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语录精选0804:喝最烈的酒,去最好的医院抢救

暴风科技上涨时就是炙手可热的虚拟现实概念,下跌时就是个过时播放器而已。 金运激光上涨时就是全球最大互联网设计平台前景无限,下跌时就是个切割钢板的大路货公司。 二三四五上涨时是与360同等级的互联网巨头,下跌时就是个PC夕阳软件。

近日,果园大爷被强暴新闻传开后,一些年长男性立即成立了“爷权组织”,誓要捍卫大爷的平等权益。组织人员称,大爷也是弱势群体,跳广场舞被大妈排斥,抢座抢不过年轻人,玩个老头乐还被偷拍…大爷们再不站起来,以后就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老人被玩坏了。(@洋葱日报社)

即便是屎,对屎壳郎来说也是「妈妈亲手揉捏的味道」。南方的屎壳郎到了北方,也不能免俗会有乡愁(豆瓣 Enjolras)

三十岁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个傻逼,三十岁后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个傻逼。——如何泰然自若地过完这一生。 (@老Fin)

@三体-醉步男: “历史上第一次动漫集会是在 1964 年,一个小酒店的房间里,大概只有 30 个人参加。那天第一个到场签到的,是一个叫乔治·R·R·马丁的 16 岁少年。。。”OTZ

“当你觉得孤独无助时,想一想还有几十万亿的细胞只为了你一个人而活。”这是我今天看到最温暖的话,突然被自己感动了。(@几米漫画情 )

喝最烈的酒,去最好的医院抢救。 (@银教授)

午餐时,邻桌有对母子,小孩低头猛玩手机,女人狼吞虎咽猛吃,两人久久互不搭理,几乎让人怀疑他俩没关系…好久,男孩放下手机,大惊:妈妈你已经吃这么多啦?!那妈边啃鸡腿边点头:你继续玩呗。小孩急了赶紧开吃,边吃边叫:肉都不剩给我!妈妈讨厌!啊飞饼也没了!…#…蛮别致的教育方式# (@两色风景嘎)

传统说来,男人向女人求婚时,总是单膝跪地。 求离婚时就是双膝了。 ——Milo (@英式没品笑话百科)

下决心去流浪,把工作辞了带上所有的钱跑到火车站,跟售票的妹子说,来一张最快发车的票,去哪都行。妹子看了看我说,好,稍等一下。然后回身打了一电话,等了一会,票还没打出来,刚要问妹子是咋回事,突然被按到地上,回头一看,是jc……解释了整整一上午,刚从派出所出来……决定还是先不流浪了。(@德古拉-boy-dx)

@大哥王振华: 如果有人说你某一个角度特别好看,意思就是你剩下的359°全是死角。

@性感玉米:MUJI的品牌印象 有设计>有逼格>性冷淡>到那个价格那个品质谁买谁傻逼,只用两年不到。MUJI的抹布,注意真的是擦桌子的抹布,卖60还是68,这价格为什么不去买凡客的衣服呢?

@苏小和:中国男人普遍不会撒尿,高大上的机场男厕,每个尿筒地面,都是一滩恶心的尿水。怎么解释这种现象?缺乏公共责任心,而责任心则来自个人权利意识,反正公厕不是我的,爱脏不脏。问题是,大家都在用,稍微注意点,对自己总归有好处吧。唉,就是这样一撮烂人,整天爱国、自信、装大款。//@王福重:因为长度不够

@壮士来一发嘛:在妈妈逼迫下和她高中同学儿子相亲。见面一看,感觉有点老又不帅,于是我立马点根烟:“我这人一点不好,喜欢和各种男的出去约。我们年轻人的事你别和我妈说,我当你是朋友。”这时一个帅气小伙从厕所走过来,惊愕:爸,这就是和我相亲的? //@伟大的馨馨: 父亲:不是,这是你未来的后妈。

一日,老婆问我“啪啪啪”是读papapa,还是读piapiapia?我说:papapa是比较干的那种,piapiapia是出水的那种。

下午,释永信召开新闻发布会,直指一切都是新崛起的朝阳派运作的。朝阳派俗称朝阳群众,去年他们不断揭露乞丐高收入,毁掉丐帮形象,让丐帮日渐式微,今年又把矛头对准少林派。释永信说,真比武,朝阳派未必获胜,但时代不同了,他们善于利用网络。 (@洋葱日报社)

朋友怀孕后开始狂读各种科学建议,如今已经读到顺产时的用力诀窍,据说理想状态是,出来一点再缩回去,再出来一点再缩回去,缓慢的撑大再回缩到最后出来,不要一下用力太猛,容易撕裂。读完她说,终于明白了小时候的那道奥数题——蜗牛爬井,白天进3米,晚上退2米,问蜗牛啥时候爬出来?(@游识猷)

只见老头拿出一枚铜钱,放在油口,又舀起一瓢油,将油缓缓倒出来。那油宛若一条细线,穿过铜钱的孔洞而入,精准无误,钱上不沾半滴。少年看到这里,刚要说话, 老头紧跟着说道:“呵,没什么,不过手熟罢了。” 少年却火冒三丈:“手熟你麻痹啊!你们加油站还有没有动作快点的人啦?!!”

大姨妈来了合不上嘴 大姨妈走了合不上嘴

村里ABC三个人,A年轻的时候闯天下、闹革命,后来被年轻的B拉出去教育、批斗,在C出生前后被平反、偶得善终;C从小被洗脑,长大了工作不好找,房子要贷款,成天还要被B指手画脚,最后还要给B养老送终。这就是宿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微语录精选0804:喝最烈的酒,去最好的医院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