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油条味道里的旧时光

有时候没来由的低落情绪让人没有起床去上班的力气,感觉浑身酸软,量了体温却失望的发现自己并没有生病。躺在床上,赖到险些迟到的最后一分钟才懒懒散散的起来穿衣服。

在编理由请假和勉强出门之间纠结无数次,还是选择了后者。平日里都是自己做好丰盛的早饭,吃好再出门,这一次倒有了机会到外面买些吃,省了不少力气。

走去公交站的路上途径一个菜市场,看到不少老人都拎着各种早点和蔬菜从里面走出来,也跟着人群挤进去。有个卖面食的店铺,透明的玻璃柜里整齐的码着各式的早餐面点,冒着热气。旁边大不锈钢锅里装着沸腾的热粥,花样丰富的让我看着忽然觉得胃口大开。

正在左思右想的犹豫之际,店铺里的师傅从厨房端出一个大不锈钢盘,是刚出炉的炸油条。金黄金黄的,一股油脂的香味诱人的散过来。平素为了保持体重,极少吃油炸的食物,看到这一大盘油条,这一次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愿,果断选择偶然放纵,就当是为了平复今天莫名的负能量。

一根油条装进塑料袋里递过来,用手握着还有些烫,咬下一口,外壳金黄酥脆,里面软软的又筋道,虽然顶着油汪汪的嘴唇站在路边形象被大大减分,可内心的幸福感却有忽然爆棚的力量。一根吃完,意犹未尽,擦干净嘴唇和手上的油继续出发,好像这一天可以快乐的在办公室过下去了。

这种油条的味道,很是熟悉,那大概是小时候周末和家人一同吃早餐的感觉。周末不用上学,可以睡奢侈的懒觉,妈妈把早饭都端到桌子上了之后我才起床洗漱,周末的早餐会与平日寡淡的清粥有些区别,比如新买来的油条和炸馅饼,还有新鲜的热豆浆。

小孩子吃饭时总爱给自己找些乐趣,记得那时我喜欢把油条揪成一小截一小截的,放到豆浆碗里,用筷子把它压扁,看着浓稠的白色泡泡布鲁布鲁的冒上来,就咯咯的笑个不停。油条的空隙里吸饱了豆浆,变得软塌塌的,夹到嘴里吃,咬一下还有豆浆冒出来,让舌头也有很奇妙的感觉。

一顿饭既能吃到酥脆的油条,又可以吃到被豆浆泡软的油条,两种风味的搭配让一顿饭吃的兴致盎然。

那样无忧无虑的早餐时光显得有多遥远了。如今生活的节奏匆匆,早饭的时间也难免有各种杂念在脑海里乱转,新的烦恼和旧的忧虑,连把玩一根油条的劲头都给磨光。

文/残小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炸油条味道里的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