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之后,谁来赔偿失去家园的人?

8月19日,两位在天津瑞海公司火灾爆炸事故中受伤的当地居民用手机拍下他们被毁的家

文/ 艾江涛、黄丹露、杨璐

安家

爆炸现场还在不时地冒着浓烟,周边的居民有家不能归,我们只好把采访约在了购物中心。方东的头上缠着厚厚的纱网,胳膊和大腿上仍能看见触目的刮伤,妻子刘敏经常会剧烈地咳嗽,她告诉本刊,她曾吸入大量烟尘。7月底,他们才刚刚在老家办完婚礼,随后到越南去度蜜月,俩人的生活不宽裕,盘算了很久才下决心选择了这条最便宜的出境游路线。

两个人是大学校友,方东学的是机械,刘敏学的是外语专业。2011年大学毕业后,方东找到天津滨海新区新港的一家船舶制造企业工作,女朋友刘敏去了北京一家公司做翻译。经过一年多的异地相思,两个人渴望能在一起生活。结婚就得买房子,可刚刚大学毕业,小两口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5000元。方东的父母都是天津郊县的农民,身体不好,可为了儿子能娶媳妇,像绝大多数中国父母一样,打算拿出积蓄再跟方东的两个姐姐一起凑出首付来。

有了家人首付上的支持,刘敏从北京辞职,在天津开发区找了一份工作,下班和休息,两个人就上网查资料、奔波于各个售楼处,最后选择了启航嘉园。刘敏告诉记者,这个楼盘距离两个人的公司都不远,交通方便,配套也齐全。小区旁边就是轻轨9号线,附近还有开发区第二小学和泰达医院。2012年10月,启航嘉园的开发商搞促销活动,两个人看中的一套65平方米的房子,每平方米8300元,总价50多万元。就像之前的设想,双方父母、姐姐、姨妈一共凑了20万元首付,剩下的钱每月按揭2400元。

付完首付,两个人什么钱都没有了。2013年6月交房,直到10月份才开始装修。为了省钱,两个人精打细算到极致,自己设计、自己买材料,花了三个多月才装修好。可又没有钱买家具了,只能先住进去,攒点钱买一件,一样一样置办起来。

房子在刘敏看来是人生的起点,所以从交款、交付、装修和入住的每个时间点都记得特别清楚,还写了许多分享心情的日志。“那会儿虽然很累,但是我这几年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我很喜欢这个家,全部的感情都在里面。”刘敏说。

跟方东夫妇买婚房不同,住在海港城的邻居王永亮是卖掉老家的房子,携家带口到滨海新区安家的。王永亮在宁夏石嘴山长大,父亲在煤矿当了一辈子的工人。在石嘴山大武口工作4年多之后,2008年底,他被原单位的供应商联合矿藏挖走,来到天津滨海新区工作。一年前,他向同学借了3万元,又从家里拿了5万元,在银川按揭了一套16万多元的房子。来到天津滨海新区,王永亮买的是海港城1期的房子,在入住之前,他一直生活得很漂泊,从混租的小隔间,到一居室,再到两居室,租过各种各样的房子。长期搬家,让他没有安全感和家的感觉。终于在2012年下决心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他幸运的是老家银川的房价上涨很快,房子赚了一点钱,又借了十几万元,凑够了60多万元的首付款。

逃生

8月17日,邻近爆炸核心区的某小区居民,回家整理物品准备撤离

启航嘉园在爆炸地点南侧,直线距离不到800米。海港城在爆炸地点西南侧,直线距离不到600米,而就在距离爆炸地点不到500米的地方,海港城的第三期还在建设当中。没有人察觉到危险就在咫尺。方东告诉本刊记者,他搬进来的时候,小区北面是一片停车场和一些集装箱储运地,因为隔着一道墙,上班族的他们没有闲情逸致去探究里面的内容。

8月12日,方东两口子刚从越南度蜜月回来两天,给同事们发喜糖、送请柬,答谢宴定在了那一周的周五。晚饭后,方东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美剧《生活大爆炸》。22点30分许,方东听见外面好像有响动,由于客厅的窗户朝东,他当时并没有看到火光,只是以为工地上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并没有太在意。妻子因为旅行劳累,早就睡下了。方东看完电视,回到卧房,躺下没多久,就听到了爆炸声。他以为是北面的汽车爆炸了,一把把妻子拉到床和衣柜之间,趴了下来。刘敏吓醒了,她告诉本刊记者,因为在四川宜宾的家中经历过雅安地震,她对应急处理有点经验,并没有特别慌张,趴下的时候用双手紧紧护住了头和上身。

由于想弄清楚爆炸原因,方东趴到窗上去看一下,刚到窗边,第二次更为剧烈的爆炸发生了,整个窗子掉了下来,他一下被撞飞到2米多远的床上,脸上全是血。方东害怕伤了眼睛,不停问刘敏自己眼睛是不是受伤了,可这时屋里已经断电,什么也看不清楚。他们摸到了卫生间,方东用水不停冲,用毛巾擦脸,希望能看清楚一些,可血流不止,眼睛很快就被盖住了。大概过了半分钟,两人决定逃出去。

