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孩疑遭父亲猥亵多年,不服从就挨打,其母知道女儿遭猥亵

所谓“虎毒不食子”,昨日(8月3日)深夜,16岁的女儿小芳被父亲易红桥在白云区某片区附近当街暴打,引发市民围观。广州日报记者介入后发现,小芳当天被打表面上是因在对面发廊里吃了一块鸭脖;不过她爆出已被父亲猥亵多年,还曾逃离至张家界但被抓回。

随后,广州日报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其父已被立案刑拘。在广州日报记者的帮助下,目前已联系上律师和社工组织,将暂时将小芳安置在安全之所。

16岁女孩疑遭父亲猥亵多年图。广州日报记者 陈忧子 摄影

当晚被打竟是因一块鸭脖?

8月3日11时许,小芳和父亲易红桥从片区警务室里走出来,易红桥试图拉住女儿的手,但被推开了。这时一名街坊拿出手机开始播放视频,视频中一名女生卧倒在地上,一名中年男性在用右脚连踹女生腹部和胸部,女孩用双手护住胸口,不停发出惨叫声。视频中的场景发生在当晚9时许,施暴者和被施暴者正是易红桥及其女儿。

易红桥当场解释:“女孩子不应该在外面乱吃别人的东西,坏人太多了,我怕她受骗。”小芳和父亲保持着数米的距离,双手环抱在胸前告诉记者,她今晚被打的原因,是在对面发廊里吃了一块鸭脖。

随后街坊又拿出在士多店里、街头等多个不同时间、场地的踢打视频,易红桥的解释中,小芳和邻居多说了几句话、上网聊天、想出去打工,甚至仅仅因为小芳不愿意晚上回阁楼睡觉,都成了打人的理由,他不断向记者重复“外面坏人太多了,不安全”。

“这些其实都不是打我的真正原因。”小芳坐在路边的台阶上轻声说。犹豫片刻之后,她终于开口讲述自己的经历,原来16岁多的她竟然已被其父猥亵多年。

真正原因竟是被其父猥亵多年

“大概十三四岁开始,他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小芳告诉广州日报记者,她曾被要求与父亲同住一张床,如果不服从就会被打,大约从15岁开始,其父开始对其进行猥亵,甚至在她在湖南老家念书时,也会被叫出学校开房。“他就说我玩qq的事,找各种借口把我从学校拉出来,然后带到宾馆里,跟我住一起。”她说。

小芳的说法得到了街坊的证实。“就是上个月,有天晚上11点多我去小芳家士多店买绿豆沙,一进去就看到她爸爸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住在士多店对面二楼的租户李先生回忆,当时是深夜,街上人非常少,他看到小芳在抗拒易红桥,李先生当场愤慨地骂了一句“神经病”,易红桥则回了他一句“要你管”。

李先生说,据他所知的目击者还有5、6名,都是在小芳家士多店对面的档口老板,他们都目击过易红桥在深夜猥亵未成年女儿,有时候是小芳在躺椅上睡着,易红桥将手伸入她的内裤中,有时候是将手深入小芳衣服里摸。

“抵抗的时候,就是挨打的时候,他看见什么就操起什么打人。”李先生说完,将右手手背伸出来,上面有戳伤的伤痕,“这是她爸爸拿剪刀戳她下巴时,我拦下来的,结果自己被戳伤了。”

为逃离父亲曾离家出走一个月

为了躲避父亲,小芳曾想方设法逃离。据介绍,她被迫与父亲同住在自家开的杂货店里,为了逃避她想出了晚上值班的方法。“我现在晚上能远离他就远离他,能不睡觉就不睡觉,我们自己有个小档口,我都在里面看通宵,白天才睡觉。”其称。

今年春节过后,她拿着父母的一些钱和自己的私房钱,买了一张火车票只身来到了张家界,并在一家店里打工,还住在宿舍中。“在外面呆着比在家里舒服些,又吵又闹,在张家界那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着,好多了。在那边他们看到我小,一般都会特别照顾我。”在派出所录完口供后,小芳谈起张家界的生活,一脸笑意。

不过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她被警方发现,并带回了广州。“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告诉他的,然后就找到了我。”之后她又回到了一家吵吵闹闹的生活,直至矛盾升级。



记者协调下小芳将入住救助站

在获悉该情况后,广州日报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随后,小芳与父亲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进行调查。

