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古斯曼的越狱风云

墨西哥头号毒枭古斯曼又越狱了。和2001年一样,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墨西哥安全级别最高的监狱里逃脱,狠狠扇了墨西哥政府一记耳光。因为墨西哥总统曾经言之凿凿地说,绝对不会让古斯曼第二次越狱。

古斯曼这次的越狱堪称完美,他走进了淋浴区,从那里顺着梯子进入了一条暗道,继而逃之夭夭。为了这次行动,他至少准备了一年。

1 越狱就是那么简单

淡定走进牢房淋浴区 走进隧道 走出监牢

2014年2月被抓后,古斯曼一直被关押在墨西哥安全等级最高的监狱——高原联邦监狱,距离墨西哥城80公里。古斯曼身材矮小粗壮,不足1米68,绰号“矮子”,却是墨西哥规模最大的贩毒集团的头目,也是令美国和墨西哥都头疼不已的人物。因此,对他的看管,格外严格。

这里的一切都处于监控之中,所有监狱警卫身上都装有敏感声呐装置,能够侦测到任何地下开采活动。大毒枭古斯曼是这里的“重点人物”,他所住的牢房,没有任何窗户,只有一张床、一个淋浴冲头、一个厕所。看起来,高原联邦监狱坚不可摧,插翅难逃。

在离监狱大约1.5千米之外,有一处建筑工地。附近的农民说,自去年以来,就有人开始在这里建房子,中间一度停了一段时间。令农民感到奇怪的是,今年二三月份时,房子的外观已经差不多都完工了,但还是可以看到沙土不断地从房子里面运出来,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上周五,所有的人,突然都不见了。

而到了周六,高原联邦监狱的看守拉响了警报,所有人才恍然大悟,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墨西哥最大的毒枭古斯曼,越狱了!而越狱的地下隧道的终点,就是那处奇怪的小房子。

上周六晚上,古斯曼表现得毫无异常。他进入了牢房的淋浴区,那是监狱里唯一的一处监控死角。撬开一个长宽各约0.5米的小洞后,他顺着梯子向下爬,爬了大约10米,来到了一处隧道里。

2 逃亡隧道建得很讲究

隧道高宽合适无需弯腰 照明和通风一应俱全

尽管是逃亡,隧道的建设,却毫不“将就”,虽然称不上享受,但绝对可以说“舒适”。

逃亡隧道宽0.8米高1.7米

隧道里的照明和通风设备一应俱全,包括空调通风口、电灯、应急氧气罐以及PVC塑料管通风孔。隧道宽0.8米,高1.7米,古斯曼甚至无需弯腰,直着就可以走过隧道。

古斯曼就这样走了大概1.5千米,走到了监狱附近那座叫做桑塔·胡安娜的建筑工地上的小房子。这座小房子是挖掘隧道的绝佳掩饰。隧道里挖出来的沙土,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在这里被运走。在古斯曼逃走之后,警察在隧道中发现了一辆安放在轨道上的摩托车,用于运送挖掘工具和清除污垢。从那里,古斯曼坐上了一辆豪华轿车,逃之夭夭。

古斯曼或许走得不急不忙,因为直到他从淋浴间消失半小时之后,看守才拉响了警报。

尽管隧道里安装了通风设备、应急氧气罐,但“贴心”的手下为了老大的安全,还是下足了工夫。

用小鸟来检测通道空气质量

在古斯曼逃跑之后,警方在他的牢房垃圾箱内发现了一只小鸟的尸体。有人怀疑古斯曼是在用小鸟“飞鸽传书”,但警方认为,小鸟更可能是被用来测试地下通道的空气质量。

据说,旷工在进行地下采矿前,会使用金丝雀检测地下是否含有一氧化碳等有毒气体。古斯曼的团队可能效仿了这一传统。警方猜测,地下通道的建筑师使用小鸟探测通道内的空气,以确保古斯曼在隧道中行进的途中不会因为缺氧晕倒。

根据土木工程师估算,挖掘这样一条隧道要产生3250吨泥土,需要379辆卡车才能运完。参与这条地道建设的工人不会超过4名,以每天工作10小时的速度计算,大约需要1年完工。

3 有钱能使“警无声”?

