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独老人的日常

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对外界非常敏感,他们封闭自己,活在孤独的世界中,他们是失独家庭。(“失独家庭”指独生子女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不能再生育和不愿意收养子女的家庭。)大安(化名)的妻子和独生女儿,都走了。只剩下74岁的他一个人活着。图为7月31日,广州市荔湾区家中,早上六点钟,大安准备出门的过程中,大安来来回回取东西四五趟,走到楼梯口,突然又想起忘记带帽子,又反身回家里取帽。

有统计显示,中国失独家庭已超百万个。截至2014年,广州户籍失独人员逾2300人,其中60周岁及以上的失独老人近1400人。据广州人口计生委对广州失独老人的调查显示,有意愿入住失独养老院的仅约为260人。前段时间龙舟水。雨下个没完。大安的右脚、腰椎,开始疼。下楼都不行,买菜都只能靠微信群的群友送上门。图为广州市荔湾区家中,大安在家中,在没有聚会的常日里,他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人多的地方他也很少去,怕不小心被路人碰伤。

哦,对了,N年前,“湖北佬”送的那块猪肉,他会谈一谈。因为,如果不是出了意外,那个并不十分让大安满意的湖北后生,或许会成为他的女婿。第一次上门,“咁大个猪肉拎畀我,我点食得晒!(这么大块猪肉拿给我,我怎么吃得完)”大安用手比画着令他匪夷所思的见面礼。后来,两父女不开心。女儿跟男友离家外出租房住。“房子太小,又买不起大的给她”,说起这事儿,大安就懊恼。图为广州市荔湾区家中,家里的门内面,贴着一张提示的纸张,“出门十一件事”,是关灯关煤气带眼镜,诸如此类。

女儿走之前,两父女很少见面。偶尔会回家看看,大概一年一到两次。2002年,老伴第一次中风,他给女儿打电话,空号。再后来,有一天,派出所寄来了死亡通知书。他才知道,女儿因急性胆囊炎已经过世。哭了。74岁的大安点起一根烟。

大安今年已经74岁了,他钟爱钓鱼,为了让自己保持身体健康,他每周都去一次钓鱼,为的就是让自己保持活力,防范有一天会变成老年痴呆。 图为地铁车厢里,大安坐在自己携带的渔具箱上。从家里到鱼塘要坐地铁转公交,辗转大约3个小时才能到达。

图为广州市番禺区,大安在一家私人鱼塘钓鱼。正常收费是100元5个小时,因为是常客,鱼塘的老板只收他30块钱,让他在那钓一整天。几乎每周他都会来一次,钓回去的鱼自己一个人能吃一个星期。

大安也喜欢摄影。床边的干燥箱里,有两部相机:一部佳能单反,一部微单。“新跨越暖心群”的微信群上,有近百位失独老人聚集在这里。群里也经常搞聚会。大安就带上微单,帮群友拍照。拍完后,按照片人头数冲洗成胶片、过塑。每个人都能收到出自大安之手,制作精良却又有一点点模糊的照片。大安乐此不疲。图为广州市荔湾区家中,大安在家中看着ipad,浏览微信群里大家分享的新闻和资讯。他喜欢拍照,群友们聚会时他都会拍照片,拷到ipad里,分享给其他人。新跨越社会工作综合服务中心为失独者定期培训,帮助他们使用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

可是,女儿的照片,他一张都没有。大安像孩子般轻声哭起来:“无,我全部都无!乜嘢都烧、烧返给她。唔问哩嘀嘢啦!呜……(我全部都没有,所有东西都烧给她了,不要问这些东西啦)”不哭了。听歌。大安想用剩下的日子,忘掉过去的日子。图为7月31日,广州市番禺区,暮色降临,大安拉着渔具和今天收获的鱼准备离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位失独老人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