出门的时候,两人把鞋穿上,拿了一部手机,刘敏顺手把背包带上,里面还装着几千元刚收的礼金。楼道里一片狼藉,全是碎玻璃、钢筋条还有散乱的消防栓。刘敏告诉本刊记者,那是她最害怕、最绝望的2分钟。“以前地震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害怕,当时非常黑,我就怕再爆一次把楼震塌,就再也出不去了。”

一楼大门已经被堵上了,两人互相搀扶着从侧门逃了出来。很快他们找到了那辆刚刚按揭下来的车,当时车还能打着火。小区里到处是受伤的人,方东喊有人赶紧上来。两口子又拉了5名受伤的人,里面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虽然头上的血还在流,方东当时却没有蒙,他开车一路向医院赶去。

在车上,刘敏首先给父母打电话报了平安,要给公司领导打电话时,手机马上快没电了,她只好把领导家的地址记在了胳膊上。通往最近的泰达医院的路已经过不去了,大街上到处是哭喊的受伤者和拥挤的车辆,一切仿佛是电影中的末日景象。方东只能继续往前开,在妇幼医院先放下了女人和小孩,终于在12点40分左右,赶到塘沽中医院,这时他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有点晕了。

从外面目击了爆炸过程的是跟海港城隔着一座高架桥的金域蓝湾业主张夕。爆炸发生的时候,他正在距离爆炸点10公里左右的海上作业。23点30分左右,忽然看见南面冲天的火光,整个天都亮了,没隔几十秒,他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推了好几米,耳朵嗡嗡直响,再一看甲板上很多人也都倒下了。“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老婆的电话打了进来,让我快回家,家里出大事儿了。我当时脑子都是蒙的,从码头到家的路上,车速开到150,车的大灯都没开。”张夕说。

等到了小区,老婆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张夕告诉本刊,整个小区惨不忍睹,走廊的天花板和门都掉了下来。他从地下一层往上走,楼梯上都是血,很多人在喊在求救。一口气跑到17楼的家里,发现家里门和窗都破损了,家人并不在。赶紧下楼到小区再找,一直到12点30分左右,他终于联系上了家人,得知他们已经逃往西南方向永旺购物中心的大广场。经过一番寻找,全家人在凌晨1点的时候,终于聚在了一起。经历过生死,都哭了起来。因为受到惊吓,张夕3岁的儿子一直哭个不停,中间还吐过几次。

张夕的家也是婚房,他入住得早,看着周围从一片空旷到逐渐繁荣,金域蓝湾周围的配套设施越来越好,房价和租金也是周边楼盘里上升最高的,很多在滨海新区投资和工作的外国人愿意在这个小区里租房子。去年底,夫妇终于还清了房贷,没想到附近那些繁荣的物流公司里居然存放有致命的危化品,生活在刚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遭遇了爆炸。

当事人

8月13日晚,疏散群众在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第二小学安置点内休息

看见医生给丈夫的头上缝针,刘敏哭了起来。那么得来不易的婚房被炸得支离破碎,刘敏一共哭了两次,几天后她回家取东西,在床头竟然找到了匆忙中没有戴上的婚戒。刘敏告诉本刊记者,因为方东过日子很务实,觉得买房装修已经花了很多钱,婚戒完全是可有可无的,是她执意想要,为了攒钱买婚戒,两个人的婚礼才一直拖到今年7月份。

谁应该为夺去如此多生命和家园的城市爆炸负责?在过去的十几天里,跟已经发生过的天灾人祸一样,全国人民先跟着专家复习了一遍化学知识以了解爆炸可能的原因,又学习了港口城市的行政区划以了解交通部和天津市政府谁才是爆炸区域的主管机构。随着媒体追责的深入,又学习了如果在港口从事危险化学品物流行业,需要哪些报批手续。2011年国务院颁布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六条,新建、改建、扩建的危化品仓库项目必须经过安监部门的审查。这个安监部门却不特指安监局,在第十二条里规定,港口建设项目,由港口行政管理部门按照交通部规定进行安全条件审查。

在这样的设计下,要从事危化品的物流,既可以到安监部门去申请《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也可以去港口部门申请《港口经营许可证》,通向这个高利润高风险生意的道路不止一条,出事的瑞海物流选择了后者。而为了获得《港口经营许可证》,一个核心的资料是提交安全评估报告,而这项被公布的安评报告给出的结论是合规的。

