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改名后肠子都悔青的城市,真是哔了狗了!

那些改名后肠子都悔青了的城市,有你的家乡吗?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一些城市原本有着高大上的名字,一改瞬间变成城乡结合部!土的掉地上都能扬起两斤尘.......好比兰陵改名后成为枣庄,兰陵王就成了枣庄王。

广陵→扬州

虽然扬州也不差,但广陵就是更酷炫有木有!一曲广陵天下知啊!

姑苏/吴→苏州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窗含西领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些诗词都是明证!

虽然苏州也有个苏字,但是远远没有姑苏来的内涵深沉啊!

徽州→黄山(安徽)

为了旅游徽州牺牲太大,“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一下子人生痴绝处就从一座城变成了一座山……

长安→西安

长安,多美得名字!丝绸之路的起点,“买花载酒入长安”.....多少人的长安梦是从这个名字延伸出去的?好吧,现在改成了先,原谅我,只想到了西安肉夹馍!

庐州→合肥(安徽)

曾经诗词里烟雾飘渺的庐州,一下就变成了胖胖组合——合肥。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吗?

崇安→武夷山

你去找徽州哭一会儿吧……

兰陵→枣庄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整个画风都不一样了好么....“枣庄美酒夜光杯”“枣庄笑笑生”,就连英俊的兰陵王以后也要叫枣庄王了,“枣庄王入阵曲”,你们感受下!

宣武区、崇文区→西城区、东城区

北京的两个区,如今是“不宣武,不崇文,只剩东西。”

汝南→驻马店(河南)

一开始,多么有历史底蕴,多么高雅文艺,一下变成了驻马店。

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好吗。

感觉就特么像由一个古典美女瞬间变成了杀马特!

九原→包头(内蒙古)

这气质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一下从广阔无垠的草原穿越到了路边烧烤摊。

月港→漳州

月港真的是给人一种诗意静谧的赶脚,而漳州真的给人一种盛产樟脑丸即视感!

常山→石家庄(河北)

常山赵子龙!

大家来想象一个画面:

——大家好,我是石家庄赵子龙。

同时,琅琊——临沂(诸葛亮的故乡);九原——包头(吕布的故乡);常山——石家庄 (赵云的故乡);幽州——保定(张飞的故乡)……

辣么,上述几人见面之后,脑补一下:

“大家好,我是包头的吕布。”

“大家好,我是石家庄的赵云。”

“大家好,我是保定的张飞。”

“大家好,我是临沂的诸葛亮。”

“大家好,我是驻马店的袁绍……”

对不起,写不下去了,画面太美……

它叫广陵的时候,世人熟知广陵散,而现在,大家只知道扬州炒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改名后肠子都悔青的城市,真是哔了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