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解扣

“啪!”搭扣解开的声音,细带向两边松懈,然后是晕眩,扩散,蔓延。她的记忆碎片里时常出现这个意识流多媒体画面,发生在她看不见的背脊,仅限想象。在嘈杂的人群中,会忽然听见,轻微如幻听,像花开的声音。每当“啪”声袭来,她的身体便不由软化,“早在10年前,他就能熟练地单手解开我胸衣的扣子。”

10年前,她还只是穿着单纯白色棉制内衣的女高中生,有些婴儿肥。15岁,第一次恋爱,对象是个17岁的不羁少年。他不羁,爱打桌球,衣单影酷,属于同龄人较早成熟且特立独行的男生,所以她13岁时就看见他和不同的女孩子恋爱,有些不太好的声名,和她叛逆内心向往的坏。她只是等着自己长大,发育到玲珑有致,被他注意到。15岁,终于轮到她和他恋爱。

没想到他真是爱她的,初吻发生在拥挤的巴士上,他线条迷人的脸忽然附过来,咬住了她丰厚的嘴唇,探入她的灵魂。刹那间,全身通了电流,麻麻地软软地,晕倒在他怀里,这美好比往后人生中的做爱还美。她和他直到分手都没有做过爱,最接近的一次,是午夜的俱乐部里,躲在包间里,他“啪”一声单手解开她的胸衣扣子,重重地压住她的身体,只是挣扎几下便停止动作,对她说:“我渴,你去拿冰淇淋给我吃。”命令般,命令她跑开。

他克制自己,却许给她一个愿。把她的第一次留到结婚初夜,要在摆着落地镜子的房间里做爱,并用摄象机记录整个过程。她没有等到这一天,上大学后的她和他分开两地,某天他出现在她面前,说嫁给我。她措手不及,她才18岁,不能决定命运。一个犹豫他便消失了。

听说他很快就结婚了。消失的岁月里,幽灵般回来过几次,黑夜电话袭击,只问她过得好不好,再等她拨回去,便是空号。他能找到她,她不能找到他。每一次的袭击,就如被解开了搭扣,“啪!”开放,松散,蔓延,一地碎片。

她已不再是那个穿白色单纯棉制胸衣的少女,她和一个爱上她,并在一次重伤后把血液输给了她的男孩恋爱,甚至走过7年之痒。她更换过很多不同款式的内衣,蕾丝的,镂空的,黑色的,豹纹的,胸部线条愈来愈好。只是被解开的声音无法再和记忆重合。

“我要结婚了。”某天她又接到他的神秘电话时,禁不住宣告。内心里希望他能阻拦一下吧,可他没有,他祝她幸福。她只好去幸福,到民政局领证出来,连钻戒都没想起来要。她幸福得有些不甘心,也许是没得到被许过的愿,每当“啪”的幻听出现,她便怨恨10年前的NG,如果不停下来,一切可能是另外的样子。

不完整的画面,是无法释怀的梦魇。当她意识到这点,当她又有机会听到他的声音,不再矜持地提出要见面,看看彼此结婚后的样子。辗转难眠了3天,精心计划逃离城市,到一个陌生的地点,完成犹如重逢的约会。

她从客车下来时,他已在车站等了半小时。他依然保持着当年早到的习惯,伫立风中。依然那么瘦又经渭分明,在人群中容易被辨认,被吸引。绕着街心公园走了整整3圈,他才很顺便似的把她的手拉过来放进自己的口袋中。她说,你等等。跑去商场买了瓶芝华士,说天冷,其实是想壮胆。

公园小山的凉亭里,竟有一对学生情侣,背影酷似他们当年。她开始仰面喝酒,喝到面带桃花吟起诗来,他也配合着这番恶作剧,直把小情侣吓跑而哈哈大笑。笑着他忽然侧过脸来,把含着的酒灌入她的嘴中,同时很熟悉很熟悉的复习过无数遍的“啪”声响起,她却跳了起来,把喷薄而出的胸波跳回紧致的内衣中。

“我们去开个房间。”她带着命令的口吻。在宽敞纯白的大床上,她表情肃穆地注视他抚摩和亲吻每寸肌肤,但拒绝交出最后的自己。她要把10年前NG后的剧情以不同方位,不同可能的发展排练一遍。把一个瞬间的停止延伸为三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慢镜头。然后对他说:“天晚了,我们坐车回去吧。”

在漫漫车途,像10年前那样选择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他疯狂地解开她更多扣子,让粗暴的双手在她身上留下更多生疼的印记,她怕自己叫出声来,又听见自己仿佛呻吟。爱是这样的临界点,让将要发生淹没在未发生。

快到终点时,平和了下来。他对她说:“你要记住,我能控制自己,因为我爱你。”她笑了笑:“如果明天再来一次,我会改变主意。”

回到家中,她翻出包里备着的3只安全套,完好无损的。明天就用掉它们吧,她想。此时丈夫在厨房里熬着美容猪蹄汤,絮叨着若有若无的话。她在房间里喊了一句:喂,你来看看我新买的内衣,帮我扣个扣子。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86209301831454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木子美:解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