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把逼捐比作“强奸”?

据法制晚报报道,网上传出天津市南开区教师被要求为“8.12”爆炸事故捐款的消息,有网友还晒出一份通知的图片。该通知称:“现正值放假期间,学校可先支付支票,不能单位公款代交,可在教职工工资扣除相应金额。” 对此,南开区政府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组织定向募捐,是应党员干部要求。

捐赠的本质是自愿,但“逼捐”在生活中却很盛行。用直接扣工资的方式募捐堪称最粗暴的“逼捐”。而被逼捐者常常怨声载道却毫无办法,企业家冯仑就在一次“公益演讲”中说:“如果是我自己选择要捐的钱,我捐得很开心,但你逼我捐钱,那不是跟强奸我一样吗?”

这些“强奸”都是怎么得逞的呢?

●民营企业的烦恼:“不捐款别找政府办事”

据北京青年报道报道,2014年8月,广西合浦县石康镇原本财政拨款80万元的镇政府大院改造建设项目,摇身变为800多万元。卖地筹款填不了缺,最后百余万元就靠企业“捐资”:深圳老板20万元,矿业公司10万元,爆竹厂6万元……为了让企业乖乖掏钱,镇政府工作人员再三“登门协商”,甚至就捐款事宜召集企业开了至少两次座谈会,政府工作人员在会上明确表示不捐款的企业,今后就“不要找政府帮忙办事。”

石康镇一家企业负责人称,由于多数企业当时自身运营困难,并不愿意捐款,后来镇政府几名工作人员3次上门就捐款事宜进行协商。2013年4月,工作人员甚至拿着已经写好的收条,再次要求捐款5万元,在这位捐款人的坚持下,最终“捐款”3万元。

另有捐款人透露:“媒体曝光后,政府工作人员挨家挨户走访捐款企业,要求企业在接受媒体采访和纪委调查时承认主动认捐,否则今后办事会有麻烦。”

●公务员的“便利”:直接从工资中扣

公务员也深受变相强制捐款之苦。

据中新网报道,2014年8月,东莞大朗镇的多位公务员曝光了该镇“摊派教育募捐参考标准”:“正科6000,副科5000,正股(副股)3000,其他公务员、在编合同制人员、合同制人员2000,合同制以下人员自愿。”据了解,大朗镇教育发展资金的发起人为镇教育局。为此,大朗镇专门成立了教育募捐活动监督组,并制定了《大朗镇教资基金管理办法》,还向社会公布了接受募捐的银行账户名:“东莞市财政局大朗分局”。

据新华网报道,“行政逼捐”花样繁多。“教育资金募捐、乡镇道路改善募捐、治水工程资金募捐等等,也不说你同不同意,上级部门就强行从工资中扣除。”一位公务员说。

水利系统的工作人员易伟入职两年,每年都被要求对两个固定项目捐款,一个是“向实行计划生育的贫困母亲献爱心”捐款,另一个是为定向帮扶的贫困县进行捐款。

●学生家长的顾虑:“不捐款就站外面上课”

据新华网报道,2011年3月,一条名为“敛财有方,家长就这样被娄底一中‘自愿捐款’300元”的网帖成为各大网站热帖。帖子称,娄底一中初二年级要搞多媒体教学,号召“家长本着完全自愿的原则,每个学生家长自愿捐款不低于300元。”

据该校同学介绍,3月21日下午,老师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捐款信,要求第二天就交钱,并在信下方的回执单上填上“某班某同学的家长承诺自愿捐款”。

一位男同学则说,老师虽然说捐款是自愿,但也说了“不捐款的同学上多媒体课时,就站到外面”等话。

这种所谓的“自愿捐款”,实际是“挟学子令家长”。更有网友直言称其为“摊派”。

●被逼捐者为什么转身就是逼捐者?

普通人经常要面对上级、组织的逼捐,并为此感到愤怒。但他们却认为自己有权监督富豪、明星、企业有没有捐款,捐了多少。

王石和马云就是同病相怜的“难友”。2008年汶川地震,王石捐了200万元,被骂得狗血淋头。随后他试图跟网友争辩:“万科捐出的200万是合适的。”并且爆出了“普通员工限捐10元,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的规定。结果就是王石再次被舆论淹没,不得不几次道歉。当时有句评论是:“虽然你王石登上了珠峰,但是你的道德高度还没有一个坟头高。”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网友又跑到马云微博下去逼捐,还列出了理由:“一,你有钱,你应该捐款;二,人家娱乐明星都捐款了,你更应该捐款;三,如果不捐钱,迟早你会身败名裂。”

除此之外,近年来在国内彩票市场里,“中大奖就捐钱”似乎已成为一种“潜规则”。广东省电白县18岁女孩蔡燕梅患有尿毒症。蔡家已花掉10多万元,负债累累。如果要彻底康复,蔡燕梅必须换肾,手术费用逾20万元。2010年3月26日,数名网友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来到中出大奖的投注站,手拉“救救蔡燕梅吧!伸出援助之手,让18岁的生命延续”的求助横幅,呼吁当地刚中了1200万元的大奖得主捐资救人。

除了“本土大户”,大众逼捐的对象还包括外企。

汶川地震后,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国际铁公鸡”排行榜,三星、诺基亚、LV、麦当劳、肯德基等跨国企业都名列其中,被网友拷问着“良心”,皆因它们要么没捐助,要么捐助的金额不够多,网友认为和其身份不匹配。

当时,逼捐很快从网络和短信上的口诛笔伐转向了消费者的身体力行。2008年5月20日上午10点左右,四川南充市五星商业步行街上的一家麦当劳餐厅聚集了上百人,抗议麦当劳不捐款。餐厅的门口,被贴上了超大打印版的“国际超级铁公鸡”。在四川攀枝花、陕西西安、山西运城等城市,肯德基也遭遇了不同规模的围堵。“很多餐厅不得不暂时停业。”

许多人把“逼捐”归咎于中国不成熟、不健康的慈善文化,但“逼捐”的背后,实质反映的是社会对私有财产和个人意志的不尊重。

过去几十年里,公民私有财产被大规模侵犯的事件多次发生,甚至私有财产被长期从国家层面认为是有害的,是应该被消灭的。这也是“被逼捐者”总是摇身一变成为逼捐者的重要原因。

来源: 凤凰新闻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把逼捐比作“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