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

1993年《青蛇》发行的时候,我只有5岁。小时候偶尔能从CCTV里面看到《青蛇》的删减版,觉得这是爱情片。现在回过头来看完整版,本片更像是引人思索的情色片。除去电影技术方面的影响,本片在情感烘托,细节寓意,构思巧妙,堪称佳品。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法海几乎拥有一个女人心目中完美男人所具备的一切,无暇俊朗的外表,高深强大的法力,纯清自洁的内心,在庄严肃穆的皮囊之下,潜藏着禁断的雄性诱惑。

而如此接近完美的一个男人,大抵唯一的缺点就是六根清净,不近女色。

此人刚直不阿,潜心修炼二十余载。自认正义的审判者与执行者。

然而就在他追求成为“神”的路上,迷失了。

因为他克服不了自己的魔障。

灭七情,禁六欲。

一心只为成登峰造极的“神”。

就在他修炼定力的时候,却遭遇了自己的心魔。

那雨中赤裸孕妇玉体横陈的诱惑,你越是克制自己的回忆,你越是会回想起。

在梦中当他嗜血执剑斩杀自己的“心魔”(也就是性欲)的时候,早已与出家人以慈悲为怀的理念相违背。

所以梦醒之后,佛祖雕像的面部金漆脱落。

他是人,拥有七情六欲,注定成不了神。

被压抑的欲望就如同那一团打坐的坐垫燃了起来,你愈是压制,反扑起来愈加凶猛。

而后与小青的缠绵之中,他破了自己的色戒,不配为出家人。

他一生苦练修行,致力于降妖除魔,捍卫人间正道。

然而何为正,何为恶,何为对,何为错?

法海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的正义就是天下人的正义。

所以最后法海败了,彻底地败了,金山寺和尚众人的惨死便是他的牺牲品。

一败,擅废蜘蛛老妖道行是过。

二败,妄除色戒输予小青是过。

三败,不辨白蛇非妖为人是过。

不明是非,降服蜘蛛老妖是错;

不解色欲,妄自以淤代疏是错;

不辨真情,金山斗法白蛇是错。

败,败,败。

错,错,错。

一步不慎,步步皆错。

众生皆苦,孰能无过。

我们只不过是生命的傀儡和玩具,当那牵线被去掉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倒下。

也许正如同《权力的游戏》那一句台词一样,世间唯一的真神就在女人的两腿之间。

许仙,一个懦弱的书呆子。

最开始出场的时候,他作为私塾老师还在训斥不专心读书,而去写情书的弟子。而与白素贞陷入情愫之后,自己却也茶不思饭不香,沉醉在白蛇赋予他的温柔乡里面。这样的情节是多少迂腐读书人可笑的梦想。

而当他得知两名女人是妖非人之后,他一则不问自己内心,白素贞如何善待自己和医治他人;二来不敢当面质问,变着法子用雄黄酒来试探自己的女人,典型的空有色心却无应有的担当。(此时两人已经成亲,白素贞唤他为相公)最终使得自己被小青的巨蛇形态直接吓死。白素贞以一女子之身,不得不以身犯险,前往昆仑山采取灵芝草救他。

后来法海出现在他身边,赐予他佛珠,警告白素贞和小青两人皆为蛇妖;当他明白一切的真相之后,他并没有当机立断做出一家之主的决定,而是继续选择逃避,掩耳盗铃。眼见说服不成,转身便向两名女人下跪求情。许仙的懦弱与自私在此处展露无遗。

随后法海前来破除妖宅,显出原形的时候,他便再一次下跪。

他的求情并没有感动法海,被逼得气急,他抡起自己的拳头想要殴打法海,却被法海一招制住。堂堂读书之人,无实力,无担待,无气量。当他被法海强行带上金山寺,要他割断红尘,法海这样训斥他道:

“许仙,人世沉迷于贪。你沾完色,又想要财,这全都是贪念。你爱完一个又一个,也是贪念。如果再沉迷下去,就会被妖怪控制。”

他只得赌气地说了这样一番话:法海,我才不会像你说得那样呢,就算这样,也不关你们出家人的事。我沉迷于女色也不管你们的事儿,我不想修行,沉迷于女色,我愿意。我舒服,怕什么,我愿意。你们这是妒忌我,妒忌我。

但直到最后一刻,他依旧没有为自己而选择战斗,没有为自己的女人而战,他选择了妥协于强权,没有直面一切残酷的勇气。也许你会说高墙是无法被推倒的,他只是一个书生。但这是一个选择与态度问题,我的血还没有流干,为自己所爱,所信仰,所珍惜的一切而去抗争,敢与天争。·无论他是否屈服于法海,白素贞都不会善罢甘休。许仙读了一辈子的圣贤书,却做了一辈子的糊涂蛋,不辨事理,不分是非,不察人情,他的悲剧亦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最终当他剃度成和尚之后,小青选择了一剑刺死了他。他背叛了自己的所爱,让白素贞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了泡影,只留下一个遗孤子。小青替自己的姐姐觉得不值。他罪该一死以殉情,与逝去的白素贞一起。

无论是法海,还是许仙,无论他们外表如何的“不近女色”,最终,一个被小青破了自己的性欲上的定力,末了还大开杀戒;另一个则是与白蛇成亲生子,却又嫌弃其妖道的出身,懦弱且自私。欲望就像一团与生俱来的火焰,男人们口口仁义道德,鄙夷情欲,最终逃不过一个“色”字,色字头上一把刀。

整片下来,我无法看见任何一个真正的男人,无论是片头处祭祀为反映人性丑陋的妖面男,还是途中酱油,迂腐功利的瞎眼道士,抑或是身为主角的许仙与法海。在如此男性为主的封建社会里,白蛇以自己妖道的一片真性情付出,为情所困,为爱痴狂,义无反顾,但可叹的是缺乏识人的眼光,所托非人,性子刚烈如同杜十娘,身为女子终究是无法把握自身的命运。最终只落得以悲剧收场,自然便是情理之中了。

放眼人界之中,男不若女,妖比人真,人不如妖罢了。

红尘若梦,及时行乐。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36689667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