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一枚“肉会”,看日本潜规则下的情感社交

在日本生活,有一项必备技能,叫做读空气(空気を読む)。这当然不是指阅读空气,而是指通过察言观色,体会对方的真实想法。在充斥着潜规则的日本社会,不会读空气寸步难行。

在这个暧昧的社会里,有许多不可明说的商业模式经过特殊的包装,用“你懂的”营销手段去吸引用户。比如日本的柏青哥弹珠机店,名义上是用赚来的小钢珠换取奖品,不直接换钱自然也就不涉及赌博。但实际上,在柏青哥店附近,总会有一家藏在小巷里的商店用真金白银来换指定弹珠机店的礼品。这就是日本人的潜规则,大家都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但都不点破。

在日本这种环境下诞生的情感社交,自然不可能像陌陌一样,开口就问你约不约。在以前,日本的寂寞男女都是通过联谊会的形式,不同公司、学校的一群人以男女比例接近1:1的形式聚在一起,自我介绍之后,大家吃饭喝酒玩游戏。

至于聚会结束之后,姑娘闪着微醺的大眼睛说错过了回家的末班车,你总不能把她晾在大街上吹冷风吧?

这就是日本的传统陌生人情感社交,大家都心知肚明。随着“互联网+”风潮的袭来,有一家互联网公司把联谊会搬到了网上,这家公司就是DMM。

1990年,DMM的前身——北都会社(HOKUTO Corporation)由龟山敬司创立于石川县加贺市。做成人AV起家的北都,1997年起发布作品数开始井喷,1998年成立AV在线网站DMM.com,而之后1999年更是成立了专门公司株式会社Digital Media Mart,宣告了DMM集团的正式成立。后来DMM集团迅速收购扩张,在2014年成为年销售额816亿1900万日元的庞然大物。说句游戏界人士感兴趣的题外话,2013年在日本掀起热潮至今依然人气不减的网页游戏《舰娘》就是DMM负责运营的。

用一句话解释DMM的成功,就是:欲望是第一生产力。现在这家做AV起家的公司要做网络联谊,而且起的名字也让人咋舌,就叫“肉会”。什么是“肉会”?按照官方的说法,肉会是“烤肉要大家一起吃才好吃嘛!肉会就是利用Facebook撮合喜欢肉的男女,大家一起去吃烤肉的联谊会。”

看到这里可能还觉得没什么,不就是一起吃肉吗?那么下面我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肉会的参加办法:首先参加肉会需要和Facebook的至少一位同性好友组队。每天中午会随机给用户展示肉会会员,新用户在最初的一周内展示的会员会多至五组。其中有的会员会有“我请客!”标志,表示你应邀的话这一餐是对方买单。接受邀请后就可以商量日程举办肉会,如果今晚就想吃肉就申请“今晚的肉会”,系统会优先推送今晚可以参加的用户。

然后大家就可以愉快地一起吃肉了,至于吃完肉怎么办,就不在APP负责的范围之内。奇怪的是,这个APP不介绍各地的烤肉店,反而是介绍参加者的公司和职务;烤肉这么稀松平常的事儿,App Store里的建议年龄却是17岁以上;展示的的肉会会员性别无法选择,也只能是异性……而下面的一条广告更是让肉会的司马昭之心暴露在世人面前。

“邀请各大学选出的美女们来参加肉会吧!”这一句广告词算是给肉会定了性,吃什么肉不重要,饭前选谁一起吃,吃饭的时候聊什么,吃完饭干什么才重要。这里笔者要多嘴一句:在日本,“肉食”除了字面上的含意外,还包括男女交往上比较主动的潜台词。要说肉会不是陌生人情感社交平台,真是鬼都不信。

肉会现在用户数有10万,举办了6万次肉会,不能说是成功,但它的理念对国内社交App有一定参考价值。有些目的性功利性太强的社交需求,并不太适合放到台面上,大家心照不宣,能进能退。这样愿意尝试的人更多,也更容易达成目的。就像觥筹交错的饭局,表面上说是联络感情共享珍馐,至于真实的目的,主人和宾客自己心里清楚。

出于这个理由,笔者认为现在的情感社交还有待发展。婚恋网站撮合的情侣,可能还不如豆瓣、人人网多。有些服务型App,如果能开展情感社交,对于提升用户数、保持用户黏性也有一定的帮助。

肉会出现之后,“酒部”等模仿App也上线了,但都不算成功。其实笔者认为,肉会有点儿用力过猛,在日本这个陌生人情感社交极为封闭的国家,适可而止反而会更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通过一枚“肉会”,看日本潜规则下的情感社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