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的救赎:有人20万赚了上亿 最后都赔进去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从野蛮疯长到偃旗息鼓,场外配资随着股市起伏在短短一年间也经历着大起大落。

实际上,场外配资在国内已经过近20年的低调发展,只不过在去年才迎来爆发式增长。转至6月,股市暴跌,场外配资这个原本“小而美”的行业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7月12日,证监会发布的《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表示:“部分机构和个人借助信息系统为客户开立虚拟证券账户,借用他人证券账户、出借本人证券账户等,代理客户买卖证券,违反了《证券法》、《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关于证券账户实名制、未经许可从事证券业务的规定,损害了投资者合法权益,严重扰乱了股票市场秩序。”在同一天,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向各地网信办和网站下发通知,要求全面清理“配资炒股”等违法网络宣传广告信息。

涨也配资,跌也配资。如果用资本的趋利性来看场外配资,它是一条再简单不过的链条:从银行、信托、配资公司到配资客户,不过就是资本流动的过程。配资公司充当着“资金中介”的角色,成为了银行、信托和配资客户之间的“资本搬运工”;配资客户则是整个配资链条所有环节获取利益的来源。

“场外配资,并非股市的暴跌根本。实际上,违规违法的融资融券业务才是,它既包括场外也包括场内的,两股合流。我认为场外场内是同罪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微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而在老牌P2P平台拍拍贷CEO张俊看来,“即使没有此次监管层重击的政策风险,P2P平台若依赖股票配资这种短期套利的业务,也不会走得长远”。

在监管层发力整顿的情况下,场外配资的未来走向如何,多名业内人士均持观望态度。

监管层多次出手

《意见》出台之前,监管层就已出手规范场外配资。

今年2月,证监会就禁止证券公司通过代销伞形信托、P2P平台、自主开发相关融资融券服务系统等形式,为客户与他人、客户与客户之间的融资融券活动提供任何便利和服务。 4月16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召开了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情况通报会。会上,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提出了七项要求,其中包含“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

在监管层两次出手后,配资公司的实际业务依然未受到大的影响。6月14日,证券业协会下发评估认证规范,要求券商进一步管控券商信息系统外部接入,进一步收紧了场外配资行业的生存空间。

在股市暴跌前,监管层或将出手整顿国内最大配资交易系统恒生Homs的消息就已有传播。7月13日,传闻终于坐实——证监会发布信息,证实了其组织稽查力量赴恒生电子核查相关线索的消息。

证监会还在《意见》中提出,严禁账户持有人通过证券账户下设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等方式违规进行证券交易,并对证券账户实名制作了进一步要求。而场外配资主要就通过证券账户下设的子账户和分账户进行交易,且这些子账户和分账户大部分都未实名。

《意见》发出后,际银、申穆、米牛网、寻钱网等知名配资公司和平台均暂停配资业务。

“一个月前行业里面就有风声了,说国家收紧民间配资这一块,甚至是彻底斩断。”成都一家配资公司高层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6月份,江浙地区的大型配资公司曾在全国范围内召集主要配资公司的老总进行商谈,根据当时行业内接收到的信息对配资行业的出路进行讨论。

“股市大跌,证监会又发文,大家只好赶紧停掉,就地卧倒。”寻钱网一名中层管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寻钱网目前是国内最大的线上配资平台之一,在证监会发布《意见》当天,该平台即发公告暂停了配资业务。

在配资公司和线上配资平台纷纷暂停配资业务后,7月16日,Homs系统的运营商恒生电子发布公告称,将关闭Homs系统任何账户开立功能,并通知所有客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同时将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所有功能。

同一时间,上海铭创被监管层点名后在致用户的公开信中表示,将进行清理整顿,规范相关业务活动;同花顺也对外称已暂停场外配资业务,停止新增账户,并逐步清理存量客户。Homs、铭创及同花顺是场外配资交易运用最广泛的三大系统,场外配资主要通过这三大系统接入证券公司。以三家配资系统的业务暂停为信号,场外配资的发展在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后戛然而止。

