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落幕:半个月从30亿到负债2000万 一部“华尔街的贼”败落史

再次见刘杰,是五天以后。上海的三座别墅早已被他变卖抵债,如今他租在一个破旧宾馆里,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再无其它像样的东西。此时他正坐在宾馆大厅,捧着一本雷蒙德的《东山再起》在看。可能正看到精彩处,他的眼里又放出了光。

2015 年 8 月 10 日,上海浦东新区川沙新镇的一栋别墅楼里,刘杰行动迟缓地翻出房产证,准备变卖他的家产。窗外透析出的阳光,折射在他身上,显示出这样一出场景:一张皱纹纵横的脸上写满倦意,白了大半的头发也似乎在诉说岁月的无情。

从一名普通新闻记者做起,自上个世纪 90 年代初投身股市,一路沉浮跌荡,暴富破产,终在 2007 到 2008 的一年里,实现了三十多亿的财富。岂料今年五月底,股市暴跌;到六月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位亿万富豪却将这三十多亿败得精光,并欠下 2000 多万的外债,如今需要靠变卖房产来偿还他所欠下的债务。

股市的跌宕起伏,仍在继续;而这位曾经的强者,却再也没有力量走下去。

强者的游戏

1992 年 5 月 21 日,是刘杰永远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收盘于1266 点,一天之内狂涨 105%。在不到两年前的 (1990 年 ) 12 月 19 日,刘杰把在报社积蓄了 6 年的 5 万块全部买入了上交所仅有的 8 支挂牌股票。这表明在这一天,不计算每支股票各自盈亏,刘杰将收获 10 万余元的硕果。

一年多挣了从前六年的钱,这让刘杰感觉眩晕与难以置信;" 天降馅饼 " 一般的惊喜,也让他有些难以自处。而新闻记者的理性,则让他迅速做出判断:卖掉所有上涨股票。云诡波谲,涨跌难测,这是股市历来的属性;见好就收,是唯一顺应市场发展之举。

卖掉了所有上涨的股票,刘杰获利近 20 万。交清其余下跌股票的保证金,忆苦思甜,刘杰久久难以平静。

几年前,以 " 杨百万 " 为首的投机分子倒卖国库证券、有价证券及倒买倒卖邮票,成为中国金融市场响当当的人物,这让刘杰又馋涎,又羡慕。在当时,安分守己的刘杰,厌倦了枯燥工作的波澜不惊,却也不敢轻易将积蓄拿来冒险——这也是当时中国人的普遍心理:利用中外国度信息高度不对称,进行市场投机倒把,或许会让自己名利加身,但更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它是属于强者的游戏。

而上交所 8 支股票的诞生,就不一样了。当时,股票在中国是一个混沌初开的资本市场,倒卖国库券等赚黑心钱的内幕丑闻已被曝光,按照历史发展秩序,这预示着炒股将是一次充满活力的金融变革。

杨怀定的果敢,赚得富甲一方,成为" 杨百万 ",早将刘杰的心戚戚焉涤荡无存;错过了曾经的契机,面对新的资本诱惑,刘杰更不甘再次缺席。做新闻的明锐与果决的判断,终于兑现成了他这次理想与行为的双重胜利。

到 1992 年,资本市场上的股票越来越多,而且深圳证券交易所也在 1991 年 7 月 3 日开业。这是个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妙前景,初尝甜蜜收获滋味的刘杰开始飘飘然,不安于室的斗兽之心终于战胜安分守己。他辞去了记者工作,除了生活开销,他将所有资本全部投入股票的买入。

就这样,刘杰通过不断的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实现滚雪球一般的财富增长,资产迅速积累超过百万,成为 " 刘百万 ";如果不是 1997 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或许刘杰会认为,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都被他玩弄掌中。

偶像效应

在为期 2 年的金融风暴摧残震荡下,东南亚及香港都陷入罹难般的经济衰退,中国却因为经济体制不健全等原因,在这场灾难下逃过一劫。不幸的是,刘杰却没逃过:他购买了香港恒生,因为香港要在当年回归,他以为历史会再次给予他财富的宠幸。

截止 1998 年 8 月初,恒生指数一路跌至 6600 多点,若不是大陆几支股票的勉力支撑,刘杰将会倾家荡产,并欠下一屁股债。他终于明白:历史就是另一个股市,并非那么循规蹈矩,那么有迹可循。

这个强者开始变得胆小,一千次胜利的虚荣心膨胀,也不足以抵消这次失败带给他的胆战心惊。他开始退出了股市风云的龙争虎斗,沉淀下来观察行情与阅读股票书籍。在这期间,他知道了华尔街神话人物:杰西 · 利弗莫尔。

" 一生的伟大,一身的疯狂 ",十个字道尽了这位股市天才数次暴富、破产的传奇人生;而他身上最具传奇性的闪光点,便是每次股市大崩溃之后,他成了唯一赚钱的人:从 1907 年赚 100 多万美元,到1929 年超过 1 亿,每次华尔街遍地哀鸿日,便是这位投机者洗劫屠城时。而这其中的奥秘,完全在于两个字:卖空。

卖空——靠交保证金来卖出利润高于保证金 90% 的不存在的股票,在此之后再买回,从而抵消买卖——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操作方式,再一次点燃了刘杰狼一样的如炬眼光。他开始明白除了国库券、邮票,资本市场的任何交易都能投机倒把。他决定做回强者,继续玩这盘远远没有完结的游戏。