声呐警报未生效 警卫或已被收买

媒体推测,为了这次越狱,古斯曼至少付出了5000万美元。曾经的哥伦比亚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巴尔的一位亲信对媒体透露,5000万美元是保守估计。

“为了越狱,古斯曼必须收买警卫。他们都知道他多富有,肯定会要价几千万。古斯曼单单行贿狱警,就需花费5000万美元左右”,他说道。

不差钱,身家被指超10亿美元

不过5000万美元和古斯曼的身家比起来,并不算什么。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暴力的贩毒集团“锡那罗亚”最高头目,古斯曼的贩毒网络遍及全球,据信其财富超过10亿美元。

如果说此次越狱没有内应,估计没有人会相信。隧道的设计入口正好在监控的盲区,这需要精确的规划,和对整个监狱的构造都了如指掌。警方相信古斯曼的贩毒集团获得了高原联邦监狱的细节平面图。

安全专家马丁·巴伦说,自从1991年起,高原监狱就在监狱附近布置了环境传感器,以防止有犯人逃跑。此外,监狱警卫身上装有敏感声呐装置,能够侦测到任何地下开采活动。所以说古斯曼的越狱计划至少有部分警卫配合,否则不可能完成。

“在监狱周围挖掘隧道根本不可能不被发现,更何况是长达一英里的隧道。”巴伦说,“这说明传感器要么是已经失效了,要么就是被人为断开了。”

曾有囚犯抱怨施工声音吵闹

除了警卫的声呐装置,监狱里还要定期用电子设备检测监狱地下有无挖掘活动进行。但其实根本不用那些敏感的装备,就连普通囚犯的耳朵,都已经听到了施工声音。

据墨西哥当地媒体报道,在古斯曼越狱之前,就有不少囚犯曾经抱怨过被电钻等电动工具的施工声音扰得不得安宁。就在古斯曼的手下在监狱地下日夜不停地挖掘隧道之时,监狱的管理层“恰好”对监狱周围的一个“钻井和防水管道”项目开了绿灯。因此,那些抱怨施工声音的牢骚,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美国司法部门前官员认为,挖掘这种规模的地道耗时长、工程大,需要精心策划和监狱的详细布局资料,因而必须获得内应协助,这一工程可能在古斯曼2014年2月入狱后不久就开始了。

甚至还有媒体怀疑,古斯曼或许早已买通了守卫,从监狱门口正大光明走出去,其地下通道,也许只是一个幌子。美国缉毒署的前探员菲尔·乔丹甚至怀疑,一年前他的被捕都只是一个骗局。“否则一个出门旅行都有时会带800人安保团队的大毒枭,何以不费一枪一弹在度假时被捕,身边只有一个保镖?”乔丹认为,也许古斯曼已经和墨西哥达成某种秘密协议,要求不把他引渡到美国,因为只要在墨西哥,监狱对他来说,或许只是另一个度假村。

4 何以嚣张至此

被指能腐化一切 曾重金买通狱警

古斯曼越狱,很多墨西哥人并不意外。逃走之后的他,也显得毫无忌惮,还用儿子的推特,发了几张自己乘坐飞机以及痛快饮酒的照片。

心狠手辣的“世界毒品教父”

古斯曼出生于1954年12月,不过这一说法也有争议,另有部分人称他出生于1957年。自从2011年以来,每年都入选《福布斯》杂志“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名单,名次一度超过法国总统。不过和其他入选的国家元首、商界巨贾不同,他的入选,靠的是他建立的一个毒品世界。15岁开始贩卖大麻后,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毒品。《福布斯》称他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毒枭”,美国缉毒署称他为“世界毒品教父”。本·拉登死后,他成为全球十大通缉犯之首。

他出生在墨西哥的锡那罗亚州山区,父亲经营一家牧场,另一种说法是种植罂粟,这是当地农民的普遍做法。小学三年级古斯曼就辍学了,帮着种植和贩卖罂粟。15岁时候,古斯曼和四个远房亲戚一起包下了一片种植园,种植大麻。