广州日报记者在派出所了解到,小芳昨日深夜进入派出所不久,就有法医前来体检;今日上午,她再次被送入附近的三甲医院进行体检。不过今天下午小芳告诉记者,医生说其处女膜并未破裂。“他只是用手摸我的下面,并没有插进去,我对这些不是很懂……”她说。据公安部门介绍,目前其父已被立案刑拘。

据悉,今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监护人有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等七种情形之一,民政部门等可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人民法院审查属实,可以判决撤销,并指定其他监护人。为了防止小芳出现二次伤害,广州日报记者联系了上了相关律师,并通过律师联系上了社工及救助部门,在记者的协调下,小芳将得到安全庇护。

(广州日报记者王晓全、周浩杰、方晴、谭秋明、陆建銮、秦松 摄影记者陈忧子)

广州日报记者独家对话小梅妈妈

小梅妈妈:二选一,我想让老公回家

编者按:今日《广州日报》独家报道了《恶父猥亵亲女记者连夜救人》的报道,引发社会巨大反响。父亲易红桥被拘后,小梅、小梅身怀六甲的母亲、6岁妹妹的生活何去何从成为焦点。另外,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家庭出现这样不堪的回忆?今日上午,记者独家对话了小梅妈妈刘女士,并促成刘女士与小梅见面,揭秘新闻背后的那些故事。

在广州打工认识老公,18岁怀孕生子

广州日报记者:你是怎样结识你老公的?

刘女士:1996年,我16岁时就从湖南来广州打工了,在厂里认识了他,然后就在一起了。

广州日报记者:你当时喜欢他哪些地方呢?

刘女士:哪一点都没看上。

广州日报记者:既然没看上,那怎么会又在一起了呢?

刘女士:那可能是古老的风俗习惯吧。

广州日报记者:怎么说呢?是因为那时候你怀孕了,所以要在一起吗?

刘女士:对呀。

广州日报记者:我听说你在大女儿之前还生了一个,对吧?

刘女士:在她之前还有一个,那时候刚刚跟他在一起,打掉了。在她之后还有一个男孩,四个月大的时候也打掉了,如果那个男孩还在,只比大女儿小一岁。

广州日报记者:为什么后来又要生小女儿呢?

刘女士:不是想要的问题,是有了的问题。我之前都不想生了,十年后条件好些了,才生下小女儿。

广州日报:为什么现在还想要一个(已怀孕7个月)呢?

刘女士:这个孩子出生的条件最差,本来没想要,就是被我大女儿拖成了这样。她离家出走时我就怀上了,后来一直去找她,就耽误了打胎的时间。

广州日报记者:为什么不做点安全措施呢?

刘女士:如果人人都这样做,那医院还有生意吗?

小梅妈妈:知道女儿被老公猥亵

广州日报记者:知道老公对女儿做了什么吗?

刘女士:知道,他就是有时候会摸她。

广州日报记者:什么时候知道的?

刘女士:事情发生很多年,但是女儿去年才告诉我。

广州日报记者:你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刘女士:我说过他,也跟他闹过,但是他不听我的。他们父女俩做事都不和我商量的。

广州日报记者:为什么老公打她时,你也骂她呢?

刘女士:不是骂女儿,是跟她说的她都不听。跟她说了不要把这些事情搞得很大,我们自己解决,搞成这样多麻烦。

广州日报记者:你觉得你们自己可以解决吗?

刘女士:这个怎么不能解决。我是想要她去打工的。

广州日报记者:可是你老公不让。

刘女士:是的,上次她出去我老公又把她找回来了。她在学校读书,他们也在学校里吵。

小梅妈妈:认为只要女儿听话,家就稳定了

广州日报记者:这能怪小梅吗?

刘女士:老公有一点(错),女儿也有一点(错)。老公摸她是我老公的错,她老是和老爸吵就是她的错。

广州日报记者:你觉得这件事情两方都有错?

刘女士:对。他们俩个性格都犟,我老公说一句,我女儿就要顶回去。

广州日报记者:女儿不顶回去你不怕她一直被摸吗?

刘女士:其实很少摸。她读书的时候,一个月才回来一次。读书一年就见不了几面,她又不听我的。又上网还谈男朋友。

广州日报记者:你担心她交男朋友?

刘女士:她才多大,想像我一样18岁怀孕吗?害我打小孩(打胎)都打了三个。

广州日报记者:后悔嫁给老公吗?

