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深陷停复牌博弈局:“已哭晕在键盘上”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天底下最难干的工作就是董秘,没有之一!”7月10日,江苏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刘云(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盘暴跌到暴涨的这些天,他几乎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你看我这杯子里的茶叶泡得多浓,可我一点也感觉不到苦味,精神太疲惫了。”

上证指数从6月15日创出5178.19点之后开始的一路狂跌,不仅让投资者损失惨烈,也让各位董秘身心备受煎熬。过去20个交易日,A股公司的董秘们在暴跌下的停牌与近期反弹的复牌博弈中,他们艰难地游走交易制度与股东诉求之间。

世纪鼎利(300050.SZ)在互动易上“已哭晕在键盘上”的留言,道出了时下董秘的窘境,在刘云看来,市场完全不必讥笑世纪鼎利,“董秘能有什么办法突然变出停牌的想法,还不是股东,甚至控股股东的无理由要求停牌给逼的。”

内外部股东施压

董秘堪称披露上市公司信息的“新闻发言人”,名字常要见诸报端,安徽上市公司董秘张伟(化名)表示,“就是董秘对公司情况最了解,所有投资者都试想从我们这里获得有价值的东西。”

张伟的日常工作包括一年四次定期报告,即“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年报”。接待投资者的现场调研,电话里回答投资者的问题,“此外,我还要筹备董事会会议和股东大会;负责公司信息披露事务等。公司一有风吹草动,还要应对各路媒体的采访要求。”

即使已经干了好几年,张伟的亲戚朋友还认为他的职务是董事长秘书,“我即使向他们解释,我是董事会秘书,他们还是觉得我怎么工作那么多年,还是一个小秘书。”

这一点,刘云深有同感,“常有投资者打电话来,开口就是‘我不和你一个小秘书谈,我要和你们董事长谈’,我不得不一次次解释工作职责就是和投资者沟通。”

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聊天时,刘云又泡了一杯浓茶,“6月15日大跌,我就感觉市场不太好,但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暴跌。”

随后的暴跌中,刘云所在公司的股票连续跌停,“一天几十个电话,全是投资者打过来要求停牌的,有的直接就骂人,祖宗十八代都被他们问候了一遍,反复问我们为何不停牌,对投资者不负责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7月10日电话采访的数十家上市公司董秘中,没一个不被骂过,理由就是“为什么不停牌?”

7月8日,面对投资者的诉求,世纪鼎利回答“暂时找不到真实合理的停牌依据,又处于半年报窗口期不能增持,前期有减持,半年内又不能短线交易……已哭晕在键盘上。”

这句回复顿时广为传播,而在刘云看来,他当时找停牌的理由,“也几乎哭晕在键盘上,不仅散户打电话来骂,机构投资者也施加压力,要求停牌。”

浙江一家被基金重仓持有的上市公司董秘李晓(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机构不仅在电话里要求停牌,“有的甚至跑到公司来问为何不停?机构一直宣称的理性投资,这时荡然无存。”

实际上,在调研中,已经有机构将股价下跌问题直接抛给董秘。

7月8日,华伍股份(300095.SZ)董事会秘书陈凤菊接待浙商证券等调研时被问及关于股价大跌的情况,陈回答,“公司下跌原因很多,现阶段和整个市场行情不无关系。公司目前经营情况一切正常,公司发展也是稳步向前,我们有信心,也希望广大投资者有信心。”

在李晓看来,除外部股东的压力之外,“更大的压力来自内部,尤其是控股股东,或持股的董监高。例如大股东之前有质押股权融资,基本上是打四五折,现在一轮暴跌下来,股价基本上被砍去40%左右,老板质押的股权接近警戒线,需要增加质押股权。这时候老板就希望董秘抓紧想办法停牌。”

张伟也碰到同样的问题,因控股股东质押股权,“我们不得不把有些工作提前做,有些项目提前谈,这才能有正当理由停牌。但是,有些董事不理解,两个跌停后,马上打电话质问我为何不赶快停牌?”

对此,刘云也表示认可来自内部股东的压力要远大于外部股东,“董秘夹在中间,两头受气,不停牌老板骂你;没理由硬要停,交易所要骂你没事找事。你说我该怎么办?”

停复牌的博弈

可是,刚停牌一天,刘云的办公室电话又被股东打爆,理由是“市场反弹,你为何不复牌?”