尽管衣食无忧,但古斯曼还想寻求更大的机会。20岁时,他离开家乡去投奔叔叔佩德罗·阿维莱斯,墨西哥毒贩的“先驱者”之一,从此加入有组织的犯罪集团。

古斯曼身材矮小,但心狠手辣。70年代时,他负责为美墨边境的毒品运送,如果有谁交货不及时,他的解决方法很简单:一枪爆头。为此他很快赢得足够的地位。

1989年,古斯曼成立了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毒品生意的暴利令古斯曼的毒品帝国迅速膨胀,以2000美元价格从哥伦比亚或者秘鲁购买的1公斤可卡因,在美国可以卖到10万美元。

古斯曼是美墨边境地下运毒通道的“首创者”。他还开设过一家罐头工厂,生产标着“辣椒教母”实则填装可卡因的罐头,堂而皇之地运送到美国。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能够腐化贿赂一切的无限能力”。

黑帮火拼害死红衣主教

在争夺毒品集团控制权的过程中,古斯曼和其他头目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并和其中阿雷利亚诺·菲利克斯兄弟发生了多次火拼。

1992年被暗杀多次之后,古斯曼主动出击。当年11月8日,古斯曼手下化装成警察,冲进一家迪斯科舞厅,对菲利克斯兄弟及其手下扫射。双方的交火持续了至少8分钟,现场散落着1000多发子弹,六人当场死亡。

两伙之间的斗争持续了6个月,但双方各自的头目都没有被打死。1993年,菲利克斯兄弟再次派出顶级枪手,去瓜达拉哈拉(墨西哥第二大城市)刺杀古斯曼。但枪手们在机场认错了人,瓜达拉哈拉的红衣主教奥坎波遇害,身中14枪当场殒命。

被捕入狱后遥控贩毒

这一事件震惊了全世界。古斯曼逃到了危地马拉,贿赂了危地马拉一位军方官员120万美元,以求藏身。但这位官员恰好是一个线人,并将古斯曼的位置透露给了执法机关。在枪战发生16天后,古斯曼在危地马拉被捕,被引渡回墨西哥,因为贩毒、团伙犯罪和贿赂罪被判20年。

在狱中,古斯曼照样控制毒品生意,手下用现金收买了警卫,将监狱改成他的豪华“办公室”,看守们则像是仆人。

那一次,古斯曼在牢里呆了近8年。

2001年1月19日,在即将被引渡到美国的几天前,古斯曼穿过12道遥控门,藏在洗衣车内越狱。调查发现,监狱里几乎每个人都卷入了这次越狱。监狱的狱长迄今仍在因为帮他越狱而服刑,一位曾经举报情况的狱警,几年后被杀。为这次越狱,他花了至少250万美元。

越狱后,古斯曼的贩毒集团“锡那罗亚”扩张得更加变本加厉,从一家中等规模的毒贩团伙发展到全球规模最大的贩毒集团。借助金钱的力量,在墨西哥和美国的追捕之中,古斯曼一次次逃脱,直到2014年2月22日再次被捕。当时,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称,他的被捕是“墨西哥和美国民众的胜利”。

如今,古斯曼再次逍遥法外,所谓“胜利”不知要待何日才能迎来。

■ 背景

墨西哥的“毒品战争”

2006年,墨西哥时任总统卡尔德隆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对贩毒集团的战争。然而,持续六年的毒品战争遭遇失败,包括古斯曼的锡那罗亚集团在内的两个主要运毒组织,都在这一时期扩大了地盘与影响力。更大的代价是,从2006年到2012年间,至少有60000人死于墨西哥军队、警察、毒品集团之间的斗争。

2012年,涅托当选墨西哥总统,继续毒品战争,但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擒贼先擒王,多个贩毒集团的头目被抓获或者击毙。2014年古斯曼被捕,更是被认为是涅托反毒战的重大胜利。大毒枭被捕或死亡令贩毒集团变得碎片化,但又产生了新的更加极端的组织:此前的贩毒集团虽然犯罪,但并不明确地反政府,现在有的贩毒集团已经成为叛乱集团,直接对准墨西哥军队和警察。

来源:http://www.bjnews.com.cn/world/2015/07/19/371092.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毒枭古斯曼的越狱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