追逐利润的驱动让瑞海物流在其中钻营出漏洞。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权益高级合伙人赵春雨律师告诉本刊记者,现存的《安全管理条例》涉及安监、公安、环保、卫生、交通、民航、铁路等十几个部门,职能交叉,具体到天津港,安监部门和交通管理部门都可以审核,问题是交通管理部门不是专业的安监部门,它对危化品监管的水平和规范程度可能存在瑕疵。不同部门的监管方式存在差异、掌握标准不一致,容易互相推诿,造成监管空白。对从业人员管理的规定也很粗放。危化品生产和使用环节对从业人员资质和技术要求高,而运输、仓储环节要求低,存在雇用不具备资质的从业人员的可能性,这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相当于第一道防护的安全评价报告也无法令人信任。赵春雨告诉本刊记者,现在的安评报告主要由安监部门制定或者推荐的社会机构和企业出具,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为了获取利益,市场上确实存在迎合委托企业蒙混过关的情况。根据新华社报道,瑞海国际副董事长、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的儿子董社轩称:“当时做安评时,第一家安评公司说距居民楼太近,不符合规定,安评做不下来。后来瑞海国际董事长于学伟说别管了,他来弄,后来又换了家安评公司,结果就弄下来了。”

爆炸、危险品、死亡人数、原因、追责……作为旁观者,天津事件与其他同类事件并无分别。只是,距离爆炸地点不足千米的那些居民,他们更迫切的现实难题是:还能回到曾经的家,以及曾经的生活吗?

爆炸之后的第四天,美华大酒店门外,启航嘉园的业主打出了横幅“启航嘉园难民请愿”,几十人的队伍排列整齐,静静地站在原地,一旁有几名业主正在向公众散发请愿内容:他们希望政府尽快派人与他们沟通,对大家进行必要的心理疏导,告知他们返回家中取东西的时间,同时尽快查明事故责任,制定相关赔偿标准,坚决要求政府采用回购方式解决房产损失。

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关于回购的问题,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回购的概念发生在甲乙双方发生商业买卖合同中。法律上的规定也让业主们的回购愿望实现起来并不容易。如果是没有交付的房屋,因为风险未转移,可由开发商对买房人进行相应赔偿,可如果是已经交付的房屋,风险已经转移到业主方,业主只能向侵权人和责任人要求相应的赔偿。政府在法律角度并没有回购的义务。

回购

天津万科清水蓝湾小区在爆炸中受到严重破坏。图为一户人家受损的客厅(摄于8月13日)

8月17日下午,完成登记的业主陆续在陪同下可以回家取出急需的生活用品。王永亮是在第二天上午回家取东西的,天上落着爆炸后的第一场雨,尽管为了防止危险品扩散,爆炸核心区早从8月13日起就开始修筑围堰,但人们仍然对雨水可能带来的污染外泄忧心忡忡。记者见到王永亮的时候,他正拖着两箱东西急匆匆地往外走,取东西的时间很短暂,他只能快速地将重要的物品收入箱子,下楼的时候又把冰箱里的东西倒掉,由于断电,冰箱里腐烂的食物臭气熏天。当张夕返回家中时,发现客厅里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了,几千元现金和iPad不翼而飞。他告诉本刊记者,小区里不少人家都遭了贼,丢失的物品多是一些容易携带、比较值钱的小件物品和来不及带走的现金。

跟已经入住而引人关注的小区不同,刚刚交房的双子座小区鲜为人知。周力刚刚还完助学贷款不久,因为结婚生子也面临买房子的问题。2012年开盘的双子座,到了2014年已经是尾盘,虽然可选择的余地不大,可它是精装修能省去一大笔费用。夫妻借钱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到6月底家具才买齐,周力查了黄历8月15日是搬家的吉日,可还没等到,房子已经被炸了。8月17日,周力穿着长袖长裤,走进没住过一天的新家。“隔着口罩还能闻到一股味儿,天花板、灯罩全都掉下来了,窗户玻璃、纱窗都震碎了,玻璃像刀一样狠狠扎在墙里。”

如此的家,还能回去吗?这是所有接受我们采访的业主共同的疑惑。

还好,生活没有那么糟糕。8月18日下午,业主们的情绪持续发酵,在第十场新闻发布会会场外面,天津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与业主代表见面,这一次他表示对业主的回购及赔偿会一管到底。希望开始燃起。

8月22日晚上20点多,据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天津发布”消息,滨海新区区长张勇称:经过多方协调,已有开发企业同意对受损严重的房屋按照市场化运作方式进行回购。另据当天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信访办参与沟通的业主代表称,政府目前同意以爆炸前市场最高价回购受损房屋,方式为自愿回购,更加详细的解决方案将在8月25日公布。

必将继续的生活,可以开始新一轮的想象了。

刘敏告诉记者,自从爆炸之后,她在半夜经常要醒来三四次。她和方东希望在处置房子后,最好选择一个二线城市,去过更加安静和缓慢的生活。王永亮至今还记得,几年前刚到滨海新区时的兴奋,现在他打算和家人返回银川老家。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业主均是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爆炸之后,谁来赔偿失去家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