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时我们该记住什么

纪伯伦曾说:假如一颗树来写自传,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那也会像一个民族的历史。我们不仅要记住将军们的文韬武略,更要记住身边每一个参与战争的士兵和平民。也许从100万人开始太难,但是你可以从一个人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纪念时我们该记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