刘女士:我们关系就是这几年差一点。

广州日报记者:二选一,你更想老公回家还是女儿?

刘女士:老公,他不在这个家就真的散了。

广州日报记者:女儿说逃走时叫你和妹妹一起走,可是你不愿意。

刘女士:她自己都管不了,我怎么跟她走?我不想把这个家庭搞散了,她离家出走这一个月,她老爸一分钱都没挣到。

广州日报记者:所以你觉得只要女儿听话,家就稳定了?

刘女士:对。

广州日报记者:你觉得女儿可怜吗?

刘女士:她可怜,我也可怜。我们真的太穷了。

广州日报记者:那你觉得有钱了,老公就不会这样对女儿吗?

刘女士:(沉默)

小梅:跟妈妈说,她也不会懂

昨日中午,小梅见到了母亲。和母亲说话前,她拿起椅子上的枕头抱在胸前。

刘女士:你现在什么打算?

小梅:我打算就是现在出去工作。

刘女士:你爸爸关着回不来。

小梅: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刘女士:你是怎么跟警察说的,现在他(爸爸)怎么样?

小梅:就是这样说的呗。你明知道的事情不用再问我了,还有,你,算了……

社工:能不能跟妈妈说现在自己的感受?

小梅:说了她也不会懂的。

看到女儿被欺负,母亲只说了句“抱歉”

刘女士:你就想看到妈妈变成这个样子是吗?

小梅:我不是想看你变成这个样子,是你看到我被欺负成那个样子你只给我一句“抱歉”,你要我怎么想?

刘女士:你这样把你老爸关了,你要我怎么想?

小梅:我让你把档口转了,我会打工,还有一些朋友帮忙,帮你把小孩生下来,你安心待产就行了好不好?我打工两个月的钱也可以养你的好不好?(声音带哭腔)

刘女士:你别这么惊讶(激动)。

小梅:我惊讶?我受了那么多委屈,我等了你那么多年,问你一句跟不跟我走,结果你跟了吗?你没有!(哭了)你选择的是什么?你只会把我关在房间里不给我出来。

小梅:妈妈也可以恢复单身和自由
刘女士:你觉得搞成现在这样好看吗?

小梅:好看,真的好看,至少我自由了。

刘女士:那我的自由呢?

小梅:我没叫你不自由,你也可以自由啊。你把小孩生下来,我跟叔叔说都是我的错(请他帮忙养)可以了吗?妹妹我会带的,你去过你的生活,可以吗?你是自由的,你是单身。

刘女士:…

小梅:我当初问你跟不跟我走,你不跟,好了,现在怪我了。我已经料到这样的结果了。

刘女士:妈妈从怀孕开始你就这样搞,有必要吗?

小梅:你生你的孩子,我又不要你的钱我会挣,而且亲友也会帮点忙,会让你顺利生产的,至于你要不要这个孩子,到底这个孩子转不转给叔叔,那看你。现在事看你自己了,你是单身完全可以去再找。

刘女士:你一定要这样把家里搞得妻离子散吗?

小梅:是,那宁可我被侮辱事吧?

(因小梅情绪过于激动,对话暂停)

刘女士:现在你把爸爸关起来了,你就好了。

小梅:是,都是我的错,好了吧?

(对话再次暂停)

小梅:如果你父亲这样对你,你觉得能原谅吗?
刘女士准备离开时,又走进小梅想和她说话。此时小梅开始哽咽。

小梅(哽咽):你知道我感受吗?你是我妈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需要你的安慰。

刘女士:我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我们是一个家……

小梅(打断妈妈):我们不需要他,无论我做什么都不想牵扯到你们。以后我会按照我的能力(照顾你们),我这么大我能理解自己做的一切,你懂我意思吗?

刘女士:你不能原谅爸爸吗?

小梅:你觉得能原谅吗?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父亲这样对你……

刘女士(打断小梅):我知道判决书下来了,但是能判多久还不知道。我知道没有你,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梅:所以我才让他滚啊,滚出我们的世界啊。为什么你就要依赖他?

刘女士:不是依赖不依赖,是一个家庭好不好。

小梅:一个家庭没有他我们照样可以生活。

(文/广州日报记者王晓全、秦松、方晴、周浩杰、谭秋明、陆建銮图/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

来源:广州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16岁女孩疑遭父亲猥亵多年,不服从就挨打,其母知道女儿遭猥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