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做饭难吃的老妈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 Jennyyy

别拦着我!这题我一定要答!

体验?你们知道吗?我最近去健身房的一大动力就是可以顺便在罗森买饭,然后就不用吃母上大人亲手做的黑暗料理。罗森的盒饭!人间美味!吃到第一口已经快要流下泪来!最后一颗米饭也想给它吃下去!太好吃了!

在香港的时候,同学喜欢搞下厨聚餐,我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因为!因为无论是太咸的,太淡的,有点生的,有点老的,忘加盐的,盐加成糖的,我都吃的津津有味,都能由衷的说出“好好吃!!!比我爹妈做的还好吃!!”。哪怕同学仅仅是把所有配好的调味料塞到鱼肚子里面煮十五分钟,我都觉得简直好吃毙了!

所有的朋友,知道我爹妈厨艺梗的,分为两种:一种一听到我抱怨就会安慰我,说下次带我去吃好吃的(在此感谢你们,鞠躬!);另一种更过分,如果听我说我要吃饭,就会让我发一张我吃的饭的照片,让他们感受一下他们的幸福生活。

大家暑假寒假回家都是会胖的对不对?我是会瘦的!会瘦的!会瘦的!你们感受一下!

我爹妈都是黑暗料理界的高手!实事求是地说,我爹还是有厨艺的,只不过他很多时候都过于自信,喜欢尝试一些匪夷所思的搭配:

举个例子,自从他听说往粥里加杂粮对身体好之后,他就毫无克制地往粥里加杂粮。杂粮和米的比例大概是9:1,然后你们也知道杂粮什么的尤其是莲子什么的很难熟啊!水不够!所有的东西都是半熟不熟的!一小碗的粥,我可以吃出20+半熟不熟的莲子!15+苦了吧唧的红枣!没煮熟的薏米枸杞我都懒得说好吗?

而且我本人胃不好,本身就消化不良,吃这种东西一定会难受一天,就像是上酷刑一样!然而我爹一定要逼着我吃下去啊!说是“这是对身体好的”。不然就展开中年男子之唠叨神功:“你爹我真不容易,又挣钱又要做饭,这种男人哪里找。我辛辛苦苦做饭了你还不好好吃!”

自己的爹做的,含着泪也要吃完。

对于难得回家的我,我爹有天问我,你是想吃香菇鸡汤还是笋干排骨汤?我跟他说随便吧。结果你们猜我吃到了什么?!

香菇笋干乌鸡排骨汤!
香菇笋干乌鸡排骨汤!
香菇笋干乌鸡排骨汤!

那厚厚的一层油!那种鸡皮和猪肉混合一起的酸爽!那种难以言喻的味道!真是让我终身难忘啊!

因为香港都是有肉没菜,所以每次回家我都跟爹妈说,我想吃菜,别做肉了。然而爹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答应我?他们坚信,不给吃肉,等于虐待。直到有天不知道在哪看到,光吃肉没有纤维质对消化不好,他们对我说,考虑在晚饭中多加一些蔬菜,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然后你们知道我晚饭吃到什么吗?

西芹乌鸡汤!
西芹乌鸡汤!
西芹乌鸡汤!

我爹洋洋得意地说,乌鸡给你补身子,西芹有丰富的纤维质,这样一来,一举两得!

一看就不是亲生的对不对……

跟这种相比,什么西红柿海带紫菜蛋花胡椒汤啦,什么糖醋藕片炒排骨啦,我都懒得说……不过公平点说,如果来客人,我爹好好做,味道都还是不错的。

我爹的另一个黑暗点,是他的记忆力不好。

这个本来跟做菜没有关系。但,他的记忆力是用来记我喜欢吃什么,然后做给我吃的。

大概是我初中的时候,我喜欢吃一切糖醋的东西,糖醋藕片啦,糖醋排骨啦,等等。

我爹自从发现了这一点,就连续不间断的每次下厨都给我做这两个菜。大概在两年之后,我就已经真的吃伤了,并且向我爹表示,请不要再做这两个菜。不过,我也说过了,我爹记忆力不好。

直到今天,也就是我25岁,他上次来看我,专程出去逛了一圈,然后回来说要给我做我喜欢吃的菜。

带着不祥的预感,我在餐桌上果然看到了熟悉的糖醋藕片和糖醋排骨。

为了对我爹的爱,内心流着眼泪吃完了。

就因为这个,我觉得我一定是个很专一的人,你们还见过别人能把一个菜连续吃十年以上吗?只有我了对不对!

跟我爹不同,我娘是很努力想要做好的,但是可能自身厨艺所限吧……

我吃过根本啃不动看一下夹层都是生的空心菜……
稀到根本乘不起来的小米粥……
咸的要死的肉和一点都不咸的土豆组合成的土豆烧肉……

这些都不算什么。

有一次我妈心情很好,做了条鱼,我从看到那条鱼出现在餐桌上的第一眼,我的内心已经在哭泣了。

我吃了一口。我妈问我咸不咸。

说真的我吃不出来,全都是一股酒味和橄榄油味。

我耐着性子问我妈,这怎么做的?我妈说,她怕腥,所以加酒浸泡了一个小时,然后快做熟的时候发现自己忘记放油,因此加了橄榄油之后就上锅了。

鱼不都是要蘸汤汁的吗?然后那个鱼下面的汤汁就是一层冷冷的橄榄油,油下面一层酒,酒下面可能还有一层酱油。你们可以任意感受一下。

我跟我娘说,不如不要做这么复杂的料理,我们就做简单的东西吧。

那之后我每餐晚餐都吃的小米粥和切片的西红柿,五个,切片的,西红柿,一定,要,吃完。

小米粥和五个,切片的,西红柿,我连吃了两个星期。后来就是切段的黄瓜。总之都是生的基本不需要料理的食物。

我跟我娘说,考虑加点生菜也好啊,你平时做的炒生菜加了太多油了,可以学香港那些食肆的做法,就用水过一下,然后再上面淋点蚝油就行。我心里想,这总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然后在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盘黄色和棕色混杂的物体:黄色是变黄了的生菜,棕色是蚝油。然而,棕色的大小大概跟你们吃匹萨中有馅料的部分一样大。

我问我妈:“我们家蚝油不要钱吗?”

我妈说:“难得你在家,不能省油。”

总结:

就这样,在家呆了两个多月的我,已经进化到生无可恋(除了罗森的盒饭)的程度了。现在进食对我来说,毫无乐趣,毫无指望,就是完成任务。

我妈刚才推门进来问我中饭吃什么,我说做你最拿手的吧……
反正我无论说啥,做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不是我要的……

最后,解释一下,我会做饭,但是如果我提出要做饭,爹妈会很生气,因为感觉我在变相指责他们做的如此难吃,以至于如此懒的我都要自己做饭。因此我还是默默地吃着黑暗料理,并且憧憬着罗森的盒饭。

好想吃罗森的盒饭啊T T!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764124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一个做饭难吃的老妈是怎样一种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