资本趋利带来的狂欢

对于场外配资左右了股市涨跌这一观点。部分人士认为,这个观点反过来说似乎更为成立,股市涨跌左右了配资行业的发展。

股票配资发迹于上世纪90年代,不过一直都鲜为人知。

转折发生在2005年。当年12月,沪深两市迎来牛市,股市掘金的渴望飙升。在漫长的萌芽期后,股票配资进入了稳定发展期。

2010年以前,股票配资大多采用抵押模式。由于股民手上的可支配现金有限,当时的配资公司以抵押的方式将炒股资金贷给配资客户。不过抵押配资的模式手续繁多、办理时间长,且不同的配资公司对抵押物的要求也不一致。

2010年开始,随着可支配资金逐渐增多,配资公司以保证金模式取代了原有的抵押模式,即配资客户缴纳一定的风险准备金,配资公司根据风险准备金的额度按一定比例进行放大,在无需任何抵押的情况下将资金提供给配资客户。这种模式沿用至今。

“其实配资行业在2013-2014年以前,我认为都是比较低调的。配资这个字眼,都是比较小众的。”7月15日,线上配资平台658金融网的一名高管在参加国金证券的一次电话会议时表示。

配资公司的业务基本依靠Homs、铭创等系统实现分仓,这个局面从2013年前后开始形成。

“有了Homs系统,配资公司就充当了互联网券商的角色,传统券商反而成为可有可无的角色,整个行业面临失控。”前述成都配资公司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牛市带来了行业的火爆行情,同时也暴露了场外配资的系统性风险。

“就现在来讲,配资是个非常难得的比较好风控的一个产品,尤其是在Homs、同花顺等进行对接之后,能实现一个标准化的风控。”上述658金融网高管表示,“也正是因为风控的标准化,导致行业门槛低,整个行业的春天来了。”

今年4月24日,国内配资公司齐聚乌镇举行中国配资行业大会。会议主办方提供的资料显示,2014年国内配资公司近万家,从业人员逾8万人,向证券期货配资的资金超过1000亿元。并预测未来3年内,国内配资资金将超3000亿元,从业人员有望达16万人。

“在乌镇开了配资行业的大会,现在想来是一件挺后悔的事。”上述658金融网高管表示,在2014年曝光增加之前,监管层对场外配资的态度暧昧,“也就是这样的做法并不是不可以,我们去开户,券商也会提供端口,也是默许的。行情不好的时候还有人主动过来开户,能够提供业务量和客户量,这种事何乐而不为?”

在行业门槛降低、外部环境的推波助澜下,配资行业迎来了短暂的狂欢。“P2P股票配资本质上是一门赚快钱、且缺乏技术含量的生意。”拍拍贷CEO张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配资利益链

“我知道的客户里面,有人用20万元赚了上亿元,但最后也都赔进去了。”前述成都配资公司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上述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场外配资的利益链可简单看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本流往配资客户的过程,整个过程中涉及的信托、配资公司、软件提供商以及券商赚取的利润均来自于配资客户缴纳的利益。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大部分配资公司的资金来源,均为通过结构化信托获得来自银行的优先级资金。“这个过程中,信托会向配资公司收取渠道费。”前述寻钱网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信托收取渠道费的标准一般根据自己的杠杆定,“一般是1:2到1:3这个区间,杠杆高,所收的费用也就更高一些”。

“2013年之前,做正常的结构化配资,就是我们信托的结构化配资一般也是通过银行做的优先,劣后是投顾还是谁拿钱也好,一般来说就是1:1到1:4的杠杆。在去年大家认为行情比较好的时候,银行主动放宽了这个杠杆比例,市场上一般是1:1.1到1:1.4之间,所以导致次级杠杆就变得有五六倍。”7月15日,在国金证券举行的电话会议上,中融信托的一名专家介绍说。

配资公司在整个配资利益链中充当了资金掮客的角色,配资公司从信托拿到资金后,再利用Homs、铭创等系统的分仓功能将资金配资给客户,并向客户收取利益。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配资公司给出的杠杆一度达1:10,在业务暂停之前一般维持在1:3至1:4。目前,配资公司收取的月息多在1.6%-2%之间。配资公司收取的利息也不一,月息多在1.2%到2%之间浮动。

