衡,这个可能和我得理工科经历有关,因为在工程上,我们往往会想同时’得到各种的好处,当这些好处没法同时最大化时,就需要加以权衡取舍。这在工程上是最常见的现象,所以可能对我的思路有影响。

我没有很强烈的民族情绪,也没有很强烈的爱国精神。我并不敌视人类的集体归属感。这是一种生物本能,而且我也有,只是程度上不是很强烈而已。

比如我对中国肯定有对其他国家没有的特殊感情,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爱国。但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特别值得骄傲的情绪,当然也谈不上可耻。只有当一个人为了爱国而做不正义的事情时,才是可耻。

我会尽自己对这个社会的责任,比如交税,比如被入侵时候参军作战。但是如果中国和其他国家打仗,而我又觉得中国不对,那我就会反对它。如果我觉得中国是对的话,我就会拥护它。

我也从没有为我是中国人而自豪,也没有为此而羞耻。自己生在那儿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为这种事情骄傲或者羞耻都很傻。

我从没有为国旗升起而激动,而且由于某些政治原因,我并不喜欢那面旗帜。

我认为中国人比中国这个概念重要。比如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国分裂而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因此幸福,那我就主张分裂。如果它分裂会让这块土地上的人痛苦,那我就反对分裂。

我认为政治观点并不太重要。人的生活有各个方面。比如一个人如果特别喜欢毛主席,我会因此对他有负面看法。如果他是网上的陌生人,我可能会嘲笑他。但是如果他是我的熟人或者朋友,我会尽量忽略这一点,不提这个话题。

我讨厌威权。我讨厌对人划分等级。我很讨厌”分“这个概念,因此我不喜欢儒家。虽然和法家相比,我觉得儒家更有人性,但是它对人基于身份的约束规定我无法接受。

如果你的国家虐待你,你有权背叛它。如果你的父母虐待你,你有权不认他们。“XX终究是你的XX”,这是很讨厌的话。我痛恨一切把人置于受亏待却无法反抗地位的道德。

我极度讨厌”你是什么什么,所以你应该如何如何“。比如性别。有人说你是女的,所以应该温柔贤淑。这是屁话。我极端讨厌这种论调。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你自己塑造自己。你是女的,你依旧可以强悍,你是男人,你依旧可以温柔。品德是没有性别和种族的界限的,比如无论男女都应该勇敢。

我觉得中国的男权问题非常严重。根本不存在女权过度的问题。

我对日本有偏见。我不喜欢它。这一方面是因为它进攻过中国,杀过中国人,一方面是我从阅读里感觉日本文化里等级观念很重。我接受不了任何等级观念重的文化。但是也许我的了解是一种错误的偏见。

我不相信文化相对主义。女人蒙面就是不对的。童婚就是不对的。割礼就是不对的。文化没有那么神圣,能免于被问责。

如果一个人能够自由接触到A,B两种文化,能够自由选择进入哪个文化,这个时候谈文化相对主义才是合理的。否则的话就是拿弱者开玩笑。

我喜欢美国。原因很简单,美国的主流价值观,比如民主、自由、平等、法治,都是我相信的。它是个国家,当然有自己的利益追求,有私心。但是作为一个社会,我喜欢它。

比如美国历史上杀了很多印第安人,这就是不对。不对的就是不对的。喜欢美国和相信它是天使,这是两回事。但因为美国不是天使,就说自由民主都是骗人的,这不是愤世嫉俗,这是傻逼。

我对基于金钱或者权势的势利相当敏感。不知怎么,说到这个,我想起了一件事,我记得在书上看到过一段,周恩来有次对江青还是谁有意见,就故意训斥他的服务员,做样子给江青看,事后向那个服务员道歉,说我不是冲你。然后有人就评论周恩来有政治智慧云云。我对倒不是说周恩来本人如何如何,那个环境下可能他已经算是那些人物里格外有礼貌的了。但是这种行为还是引起我本能的反感。我完全接受不了谁训斥一个人给另一个人看,不管双方是什么地位。这其实真的很恶劣。

生活方面,我绝不会教育孩子孝道。我希望孩子爱我,不希望她孝顺我。

我会告诉孩子,她结婚以后,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她的老公和孩子,而不是我和妈妈。

出轨是不对的。但是如果夫妻双方都同意给予对方性自由,这没有什么不对。出轨之所以不对,不是因为婚内贞洁,而是因为不平等和欺骗。

我人到中年,有很多害怕失去的东西,所以无论我对这个社会有多不满意,我也希望它慢慢改好,而不希望有断层式的革命。

但是这并不由我控制。

我讨厌玄学,讨厌乱力怪神的东西。

我讨厌复古,因为我觉得古代还不如现在。

我喜欢读古书,因为觉得能知道千百年人的事情和想法,是很神奇很有趣的事情,但是我讨厌国学,因为它喜欢圣化自己。而且古代的学问说穿了,对现代人并没有多大用处。现在那些国学家基本都是骗人的。

随笔写几句,还有很多看法,但是以后再说吧。

来源:押沙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押沙龙:我对世界的一些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