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哪些恐怖的民俗?

我痛恨中国的酒桌文化,我无数的童年阴影都是拜其所赐。而且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妈妈能忍,我爸妈估计也会因为酒桌文化而老早离婚了。

小学的时候,我爸爸喝的烂醉如泥被单位的车送回来,送到家门口他不进去,躺在小马路上不起来。单位的司机估计被他骂了一路,气得够呛,一脚油门走了。只留下我无助地看着躺在马路上一身呕吐物的爸爸。邻居的小朋友走来走去,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们父女两。

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爸爸已经喝到失去了意识,不能再做什么了。大多数情况下,爸爸只是喝到失去理智,但是他没有失去体力。他像一个发脾气的孩子,但是有成年人的体力。

我记得他曾经从客厅一直追打我到厨房,理由就是看见他喝的烂醉露出了不高兴的神情。被追到厨房死角的我靠在柜子上,用背在身后的手拉开抽屉,拿出了我们家的厨刀紧紧捏在手里。那个时候我大概刚刚上初中,这个动作被我爸爸记住了好久,直到我大学毕业还在以此说我伤了他的心。

我痛恨酒桌文化,不仅因为它把我爸爸变成一个暂时的神经病,还因为它同时给我爸爸找到了行为的正当性。在我们大西北,一个男人坐在宴会桌上就必须喝酒,否则就是不真诚,不够哥们,看不起敬酒的人。

我懂事了以后,屡次在人前反对我爸爸喝酒。但是我的亲戚们说,男人么,风俗就是要喝酒,不喝酒没面子。酒桌上的叔叔阿姨们更是视我为无物。

我记得我有好几次站在那里听着他们大着舌头互相敬酒,筷子甩的啪啪响,闻着刺鼻的酒气,看着他们把桌子上的菜盘和餐具拉的七零八乱,都冲动地想把桌子掀掉,让他们都滚蛋。现在都他妈的是好兄弟,喝醉以后他打老婆骂孩子的时候,喝酒喝到脂肪肝的时候,洗刷他呕吐物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好兄弟都在哪里?

在西北,因为“喝醉了”,一个男人做的一切蠢事、暴力都可以被原谅。女人小孩的哭诉都被劝忍耐,无法在家族中寻找到精神支持和实际帮助,社会更是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我一直不明白这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的爸爸为了让那些一年见不到一次面的陌生叔叔开心,就要灌醉自己,然后回来打骂我和妈妈。

我恋爱以后,带自己的男朋友回家。男朋友是酒精过敏,一杯白酒就得呕吐,起疹子,脸红。第一次喝酒我就让男朋友喝醉一次给爸爸看看,好让他相信。没想到过了几天,家里表姐夫过来吃饭,又硬逼着我爸爸和男朋友喝酒。爸爸自己喝了不算,还要逼着我男朋友喝。

那个小时候躲在角落里的小女孩突然爆发了,我大声喊道:“你看看你喝的那个样子,还叫别人喝。他喝酒了过敏为什么还要喝?!”爸爸拉下脸子,表姐夫继续劝酒:“来来来,你女儿发飙了,别害怕,喝了这一杯。”我忍无可忍,让表姐夫滚出我们家。表姐夫感到受了深深的侮辱,从此不和我来往。

我感到非常痛快,如释重负。时至今日我终于可以不用害怕爸爸喝醉酒打我,而不敢说话。面对暴力,我起码有了逃跑的力量,才敢大声对这种行为说不。

听起来很可笑,因为要热闹,要高兴,要人情,所以一个成年男人就要把自己喝到失去理智,把家里老婆孩子打的鸡飞狗跳,这个男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要改正,整个社会还支持他的行为,使得他受害的家人无处申诉。

我和妈妈还算比较轻的受害者,没有被爸爸打出个三长两短来。我相信酒桌文化的受害者肯定还有更惨痛的经历,只是在这种恐怖的社会风气下,没有人听到他们,没有人看到他们。他们是不存在的。

希望每个受害的小孩,都像我一样,最终获得了拒绝的力量。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有哪些恐怖的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