在配资公司分配资金的过程中,Homs、铭创等系统提供商会向配资公司收取平台费,也有部分系统会同时向配资客户收取费用。

“整个配资走下来大概是这样,整个链条涉及的各个主体利益来源都是配资客户交的利息,都是在赚利息差。”前述成都配资公司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假设配资公司的自有资金为1亿元,以1:3的杠杆通过信托的结构化配资向银行融入3亿元,开设一个总值为4亿元的股票账户,即母账户。然后,配资公司借助Homs等系统的分仓功能,将母账户拆分为若干个二级子账户,给相应的配资客户,每个子账户对应一个客户。

客户在向配资公司配资时会缴纳一定的风险准备金,也可以看做是配资的本金。假设配资公司的4亿元母账户拆分成了10个市值为4000万元的子账户,按照1:3的杠杆比例配给客户,那么每个客户需要缴纳1000万元的风险准备金,10个客户缴纳的风险准备金总额为1亿元。

由于上述母账户一经设立不可以随意增减资,因而10名客户缴纳的1亿元风险准备金直接打入了配资公司的账户。也就是说,当初配资公司拿出来向银行融资的1亿元本金换了种方式又回到了自己的账户上。而配资公司可以利用这笔由客户缴纳的风险准备金再向银行进行融资,如此循环往复。在不断的再融资过程中,配资公司原本以1亿元融的3亿元的杠杆比,以叠加的方式不断增加,原本1:3的杠杆,再经过N次融资后变成1:3N。

配资公司通过信托的机构化配资向银行融资时,利率加上渠道费,一般在8%左右。以配资客户缴纳利息为18%为例,配资公司赚取的利息差为10%。即按照1:3的融资杠杆算,在本金1亿元的情况下,配资公司可以赚得3000万元的利息。随着融资的次数不断叠加,配资公司赚取的利息也呈倍数增长。

失控的场外配资

在配资公司爆发式增长的情况,券商的角色被弱化,配资公司及线上的配资平台充当了互联网券商的角色。

在“两融”业务推出之初,证监会为该项业务设置了“资金50万元、18个月开户时长”的上限。虽然此后经过多次调整,开户时长和资金门槛都有所降低,但仍将一大批投资者挡在门外。

除了如雨后春笋般增长的配资公司,此前诸多上市公司也暗地发展配资业务。“上市公司做股权质押,然后拿现金或者直接买一个分仓系统,股价下跌就配资。很多上市公司为什么停牌,就是因为它的股价暴跌之后影响市值,质押的就要补保证金。”前述寻钱网人士表示。

市场门槛低、参与主体众多以及操作标准不一,原本对场外配资态度暧昧的监管层,在场外配资集中爆发后首次出台实质性的措施,这在业内人士看来是可以预见的。

“高杠杆的风险很大,很容易被平仓,对投资人来说风险过大,股市被放大的比例太高了。”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张叶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她认为场外配资并不会就此消失。“证监会公告也说了8月会做一个评估认证工作,做好评估认证工作后符合它监管要求的平台还是会继续进行业务的,先是清理整顿,然后进行评估认证,到时候可能会发牌照。”张叶霞表示。

事实上,从有风声传出到证监会发布《意见》,不少配资公司和线上配资平台都已着手准备转型及业务创新。“从证监会上一次发文开始,我们就开始做主动劝退的工作,而且一直在调低杠杆比例,在这次停止配资之前,我们的杠杆比是1:2。目前这块业务占公司业务比重很大,对公司有非常大的影响,甚至需要引入新的业务来补充这一块。”线上配资平台米牛网CEO柳阳表示。该公司公关总监何晓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暂停配资业务之前,该公司已经着手研发新的投资产品。

上述658金融网高管在国金证券的电话会议上透露,该公司也在针对配资业务做一些创新。“今年前期我们就准备在下半年进行一个业务创新,但也非常意外这个风潮会来得如此之快。”该高管表示,“我们也想了一些办法,比如通过沪港通进行绕道,这是一个设想。比如我们想考虑模仿私募的做法,这也是一个思路设想,需要一个产品开发推广的过程。”对于场外配资的未来,该高管则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来形容。

来着:新财富最佳投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场外配资的救赎:有人20万赚了上亿 最后都赔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