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公交车往事

我从小生活在小城镇,第一次真正挤公交车是在武汉。武汉公交有很多女司机,性格暴烈,爱骂人,开车像开挖掘机一样,行人远远看就一路小跑。好几次我见公交车差点撞上行人,几乎尖叫,险情遇过好几回,居然都没事儿,可见女司机技术高明。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公交车的拥挤,用沙丁鱼罐头来形容,没有丝毫夸张。那时武汉还有很多没装空调的公交车,夏天一到如蒸笼一般。很多人被挤得贴在车门上,纹丝不动,从外面看颇为荒诞。我亲眼见过一个女孩子被挤到哭,那悲伤的乞求和抽泣,我至今都忘不了。

那时我还算勤学敏思,脑子总会一道电流,没来由地突然运转。好几次我被挤在门玻璃上,鼻孔喷出的雾气迷糊视线,脑子里却在想:“公交车那么火爆,公交公司不得赚钱赚到疯!司机不得天天吃小龙虾啊…”我一度怀疑,公交车司机性格火爆,是不是这好工作惯的,谁都瞧不上。

2007年武汉公交车酝酿涨价,报纸上成天讨论,又是公益,又是盈利,又是补贴,成天吵个没完。那时我对这些概念没有主见,只知道了一件事情:原来公交公司并不赚钱,常年需要政府补贴。油价连续上涨,公交车实在撑不住了,要求上调票价,同时政府将拿出5亿元补贴,用于改善公交运营条件和司机待遇…原来那些司机日子也不好过!骂人是憋了一肚子委屈呀。

那么问题来了,如此火爆的公交车为什么不赚钱?据说是票价太低。为什么不提高票价呢?据说是市民有意见,政府规定不准涨价。为什么不允许涨价呢?你是公共服务部门,怎么能以盈利为目的呢?你不能想着赚钱,得让出门的老百姓得实惠…

问题是,这些实惠的代价可不菲。武汉公交最便宜的一元,空调车两元,有没座全凭运气,绝大多数时候挤到爆,得忍受腋臭、汗味、还有司机的暴脾气。我想多数人都愿意多花一两元,换个好点乘车环境吧。看看黑中巴长盛不衰就知道了。

同学对我说,你这想法太天真,低价公交还是很有需求的。很多人就是多掏不起几块钱。你还能不让他们上马路?我的回答是,穷学生为省几块钱,挤挤公交车也就算了。上班族、白领、老头老太,他们不舍得多掏几块钱?再说了,政府补贴的帐怎么算?

那时的我都已知道,补贴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真不容易,这得感谢我的大学老师。说真的,牢骚就仅止于此了。那时的想法大抵是,公交车这摊事儿太难,既要保持公益属性,服务市民,还要提高服务,减少亏损,实在难办。抱怨也并不经常有,绝大部分时间不会去想,也不会感到愤怒。对我这样身强体壮的穷学生而言,低票价还是挺占便宜的,偶尔挤一挤不算什么。好几次我白天旷课,乘坐空荡荡的公交车一路狂奔,到长江边上看景致,望风筝。有时不免也想这样挺好,如果公交车能免费坐,那就更美妙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好几个城市之间漂荡。中国的城市公交都差不多,大部分时候都很拥挤,大城市尤其如此。2014年以前北京公交车便宜得令人发指,刷卡只需要4毛钱。4毛钱!现在5毛钱冰棒都买不到,北京坐公交只需4毛钱!只要不是上班高峰期,公交不算太挤,毕竟四通八达的地铁承担了一部分的人山人海。能享受到如此廉价的服务,有赖于政府的巨额补贴,这个我也有所了解。从2006年起,北京的公共交通补贴就逐年上涨,从36亿元涨到2012年就的两百多亿,翻了好几倍。外地朋友到北京找我,经常“哇”地表示惊讶,并开玩笑说也来蹭一蹭“首都的福利”。

