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羞于启齿但是不说全身不舒服的家事

这件事发生在一年多以前。也就是说我已经憋了一年了。

我妈是一个非常严肃认真的人,她自认我们家唯一一个正常人,但是对于为什么会嫁到一个不正常人类聚集的家庭里她自己也说不清,就说是受到了胁迫什么的。

我妈在防疫系统里工作,国家每年都会下发大量的卫生用品让他们免费发放给群众,比如一次性手套啦,垃圾袋啦,安全套啦。有时候能发完,有时候发不完,单位就让员工自己消化,拿去送给做餐饮,开宾馆的朋友。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带着一个朋友回家吃饭,我妈说,回来啦,我送你个礼物。

我高高兴兴地跑过去,我妈拿出一个大盒子,印着外文,我也没注意,就打开了。

是避孕套。一盒。

目测有三百个。

我:唉呀妈呀你干啥!
我妈:什么干啥,送你用啊。单位太多发不出去,会过期的。
我:我用?!我干什么用?!
我妈:干什么?你不会用啊?
我:我又没有男朋友!!!!!
我妈:那怕啥,人家基佬还大老远跑到我办公室去要呢,进口的,质量特别好。
我(汗出如浆):你怎么知道基佬的?
我妈:人家比你漂亮比你会打扮。
我:……
我妈:一进我办公室就说,医生你好我是同志。
我:………………那你怎么说………………
我妈:我就问你是要检查身体还是要安全套啊。
我:妈你真懂!

虽然听起来有道理,可是我并没有男朋友,也从来没有收到约炮豆油,我觉得要把这几百个避孕套用出去非常的困难,可是我妈似乎对我充满了信心,还说:你可以送给你的朋友用!

这个时候,我跟我妈才第一次意识到,我身后还站着一个朋友。我回头看她,脸已绿。我妈这时候才似乎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

——她抓住我朋友的手:哎呀,阿姨把你忘了,来,分你一些!
然后伸手从盒子里抓了一大把塞到我朋友的手里,目测五十个。我朋友仿佛被烫了一般哭喊:阿姨阿姨不用了谢谢谢谢阿姨阿姨我真不要。
我妈:你不用吗?
朋友:不用不用。
我妈:那你怎么避孕?吃药吗?长效短效?
朋友:我不吃我不吃。
我妈(愤怒):怎么能不吃药还不用套?!太不安全了!
朋友(无语凝噎):不是……
我妈:女孩子要知道保护自己你懂吗?万一意外怀孕了会把你爸妈心疼死你知道吗?就算不为了避孕,这还能预防很多的疾病,我就跟我们家阿措说了,绝对不能无保护措施……
我:妈你闭嘴!
我妈:噢,好,总之就是,女孩子要保护自己,要有态度,有坚持,否则你要是由着你男朋友来他肯定不爱用啊!
朋友(流泪):谢谢阿姨,可是我带回去没法解释……
我妈:就说阿措的妈妈送给你的呀,阿措妈妈是医生。

总之最后事情的结局就是我朋友带着大概一百个散装避孕套回去了,但是她说打死也没敢拿出来,我觉得我要是去哪个朋友家被他妈送了一堆避孕套我应该也不敢拿出来。

然后呢,我妈给我的那盒安全套呢,被我妈拿了一个去包电视遥控器,防止落灰,剩下的全部塞在我抽屉里,从未能够完成它们的使命。

然后我就把这事儿忘了。

直到很久以后,有一天。我爸幽幽地对我说:

你有避孕套吗?

我(震惊):干嘛?!

我爸(拿出遥控器):没用完吧?没用完拿一个出来吧,之前包遥控器的那个破掉了……

以上,就是我家这件让我羞于启齿的家事,现在我把它说出来,是因为我偶然把那盒子翻出来,发现距离过期已经不远,于是真的拿出去散发给朋友们,一个不留,总算是让它们都有了一个圆满的归宿。对于朋友们的惊诧,我是这么说的:拿去用啊,你有男朋友不用难道让我用吗?!

说得如此有道理对吧,所以他们都接受了。

就像我妈说:你年纪轻轻的不用,难道让我用吗?我们大家都不用,难道放过期让它浪费掉吗?!

如此有道理啊!

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51021408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件羞于启齿但是不说全身不舒服的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