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强奸教她们做人”——南非矫正强奸简考

如果诸君想集中了解人类的暗面,敝团建议打开维基百科的“仇恨罪行”(Hate Crime)词条。仇恨罪行指涉针对某一特定社会团体的歧视性犯罪。这些五花八门的罪行按照种族、宗教、性别、性倾向一一分类,也不知背后藏着多少条人命。但令敝团觉得颇为不适的,不是那些血淋淋的犯罪画面,而是“仅仅因为厌恶和仇恨,就可以施加罪行”和“仇恨罪行的加害者,一般并不会受到什么处罚”这两项事实。

长到12岁的年纪时,Pearl Mali已经知道自己和别的女孩有些不一样。比起正在飞速长高、举止怪异、言语间开始有挑弄气息的男孩子,Pearl发现她对女孩更有好感。与此同时,Pearl的母亲也觉察出了这个倾向,因为Pearl的打扮就像个假小子一样。

有一天,妈妈从教堂回来时把一个老男人带回了家,Pearl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能从他们两人的谈话中推断出“这事跟钱有关”,末了,母亲让她回自己的房间,并说如果Pearl不照做的话,第二天就没有饭吃。

老男人也进了少女的房间。

“他把门锁上了。当时我穿着睡衣,准备要上床睡觉了。他坐在床边,开始夸赞我长得有多美和发育得有多好。”他说要和Pearl同床共枕,然后开始动手动脚。Pearl自然大喊大叫,换来的却是母亲的一句:“你在制造噪音,闭嘴!”老男人让Pearl把衣服脱掉,她拒绝了,但力量的悬殊还是没能让Pearl摆脱被强奸的命运。

第二天早上,几乎崩溃的Pearl看到的一张“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母亲的脸。又过了不久,母亲让老男人搬了进来,接下来的四年里,Pearl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遭到强奸。母亲认为这能治好Pearl的“同性恋病”。她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而治好这种病的方法,就是让Pearl当一回真正的女人。

这就是大范围发生在南非、印度、乌干达、牙买加等国家的矫正强奸(Corrective Rape)。在敝团的认知范围里,强奸是一种罪行,一种威胁。却实在从没有想象过,在世界的一些角落,强奸是一种日常,一种疗法。

南非成为矫正疗法的重灾区,从法律上看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南非是第一个在宪法中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国家,并且全境允许同性婚姻。但另一方面,南非的强奸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上世纪末的一份联合国报告显示,南非每年发生的强奸高达50万起,平均每17秒就有一次强奸发生。每两名女性之中就有一名遭遇过强奸。而在接受一个医学研究委员会的随即匿名调查时,接受调查的东开普省(南非九省之一)男性中,有四分之一表示他们曾经实施过至少一次强奸,这其中又有75%表示他们的强奸对象在20岁以下,甚至有10%的人表示他们强奸了10岁以下的孩童。有相当一部分男性认为,被强奸的女性是“自找的”(asked for it)。

南非甚至已经养成了一种“强奸文化”,当你俯下身为前来修水管的工人指点损坏的位置时,他们已经可能已经开始从你隐约露出的肌肤中想象自己骑在你身上的模样;当你嘴上喊着“No”时,他们觉得那就是“Yes”的意思,并开始加大动作的幅度。这是岛国动作片的桥段,也是南非街头的事实。很多在南非的妇女听到的来自男性的威胁就是:“你知道么,我可以强奸你。”

所以,当听闻姑娘爱上了姑娘的时候,男人们自然不管不顾什么法律的规定。他们认为女人的性别角色决定了,她们应该时刻准备好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而如果她们爱上了同性,那绝对是染上了什么病,要不就是学了什么坏,“我要用强奸教她们重新做人”。

Clare Carter是一位来自纽约的记者,2011年,出于对南非同性恋女性恶劣生存状况的担忧,她扛上摄像机独自到达南非取材。两年多的时间里,她采访了45位矫正强奸的幸存者(相当一部分受害者在遭遇强奸后被杀害了),NGO的工作人员和LGBT平权运动的参与者。Pearl Mali正是她的受访者之一。离开南非之前,在东部城市彼得马里茨堡(就是1962年纳尔逊·曼德拉被捕的地方),Carter遇到了一群的士司机,其中的几人声称自己执行过矫正强奸,于是Carter采访了他们。

“如果我们想结束男同女同这些荒谬的事,他们就必须被强奸”,男人盯着Carter的镜头,“男人应该恢复男人该有的样子。而女人就是女人,她们必须时刻准备好并且乐意和男人们上床。”

“多被强奸几次,他们就自然不会想什么同性恋的事情了。”另一个人补充道。

乌干达的法律对同性恋者非常不友好,其国内的矫正强奸犯罪也很严重

在印度,有一些母亲为了把儿子掰直,甚至强奸了自己的儿子。无论男性女性,在遭遇矫正强奸后,大多选择了保持沉默。

让我们回到Pearl Mali的故事,遭遇第一次矫正强奸的四年之后,Pearl怀孕了。这迫使她第二次走向警察局控诉那个老男人的强奸罪行。四年前,警察面对Pearl的控诉只是微微一笑,不了了之。这一次,警察下达了限制令。可在Pearl分娩后不久,老男人就再度上门,强迫Pearl与之媾和。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Pearl被禁止给自己所生的孩子喂奶。因为母亲认为,喝了同性恋母亲的奶,长大之后的小婴儿也会变成同性恋。这就是矫正强奸阴影下南非女同性恋的生存现状:饮下名为强奸的药剂,生下不能抚养的样子,对这一切只能缄口不语,因为家丑不可外扬,法律不会应声。

敝团实在无意参与那些同性恋到底合不合理,有不有病的讨论了。只是有一点要提醒诸位,在我们唇枪舌剑的时候,每一次分针的跳动,都可能代表着,一个鲜活的生命,正在接受疼痛的“矫正”。

(本文主要在The shocking practice of 'corrective rape' - aimed at 'curing' lesbians一文的基础上考察,并参考了“I could rape you, you know that?”和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来源: 费事考察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用强奸教她们做人”——南非矫正强奸简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