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札记】基层公务员过得怎么样?

最近,我以《中国改革》记者的身份,在山东采访调研10天,省市区县乡村都走到了。一路接触了很多公务员,对他们的状态有了较为切近的认识。现择其一点,信笔写来。

一、“路条”

那天,刚到济南,和来接我的处长刚聊几句,他就说:“下次来之前,最好发一个函,不然接待起来比较麻烦。这次来接你,是我们自己找的车;中午这顿饭,也是我们自己的钱。”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简单答道:“是八项规定。”

后来,一路屡屡听到“八项规定”这个词。上网一查,得知这是中共中央下发的抓党风政风的文件,对公务接待、宴请、住宿等,都有具体的规定。

这位官员说:“你发一个函,我拿着去批一下,再发到下面,他们才好接待你。”

这不复杂。于是,我就自己写了一个函给他。他郑重其事地接下了。

几天后,到了某县,接待我采访的处长和我闲谈时提及:“你这次来,省里发了函,让我们配合。”说着,他拿过手机让我看。

于是,在他的手机里,我看到了我写的那个函。在空白处,还有批示字样。

“有了这个,我才能接待你。不然,吃饭、住宿、用车,都是问题。你再往下走,我也得这么通知下去。”他说。

再后来,到了县、乡,我便有意询问他们是否收到了这个函。结论是,只到县一级,乡镇没有。

我心里就把这个函称为“路条”。

二、吃饭

一出门,自然涉及吃、住、行。对我们记者来说,这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但对于接待者来说,却是最重要的事情。

每到一个新地方,接待者先会道歉:“对不起,现在有八项规定,不能宴请,只能让你们吃自助餐。”

席间,主人颇有愧意地说:“我们山东,礼仪之邦,本来是很好客的。现在有八项规定,不能请你喝酒,内疚的很。”

他又详细告诉我,午饭,是绝对不能喝酒的;晚饭,可以喝一些红酒,但每瓶的价格,不能超过100元。

晚间,果然开了一瓶红酒。为了验证,我问服务员:“这酒多少钱一瓶?”服务员答:“这酒是我们宾馆监制的,不知道多少钱。”

主人补充说:“市场上,100元以下的红酒实在没法喝。因此宾馆自己监制了一些,价格在100元内,但质量能比市场上的好一点。”

第二天,采访拖了时间,来不及回宾馆吃饭,只好就近吃。本来,如果回市里,司机可以自己吃,现在怎么办?我看到这老兄一路都在打电话联系,问他忙什么?他答:“请示能不能加上司机吃饭。不然多一个人吃饭,是要犯错误的。”

我不以为然:“多一个人,加一把椅子、一双筷子,不就得了,上级怎么能知道?”

他连说“不行”,“说不定宾馆的服务员就去举报呢?”

三、住宿

吃饭如此,住宿也不例外。

每到一处,接待者都问:“要不要联系住宿?你们住宿标准多少?”

临别结账的时候,他会凑过来,客气一下:“能不能报销?超标了吗?”然后解释:“现在八项规定了,没有安排这笔钱,实在不好意思。”

其实,对于我们,从来如此;如果要地方结账,反而受限。我真心实意地安慰他:“应该的,应该的,我们有钱。”

四、督察

一路走来,“八项规定”于我,是如雷贯耳。我发现,各地是真的把它当回事,和过去“四菜一汤”大不一样。

我产生一个疑惑:这样细致的规定,是怎么执行的呢?

在另一个县,一位科长告诉我:“有纪委督查。”

我详细询问纪委督查的情况,他便开始倒苦水。

他先表示,对于“八项规定”,他是赞成的。“谁都怕喝酒,你以为我们爱喝酒?‘八项规定’对我们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理直气壮不喝酒了。”

他不满的是,“纪委把我们一个个当贼看着。”

他举例说,吃顿饭,报销的时候,要附上某位领导的签字,如果出了问题,就找他。菜单也要附上,说不定就会抽查菜单,是不是喝了酒,有没超过100元。

他的另一位同事附和:“现在生活好了,谁在乎一顿饭、一杯酒啊?不是为了工作,我回家陪老婆孩子吃饭好不好?”

我问:“查这么细,纪委有多少人手?查得过来吗?”

他们答:“有群众举报啊。群众、服务员,眼睛都是雪亮的。”

他举例说:“某位干部,晚上下班坐公车回家,路过菜市场,去买了点菜,被群众发现,举报他‘公车私用’。”

五、隐私权

又到了一个县。和地方官员聊起党风政风问题,其间提起了纪委的督查 。

一位官员曲折委婉地说:“抓党风廉政是对的,但我们公务员,现在成了严管的对象。我们也有隐私权啊。现在对你,是说查就查 ,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他指着一位下属说:“你问他!”

有领导鼓励,这位下属便大着胆子说:“有一天,我正在用电脑,有人敲门。我还没有回应,门就被一下子推开。进来两三人,要我站起来。他们坐下,就查我电脑。”

我问:“查什么?”

他答:“查我是不是在炒股、打游戏,上黄色网站。”

我问:“纪委的?亮明身份了吗?”他答:“事后再亮明。查前亮明,就查不到了。”

他的领导总结一句:“现在纪委权力太大了。”

六、公务员生态

一路走下来,我对公务员的状态有了复杂的感受。

我发现,此次中央抓党纪党风,是真刀实枪,真抓实干,对基层确实起到了威慑的作用。大吃大喝、迎来送往、公款出国等等,确实收敛了很多很多。节约了财政资金,获得了百姓的好评。

但一个可能的隐患,是公务员的怨怼情绪。

在某区,我问一位处级公务员:“按你们说的这样,日子也不好过哇?”

他叹气:“我们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他诉说现在工作难干,压力大,加班多,事情杂。 “政府负无限责任,有冤屈找你,欠薪找你,集资被骗找你。” 干来干去,吃力不讨好。“所以现在有些公务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我想了想:抓干部作风,是好事;抓落实,更是好事。但是,如果纪委权力确实太大(暂且引用基层官员的说法),那需要约束;而且,公务员的情绪和心态也需要考虑。毕竟是要靠他们干活的。

我还想,“八项规定”,尽管收到实效,但毕竟是运动式的清理、整顿,一旦鸣锣收兵,将来恐有反弹。

“所以,”我说,“还是得靠法治。”

“唉,”这位官员长叹一声,“法治法治,有法没治!

来源: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9619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采访札记】基层公务员过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