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明明会是一盘很好的生意,国企生生就能做成吸金的无底洞。国企赚钱好不好且不说,亏了钱还从政府那里拿补贴,这绝对是大大的坏事。亏损意味着入不敷出,收益无法覆盖成本,这里面是资源错配,效率低下。搁私营企业早就破产解散,整盘生意换成别人来做。偏偏国企并不是这样,它有很多正当的亏损理由。比如说基础公共服务,方便市民,为低收入人群提供出行条件,等等。说起来满腹苦衷:“不是我们不想赚钱,而是不能赚这钱。”

此时的我,早已不是那个在江滩吹风的少年,这样的鬼话怎能骗得了我。国企的低效无能总以公共福利作为借口,当垄断足够严密,油水足够充沛,他们赚起钱来可丝毫不会手软。很多他们声称不能赚钱,甚至贴钱在服务的地方,其实都有盈利空间。私营部门提供公交服务不仅可行,还是一项被低估的产业。在我的生活经验,随处可见私人提供的公交服务,它们的存在让我见到商业的博大精彩。

第一类私营公交是公司班车。表面看公司班车只对员工服务,其实这些员工也是公共通勤的参与者,政府无力提供良好的公交服务,很多公司就自己承担起来。北京很多互联网大公司都有这样的福利。很多班车非一家公司独有,而是几家公司,整个科技产业园共同搭建,路线和站点遍布北京众多小区。这个即便不算狭义的公交系统,也算为公共通勤做贡献。

第二类私营公交是商家班车。比如说机场大巴通常属于机场公司,他们通常只搭载前往机场的乘客,同时不偏废站点乘客的临时上下车,算是半开放的公交系统。我所住小区边上有家超市,经营有道,开通了前往附近几个小区的班车。几条班车线路绕道好几个小区,停靠上下,终点站却是超市门前。很显然,超市是为了给顾客提供便利。超市员工通常就住在这几个小区,班车也是他们上下班的通勤车。这些班车其实就是小范围内的公交系统。更绝妙的是,这家超市的班车长期以来都是免费搭乘。谁说私营公交做不到免费呢?类似商家班车其实很普遍,很多工厂密集的地方都自建了这样的公交系统。

第三类是灰色地带的私营公交车。国营公交经常说他们多么富有公益精神,为服务穷人,连钱都不赚。可是不要忘了,中国几乎所有通往乡镇的公交系统,都是由私人建立起来的。从1990年代开始,中国大部分乡镇都有商业车辆在奔跑——所谓商业车辆,其实就是私人承包的车队。他们是农村第一代有固定路线和站点的运输队,为农民赶集进城的便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按城市公交公司的那套说辞,农民支付水平更低,下乡车辆成本更高,怎么可能赚到钱呢?中国城乡的司机大哥们还真是赚到了钱。当然,城市私营公交就更不用说了。以面包车为主力的私营公交(也就是交管部门口中的黑车),直到今天都没有灭绝。

第四类是今天的互联网公交车。很多人以为互联网公交是近两年才出现,赶着手机浪潮翩翩而来。真实情形并非如此。在论坛时代,约车、叫车、拼车的风气就已经十分盛行。后来就有专门网站提供订制班车,类似于团购,同一条路线上班的人,共同凑份子常年包一辆大巴车。这个服务的价格可能略贵于公交车,不过比起公交车的拥挤无座,订制班车就显得太舒服便利了。最近两年北京公交集团也推出“订制商务班车”,其实都是商业创新者玩剩下的。都已经手机订制时代了,他们还没醒过懵来呢。

就简单说这几样吧。其实公交车的盈利模式远没有载客拉人这么简单。在这个互联网创新时代,说“羊毛出在猪身上”都已经过时了,谁也想不到商人会怎么玩。我是从事互联网的,深知创业者们争夺最激烈的正是用户。凡看到人山人海,他们就两眼冒光,像是挖到浅层宝藏。公共交通正是人最多、用户使用最高频的领域,国企垄断经营都能连年亏本,真是让人抓狂。这个糟糕的局面是应该扭转了。

最后打个免费广告,滴滴巴士很快就要上线了,这还仅仅是一只小老虎,它的后面还有一群紧紧追赶的狼。希望他们干掉当下公交车系统,建造一个全新的私营体系,就像他们碾压出租车一样。未来的公交车会好到什么样,我都不敢想。赶快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本文发表在人文经济学会(Hes2012)的专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的公交车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