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身为发言人也挺憋屈的?

5年前,动车事故,王发言人一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举国哗然,王也黯然去职;5年后,渤海边爆炸,龚副部长在数天后,被问及谁是救灾总指挥,答曰下去了解后回答,让人哭笑不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牛弹琴(bullpiano)总觉得,前提还是要强调一下:从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可怜人,外表诚恐,内心憋屈!

他们被要求有应对舆论之责,但其实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第一,他们对事件来龙去脉、处理过程,可能并不充分了解;第二,他们毕竟不是主官,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们可能也没有充分自信和授权;第三,他们最期望的,就是记者们高抬贵手,发布会赶快结束吧。

可能,在发布会上,他们正襟危坐,一脸肃然;其实心中,早已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冤有头债有主,自己的责任自己负,凭什么让我们当炮灰?!

牛弹琴也算参加过很多次国外的记者会,有感触的两点是:重大事件中,一把手要站出来,这能有效应对各种猜测;第二,即使是发言人,他也参与决策,不仅仅只是传声筒。

10多年前在以色列,每次重大爆炸后,政府新闻官和记者同时奔向现场(逆向奔走的,不只有消防队员)。很多次,政府的新闻办主任(相当于内阁级官员)就站在现场,回答各路记者的各试提问:谁发动的爆炸,伤亡情况如何,政府领导的反应,下一步怎么办……

几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几分钟后,文字版的材料传递到各个记者手中,数据也在不断更新,以色列的声音传遍世界……

在美国,爆炸不是三天两头,但各种危机事件总也不断,部长、市长出来应对媒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发生了重大事件,你亲自走到台前,你接受记者的质询,你回应民众的关切,是你的职责所系,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越回避越有鬼。

其实,这种氛围,也传染到国际组织。记得当年世界银行行长沃尔福维茨(就是推动伊拉克战争的那位),以及好色的IMF总裁卡恩,有几次例行记者会,不巧当时正好卷入绯闻,两位老兄战战兢兢上阵,面对记者们一连串的追问,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冒出来,打发了这个记者,那个愣头青又提问……

牛弹琴亲眼看到两位脸色铁青,口不择言,上面是回答,下面是嘘声……他们还须硬着头皮继续应付,应付了这一场,还有那一场。他们是一把手,享受着准国家元首待遇,但没办法,出了问题,你也回避不了。

即使主官偶尔缺席,发言人也往往被充分授权,他本身就是决策体系的一部分,而不只是一个传声筒,也一般不会有一问三不知的尴尬。

当然,牛弹琴也理解有些天朝主官的苦衷。别看我名义是市长,但所有事情,也不是我说了算;我名义是个局长,但这个事情其实是谁的关系……唉,理解理解,有些制度问题,我们确实是发展中国家;也理解你们毕竟不是辩才无碍,面对记者,也会紧张,可能还会说错一两句话。

但回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固然,官大一级压死人,主官不去,可以压副手去;副手不去,可以 驱小喽罗顶上。但对老百姓而言,越回避,越可能有问题,人们不禁会猜测:难不成有更大的内幕?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这种状况,难道真如老大讲的:出了问题,更无一个是男儿!

至于那些发言人,真的很同情你们。你们用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吸引了记者们的火力,其实真很悲壮。而且,你们用: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不掌握,婉转地表达了自己的敢怒不敢言,以及一肚子的憋屈。

只是,哪些无辜而死的冤魂呢?人心都是肉长的,想想他们吧,想想他们可怜的家人和孩子吧!唉,不由想起了戏文中的一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来自:WeMedia联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其实身为发言人也挺憋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