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寄生虫的确挺可怕的

钩虫、蛔虫和其他种类的寄生虫已经在哺乳动物身上繁殖了数百万年。尽管现代的卫生条件有很大改观,寄生虫感染仍旧对人类卫生与健康有着灾难性的影响,尤其是在不发达的地区。本周,《科学》杂志刊出了两篇研究报告,是关于探究寄生虫感染怎样通过重新唤醒潜伏期病毒和阻碍抗病毒防御机制来破坏免疫系统的。

以下组图中的寄生虫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一些寄生虫感染病的罪魁祸首。它们造成的全球性疾病威胁远远超过我们较熟知的传染病,如疟疾和结核病。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科学》杂志本周期刊版。

美洲板口线虫(Necator americanus),简称“美洲钩虫”,也常被称作“新世界”钩虫,美洲钩虫常粘附在宿主的小肠绒毛上大肆吸血,造成腹痛、腹泻和体重下降。

绦虫(Tapeworms),绦虫用它们头部顶端的钩子和吸盘,将自己吸附在宿主的肠壁内膜上。

猪带绦虫(Taenia solium),也叫猪肉绦虫,尽管肠内感染一般是无症状的,但是猪肉绦虫幼虫(囊尾蚴)会寄生在大脑、肌肉和其他身体组织上会导致囊虫病。猪肉绦虫是发展中国家成人癫痫病的一个主要致因。

曼氏血吸虫(Schistosoma mansoni),血吸虫也称裂体吸虫,它导致了具有世界上第二灾难性的寄生虫疾病——血吸虫病。血吸虫病在美国本土没有发现病例,但在发展中国家的儿童中很常见。

犬恶丝虫(Dirofilaria immitis),也称“心丝虫”,心丝虫是一种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的线虫,主要感染狗类,但也会寄生在其他动物身上,如猫和鼬类。心丝虫很少感染到人。

犬弓首蛔虫(Toxocara canis),也叫“犬蛔虫”,犬弓首蛔虫主要感染狗和其他犬科动物。其幼虫完全长大后,有9~18cm长。

人蛔虫(Ascaris lumbricoides),简称“蛔虫”。雌性蛔虫每天产卵多达20万粒。美国疾控中心(CDC)估计,世界上有8.07亿到12.21亿人被蛔虫感染。

来自:“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些寄生虫的确挺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