2000年的美国科技股泡沫,很快实现了刘杰的第一次卖空计划。被高估的雅虎、亚马逊等科技网站的泡沫,最终都成为这位投机者的囊中财富。美国骗局被拆穿,收获物质财富的同时,他又收获了另一个股市精神偶像:沃伦 · 巴菲特。

1940年,杰西·利弗莫尔因在 1931 到 1933 年之间悖逆市场规律,落得自杀的结局 ; 巴菲特则不一样。从 1956 年成立投资公司开始,这位股市神话人物无一败局,其关键在于:巴菲特是一个有价值投资原则的人。他的原则,是大量买入被市场严重低估、稳定而具有长远前景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直到这家公司发展的动力消失为止。

至此,刘杰的股市战略布局已然形成:左手买,右手卖,一退一进。一边效仿巴菲特,大量买入低价潜力股;一边效仿杰西,卖空泡沫大的股票。无论进退,无论股灾或盛景,他都将成为受益者。

而后面几年的两次大事件,都应证了偶像效应的正确性。2003 年,他买了中石化,这支股,他一直持到了 2007 年。这一年,中石化已由 2003 年的 2 元涨到了 16 元,后来几个月直接超过 29 元。他依靠这一支股票,赚了 1400%。

2008 年,华尔街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股价暴跌。刘杰在股市下滑中不断卖空高价股票,当 99% 以上的人都陷在叫苦不迭中,刘杰银行卡的数字却成倍递增。

一次 " 三年不鸣 ",一次市场投机,刘杰赚了三十多个亿,俨然成为中国版 " 华尔街的贼 "。只不过,普通的贼都是昼伏夜出,而他则招摇过市。他太强大了,强大到虚荣心爆棚,强大到他自以为能操控中国股票市场。

权力的终结

刘杰的性格,相对于巴菲特,更像杰西。他们都有狼的贪婪。其实贪婪更符合人性。从街头褴褛,到办公室的稳定,再到坐拥过亿的财富,再加上日益娴熟与丰富的经验积累,那么,这个人还会是一个知足的人吗 ? 恐怕有一点这样的想法,也会觉得羞愧吧。

2008 年的金融危机一直持续到 2015 年初。这一次的阵痛与震荡,股市一直在地平线上下不到一厘米处波动。而就在这几年里,刘杰出手了。因为没有可卖空的好股,他把 90% 的资产全部压在了低价 A 股上,放长线钓大鱼。

时间最终没有辜负他的苦心孤诣,近 7 年后的 ( 2015 年 ) 5 月 27 日,这一天,成了全中国 A 股股民的狂欢,30 多位股民成为了亿万富豪,刘杰也位列其中——如果他的贪婪不被放大,如果他能见好就收。

当天夜晚,刘杰辗转难眠。他又把美好愿景寄托给了历史的规律,他想:按照历史发展,股市很有可能继续上涨……对的,一定会涨 !

然而第二天,他收到的,却是天要收他的一纸裁决。

28 号,股市暴跌突至,500 多支跌停股中,竟有超过一半是刘杰所持股。上天并没有给他苦苦等待后的 " 应有回馈 ",上天只是延迟了对他的惩罚与死期。

除开 200 多支跌停股,其余下跌的 2000 多支 A 股中,也包含了刘杰的一大半。刘杰开始无比恐慌、不甘心甚至失心疯。一阵内心挣扎后,他决定继续观察走势,他要玩这最后一把游戏,是生是死,就在这最后一把。

但从之后的股票走势可以看出,老天不愿再给他机会,不愿再姑息这个金融市场破坏者。从 28 号开始,股市下跌一直不曾停过,刘杰的股票也戏剧性地滑得最快,刘杰也戏剧性地在银行与交易所疲于奔命——他的所有资产都砸入了跌破买入价的股票,而这些股票还在持续下跌。

借了几百万填坑,刘杰的朋友也无能为力 ; 没有办法再填剩余的坑,刘杰破产了,这次,是真的倾家荡产了。这最后一把游戏中,他终于丧失了一切:权力、财富、神话缔造、不可一世,他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7 月的一天,途经上交所大厅外,刘杰目光游离,眼神涣散,他终于失去了狼的贪婪。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兵不血刃攻城拔寨,换来的却是满目凄凉 ?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历史为何总是出人意料,让人捉摸不透 ?

他想不明白:其实哪儿来那么多兵不血刃,屠城的背后,早已聚集了无数群起而攻的目光。历史也并非不无规律,它的规律是公正:欠下的血债,必定要用更多鲜血来偿还。

尾声:东山再起

再次见刘杰,是五天以后 ( 8 月 15 日 ) 。上海的三座别墅早已被他变卖抵债,如今他租在一个破旧宾馆里,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再无其它像样的东西。

此时他正坐在宾馆大厅,捧着一本雷蒙德的《东山再起》在看。可能正看到精彩处,他的眼里又放出了光。

不愿打扰他的生活宁静,我进去后,又退出来,便匆匆离开了。

来源:http://people.pedaily.cn/201509/20150901387761.s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股神落幕:半个月从30亿到负债2000万 一部“华尔街的贼”败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