“我现在已经不愿意接电话了,一接就被骂。”刘云表达着不满,他让证券事务代表去处理,“现在连他都不愿意听了,有些股东上来就骂人。我们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怎么受得了这种毫无理由的责骂?”

顶替董秘接电话的证券事务代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激烈的股东,他就把电话调到免提,“随便你骂,我们该怎么工作,还得怎么工作?不可能因为你骂几句,我们就乱停牌乱复牌。”

同样,张伟在电话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有一个股东说自己有心脏病,我们不停牌,股价大跌导致他生病住院,要求我们支付医药费。这几天停牌了,他又打电话质问为何不复牌,复牌两个涨停板,他就出院了。你说,我们怎么和他沟通?”

李晓也表示无奈,“有个股东打电话说结婚买房子的钱被套住了,就是因为我们不停牌,导致他亏了一大半。女朋友要分手,他要公司解释。我只能告诉他,你既然是买房子的钱,为何要来买股票?股市有风险,难道你不知道?”

为满足各方利益,上市公司董秘们使出浑身解数寻找停牌的理由。但并不是所有理由都会被交易所采纳。

银信科技(300231.SZ)就一直没停牌,它在互动易上的解释是“停牌理由没有被深交所采纳,只能请股东注意股价下跌风险。”

7月9日和10日,股市大幅反弹,问题再现,这些董秘们开始博弈究竟复不复牌?

双良节能(600481.SH)7月8日停牌,10日复牌,理由是“本次重大事项为对外投资事项,公司自停牌之日起与对方开始进行正式谈判,截止到7月9日,双方在一些关键条款上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分歧较大,公司决定终止与对方的合作谈判。”

实际上,诸多的董秘微信群、证代微信群中,都在讨论各自的停牌理由与复牌原因,互相借鉴成为一种趋势。

刘云也在为复牌发愁,在他看来,除去真正有重大事情停牌的之外,“多数公司停牌都是为规避大跌,等复牌时就找各种理由,目前流行的是员工持股、收购资产谈判破裂等几个。只要理由不离谱,交易所为了市场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刘云来说,他们停牌是将收购资产提前了,“我们真是要并购一家公司,本来想拖一拖压压价格,现在为了停牌只能提前启动项目。”

实际控制人施加的压力再次显现,张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是午盘停牌的,“我上午刚把停牌理由交给交易所,老板下午突然跑来问我,能不能复牌?我当时差点晕倒,停牌是他要求的,现在又要复牌?不光交易所会骂死我,就是技术上也没法操作啊。”

这种“停复牌”的博弈再度显现,李晓的董事长也开始有意无意地问能不能复牌,“我就问老板,如果复牌后再次出现大跌怎么办?他就一句话,那就再停牌呗?”

但是,李晓毕竟有着多年的董秘经验,“我必须在交易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满足股东方的诉求,不管是外部投资者,还是内部股东,这种博弈就像是走钢丝绳,一不小心就会犯错。”

为了复牌的上市公司开始出现千奇百怪各种复牌理由,

比如,海润光伏(600401.SH)的复牌理由是“公司因相关事项是否涉及重大事项存在不确定性,故于7月8日申请全天停牌。经过核实,上述事项属于公司日常经营业务的一部分,不涉及《股票上市规则》的停牌事宜”,因此,该公司申请于7月9日复牌。

海信电器(600060.SH)的复牌理由把“权威机构对目前市场中最高端的ULED、SUHD、OLED显示画质评测”说了一番;红豆股份(600400.SH)的则是“公司策划与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受让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下属深圳力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部分股权事项。因实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公司决定停止上述事项,自7月10日起复牌。”

7日停牌的精诚铜业(002171.SZ)的复牌理由是因为“员工持股计划需履行职工代表大会等组织充分征求员工意见、公司董事会提出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等程序,且受信息敏感期不得买卖股票的限制,决策时间较长,不利于短期内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公司决定终止该项计划。”

对于目前反弹了两天的市场,没有复牌的董秘们再次陷入博弈中,“这个周末又没法好好休息了!”刘云喝下一口茶杯里的浓茶,他旁边的电话铃再次响起,此时已经是7月10日下午3点收盘之后,“肯定又是投资者,问为何不复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董秘深陷停复牌博弈局:“已哭晕在键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