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番薯粥

在家的日子虽然有随处随地的美食,但大清晨早早起来吃早餐其实也挺心累的。不能睡懒觉对于我来说,这早起就像一个魔咒一样,昏昏沉沉总想再回去床上待多一会儿……

我也曾幻想,我会像丫米(深夜君注:另一位深夜资深作者)一样,每天准备着如画般,同时营养丰盛的早餐美食,然后对着早上的太阳公公say hi。我也曾信誓旦旦的说,来,给我买套餐具,为了这昂贵的餐具摆盘,我一定起来做个棒棒哒的早餐。不过,一切在睡眠那都成了浮云。

有的朋友一天不吃面会觉得生活不圆满;有的一天不吃肉就不舒服,看到什么都想上去咬咬,看是不是有肉的踪影在。而在我们家,每天有两餐都必须是粥,特别是夏天的时候。闷热的空气,让人对米饭没有了依赖(注:作者所在地区米饭和粥有所区分),总想来碗粥让胃清清爽爽上阵。即使吃完会满头大汗,这是一种生活习惯。

今天又被我爸这个人工闹钟叫醒了,不情愿的我洗漱完毕蜷缩在沙发上打着哈欠,“喝粥去,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老政府又在我耳边开启无限循环模式了,我慢悠悠的挪着,当看到锅里的番薯粥时,似乎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清醒模式,可爱而红扑扑的番薯在白粥里静静的躺着,而依稀可见饱满的米粒懒洋洋的依附在番薯上,让我忍不住舀上一大碗。

对于父母辈那一代人来说,在以前贫困没有饭吃的时候,才会吃番薯粥。一大锅水里面,几颗米粒,几大块番薯,就可以供一家人吃一餐,刚吃下去的时候很饱。饭后放个屁,肚子又空空了,用潮汕话来解释也就是“生风”,吃完肚子里都是风,饱食感随着放屁风跑而荡然无存。

还记得我妈说过,有时候三四天都是吃番薯粥,看到番薯粥都就像做了个噩梦。但是现在,偶尔吃吃番薯粥,却会让人异常思念以前的日子。

这也是我们家第一次在早上的时候喝番薯粥,以往都是晚餐时,来一盘青菜,再来一盘鱼腥草炒田螺。这应该是除了白粥外,最简易操作的煮粥方式了:把切块的红薯和着米一起下高压锅,水的多少,取决于你想喝稠稠的粥还是稀饭,大火煮开后转小火,15分钟粥就OK了。

但是,它却最讲究。对红薯的讲究,对米的讲究。而在我们这里,有“石牌番薯,衡山芥蓝”的说法,也就说石牌(一个地名)那里的番薯最好吃,而衡山的芥蓝也是杠杠的。有时候红薯不够甜,或者口感不好,米粒不够饱满,不适合煮粥,也许就破坏了这红薯粥的美味,挑选这步甚是重要。

清晨,因一碗红薯粥而圆满。

来自:深夜谈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清晨的番薯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