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朋友的自述

前两天认识了个变性朋友。找他写了段自述,关于自我认同、变性手术等,分享给大家。希望无论何种性取向的你,能对自己诚实,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做自己本来的样子,爱自己。

他(FTM,female to male)的自述——

说到出柜,我算是情况非常简单的。由于在英国留学,同学都表示理解,不少还自行去查了资料,然后善意地表达了他们的一些提议。我爸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他基本上没有任何主见,家里一切事物由我妈主导。其实他一直都顺着我的喜好来,我从小就很喜欢和他待一起。他喜欢功夫,我也很有兴趣,他就主动教我打咏春架子式和出拳技巧等(还开玩笑说我偷学他练功),叫他亲妹帮我收集数码暴龙卡片,给我买爆旋陀螺什么的(虽然后来被我妈发现制止了)。我计算到我同我妈出柜后她会第二个告诉我爸,我也从来没有和我老爸出柜过,但他竟主动改口叫我“傻仔”(虽然我很不喜欢他叫成傻子)。

所以我只需要同我妈花点心思。

第一次同她出柜,我有点尴尬。我准备了性别认同障碍的维基百科(这份资料属于她不会仔细看的那种枯燥的文字),给她看完后告诉她,我是“性别认同障碍”。她问我:“你什么意思?你还是喜欢男的对吧?”我回答是,她就说“每个人有自己的路,你长大了选什么路都和我无关。”。我当时为她的开明度吓了一跳,因为以我的推测来看,她这么说的几率无限接近零。

果然后来证明她并没有明白。她在半年内重新提起叫我买裙子一事(除了必要的校服我不会穿裙子,在她费钱买了几件裙子给我被我当成衣柜饰物后,已有4/5年没提起买裙子一事了)。的确,我也是准备的不太妥当。因为“性别认同障碍”是一种病,是旧时代的名词,它相之于跨性别者,就像“同性恋障碍”相之于同性恋群体一样,是缺乏认知的(但当时的中文版维基百科对“性别焦虑”词条并不完善,“性别认同障碍”词条也没太多不恰当的形容,就被我拿来将就着用了)。所以她极有可能把这当成了一种病。于是我第二次和她出柜,直接和她解释,她听明白了。她暴怒:“当初就是看你是个女娃才没把你丢掉,我一直想有一个可以被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公主。如果你是男的那么也别念书浪费我钱了,我当没生过。还有,你绝子绝孙不要紧,我不能!”我当时脑子第一反应的是“卧槽好恐怖”。回想我妈从小就在把我当成一个她私有的洋娃娃,她这种突然失去自己倾注心血打造的物品的心情,我也可以联想出来。由于她的反应完全在我预测的结果内,我有十足的心理准备,并没有受到打击。于是我继续研究让她舒心接受的方法——不将目标放在完美上的实干家不是好的出柜者。

后来有一天,我和她和老爸一起开车去吃饭,她突然在车里发火,大叫:“我宁愿生个妓女也不会生一个变态、脚底泥、垃圾!”这句话处处充满了认知缺陷,所以我受的打击不大,反而更关注她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我立刻用手机上百度搜索了一些关键词,点进去速读了一些网页内容——如果她看到的是我看到的那些资料,她这么想的确也无可厚非。她又提到了要将我送去青山(青山医院是香港对精神病院的代称)——然而青山医院设有性别诊所,是香港唯二一间有资格为跨性别者做父母开导、荷尔蒙调节、正性手术的医院。她这么说,嘿,无异于羊入虎口。我立即和她打赌:“我们就去青山医院看‘病’,如果医生说我有问题,我就接受‘治疗’。但如果医生说有问题的是你,你就改正你的观念。问题完美解决。”可惜不知道是我态度太雀跃了还是她敏锐地感到了自己世界观崩塌的危险,她坚定地拒绝了我的这份赌约。

现在她决定去澳洲定居,处于想与我杜绝关系的状态。说实在这结果我认为是不错的,起码她没有积累负面情绪,没有气出病来也没有把我扔到大街上。她心情自我调节的不错,从以前的“整个世界都围着我的洋娃娃转”,将关心重点重新放到她自己身上。这对她来说是件大好事,毕竟无论谁,以自己为中心转都是件身心裨益的大好事。我也非常受益于她的这种状态。起码她不再买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说“我是为你买的,你把它们全吃了”,结果全部放到过期、或者“你不做运动,我也不做”,硬把我绑去做她那种美名其曰“运动”的“龟速走”。我变相也有更多放在自我提升上的时间和精力。

——然后我回复他:能不能再写点比如你变性的计划,对于变性手术的了解?今天我写变性用激素可能导致无法长寿,有人指出我这个是有误的。你也可以谈谈。

他的回复——

我收集的有关变性手术的资料在这个网站:http://transgay.lofter.com/post/1d4ca93d_7c9fe88

我的变性计划比较简单,激素+上身手术。下身手术看情况决定。

九月份回到英国后,联系一名全科医生(GP,General practitioner),要求他转介我到性别诊所(GIC,Gender Identity Clinic)。这个流程很快,看2次医生就差不多了。预计用1个月。

性别诊所需要排期,可以争取到四个月以内。具体是确定性别认同以及身体状况符不符合适合服用激素的情况。听说有要求当事人有1年的目标性别生活经验的,这件事我还没确定,所以我告诉你的是“1-2年内”。

服用激素也要排队,大概也是四个月左右。国际上常见的FTM激素叫睾酮(testosterone),英国流行使用针管注射形式,一个星期注射一次。一次大约30-80 RMB。

用激素会导致无法长寿是一个谬误,数据采样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医生指导下服用激素的跨性别人士”,其中包括了许多自行用药以及吃其他种类的激素的人士(比如泰国人妖寿命短至只有30年也是不对的)。事实上在医生指引下正确服用并不会影响寿命,最多提高一点患某些相关疾病的几率。进行激素替换(HRT,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的人士每六个月会验一次血,以第一时间发现疾病及调整用量,可以说是非常安全。

以上。

人的一生,无论怎么走,都是不容易的,总要遇上一些难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按照自己的意思活下去?因为难,就不去面对了吗?闭上眼睛当看不见?如果总是避重就轻,这漫漫人生还有什么趣?

愿你过你想要的生活。做自己。爱自己。

作者:豆瓣、知乎、微信:GayScript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变性朋友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