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被养生节目洗脑的家人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吳易易

(一)
我桌子上常年放着一滩药罐,他们是维生素A-Z和矿物质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恩,都是七大姑八大姨从养生节目之流的地方看完了买来的。

他们就在我的桌子上放着直到坏,谁愿意吃谁吃,反正我不吃。

朋友来的时候看见他们都用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淡淡回一句:放心,都不是我的,我智障还没到这种病入膏肓的地步。然后依次介绍每一瓶的来历。

如果他们喜欢的话就送两瓶,省得问我吃没吃的时候露馅。

(二)
曾经强行被麻麻塞了一大粒钙镁锌片就汤喝,二十分钟之后就拉得稀里哗啦的—,—镁是特么泻药啊,没想到这药片竟然是真的。(以前麻麻买的都是淀粉压的,懒得跟她吵就凑活吃了)。

反正这种吃了能通便的药家里一大堆(显然药效宣称并不是让你拉肚子的,但是有点大脑的都知道是干嘛的),我也拦不住,愿意吃就吃吧,老人家便秘拉一拉也好,反正他们开心就好。

(三)
有好大一类养生方法都是说你身体里有个什么什么基,然后攻击你身体里的什么什么粒,你就怎么怎么就要挂了。然后他们自成一派,互相印证。

从此以后,家里就喝上生水了—,—
买了台坑壁水机(甚至是传销模式销售的)。过滤之后电解一下,告诉我说是毛小分子的水—,—啊,我这化学真是白学了。

后来我发现这水机并没有生化消毒装置.....恩,二姨说喝了之后大便通畅,很好....你们继续喝吧。

(四)
家里总是能看到马齿苋—,—
就是路边的一种草,他们千里迢迢跑到郊区去采那些个“无尾气污染”的马齿苋,后来偶然看见文献说他们对重金属的富集能力比一般的蔬菜要强,我就再也没碰过。

(五)
在很长的一段黑暗的时间里,我的午饭是由一碗红萝卜白萝卜汤组成的。
什么?!你问我后来?!后来这碗汤里面增加了牛蒡......
你还敢问我后来?!后来他们听说红萝卜和白萝卜不能用一起吃。

你以为好日子要来了么?!
大!错!特!错!
这碗汤后来换成了山药、莲子、薏米、党参、当归、白术......等中药熬的汤。
掀桌!!!!特么煮出来都和中药一个味道一个颜色T,T

(六)
最奇葩是我那个二姨,
花了好多好多钱买了个健康监测仪,
大体的原理就是有手环和脚环绑在身上,头上再套个箍,然后这些用电线连在一个盒子上,盒子再通过串口发到电脑里。
好在我是搞过嵌入式开发的,串口数据拿来一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再笑五分钟。
诊断结果是靠随机数发成器生成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
后来她走火入魔了,每天都要吃木瓜酵素(吃了拉肚子),海豹油(吃了润肠通便),葡萄籽油(吃了润肠通便)。饭菜都是拿椰子油炒的(吃了润肠通便)。喝小分子水(因为没消毒吃了拉肚子),每天两粒钙镁锌(吃了拉肚子)。

我很好奇为什么每次她都特高兴跟我说她每天能拉特别多,并不觉得哪里不太对.......

(八)
有一天,麻麻告诉我说她报名了一个学针灸的班,我一脸惊恐的看着她。“先说好了,我不给你当小白鼠。”
然后我就见麻麻每天拿“大头钉”戳自己玩,后来别人还排队让她戳着玩。
再后来发现这玩意压根没任何资质,—,—好在都是戳亲戚朋友....我也不懂这个,他们玩的开心就好。

(九)
养蚕的时候差点让他们把蚕屎收集去煲汤,机智的我去摘了些有农药的桑叶,免得我喝那碗蚕砂汤..........对不起那些蚕宝宝了。
说起桑树,有一种植物叫桑寄生,你们买点熬汤喝嘛,包治百病的。
当年看它的汤熬出来那么像孟婆汤,我就用来跑了个柱子玩。

(十)
高中之前由于受到这些东西荼毒,我的生物和化学学的特别好,自己在家、借学校实验室做组培,涂片、离心、萃取、跑柱子。搞清楚麻麻都给喂了些啥,再回去说那些个淀粉片吃了感觉特别好....承蒙他们的恩典,没入生化这个坑,要不估计我现在还在盯着柱子点板呢。也算是因祸得福。

(十一)
再到后来,家里种的花花草草就变成中草药了—,—可怜他们原来是养来看的,现在是养来吃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都是中草药,有一种叫什么五爪金龙的入侵物种,被那些个养生节目吹的神乎其神的。然后他们就挖来种着吃......
好在那个时候已经不是红萝卜白萝卜时期那个年幼的我了,五爪金龙熬出来的拥有浓缩洗脚水般色泽的药汤,我没能有福气品尝到。谢天谢地。

(十二)
家里会自制陈皮,然而他们制备陈皮却不包在纸里吸油放陈,所以家里一直把晒干的橘子皮当陈皮用。
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起来,麻麻很久之前给我搞了一罐豆子,她是这么描述的:
“用给你特别配的中药方子熬的水,泡黑豆,泡三天三夜,然后黑豆就发芽了,发芽的东西都特别有生命力,你吃了一定特别好。”
“麻麻,那么有生命力的东西不该现做现吃嘛?为什么做了这么一大罐子啊?”
“不会坏的,麻麻已经晒干了。”
“麻麻,你晒的时候会有虫虫爬进去的,脏。”
“不会啊,麻麻没那么傻,你尝尝嘛,慢慢咀嚼,嚼的像豆浆一样再咽下去效果更好”
“麻麻,直接磨成豆浆不好嘛?”(中药豆浆,哦天,还好她没采纳)
“就你废话多,赶紧吃。”
“—,—好。”
我尝试吃了一粒,硬到能崩坏牙。
密封罐里放了三个月,生虫,现在已经被吃空剩下一堆虫砂。
哦,我得赶紧扔了。不然。
“这虫砂都是用中药喂的,一定药效特别好,来,我们用它熬汤吧!”

你们先赞着,赞多了我再多写点。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31943435/answer/5583182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被养生节目洗脑的家人是怎样一种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