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来一碗红烧肉

小时候,对于肉的念想是淡而又淡的,记得的反而是一支花脸雪糕,一盏照着手工书自做的小桔灯,一个小伙伴生气了用来求和的跳伞小兵,一半饿了从奶奶碗柜里偷拿的馒头,一条蹭脏的新裤子,一群不知疲倦的小朋友,一日日乱跑在巷子里愉快的童年,一帧帧定格在心上天真的灿烂……

相比这些有趣的事,吃肉自然是淡的。时间残酷在于不可抗拒的成长,我们念书、工作、恋爱、成家……做着一切大人需要做的事,过着始终平淡的日子,简单的三餐,规律的作息,有常去的公园,偶尔想的一个故人。

生活需要安稳,心情需要点燃,所以我们需要爱情,需要煎炒烹炸都过一遍,需要热热闹闹有劲儿的活着,蔬菜吃多了,就需要结结实实的一碗红烧肉。平日里工作忙,周末了自然醒来,不化妆给脸也放个假,简单的T恤运动裤,挎着菜篮子去菜市场,做红烧肉最好的是三层五花肉,一层一层肥瘦相间,烧出来肉刚好不柴也不腻。

男友钟爱香菇,卤蛋,挑好干香菇,新鲜的鸡蛋,回家一锅烧了,香菇和肉的香气相互碰撞又融合,慢慢被鸡蛋全部吸收,搭一碗白饭,和喜欢的人大口吃掉,是简单又实在的幸福。

说到烧肉,简单也难。简单不过是就怎么写就那几个步骤,难的是不同的人总是会做出不一样的味道,这味道又怎么恰好对了那人的胃口。我的习惯是五花肉切1.5厘米的方块,先焯水去腥,控干净水小火入锅,烘干肉里的水汽等表皮渐渐出油,下葱、姜、蒜、花椒、八角、辣椒、冰糖,保持小火把调料本身的香气都激出来,淋入少许油翻炒肉至表皮焦黄,依次烹酱油、老抽、料酒、陈醋、腐乳汁,待各种调料的香气和肉香充分融合加开水,刚末过肉为宜。

大火滚汤后,下洗好的干香菇和煮好的鸡蛋,转小火,慢,炖。其中:肉块不宜太小,影响口感,不宜太大,不好熟;干香菇不用提前泡发,直接丢入汤里让其慢慢吸饱肉汁,吃起来更香醇;必须加开水,冷水会使肉收紧,不易炖的软糯;鸡蛋煮好切花刀,漂亮又易入味;最重要的是耐心,不急,慢慢等一锅食材融汇,和而不同,满屋肉香。食材是最忠实的伙伴,每一个步骤都精心、细致,她才会馈以美食,糙、燥、急都是大忌。

常常感慨这个时代太着急了,身处在时代的我们也太着急了,每天无用信息的大轰炸逼得我们浮夸娱乐又八卦,网络联系畅通无阻,真心的朋友相顾又总无言。

匆匆见了路人甲乙丙,又没有勇气好好爱一个人,喝了太多伤身的酒,说了太多言不由衷的话,胡乱的混着生活。那么为什么不找一个周末,放慢生活,收拾好心情,细细准备食材,慢慢炖出一碗红烧肉,等待的时候,看天空悠远,听老歌缓缓,静静地想想自己爱过的人,走过的路。

图&文/雁流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周末来一碗红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