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温家宝两位总理如何看股市?

1996年在中国新兴证券市场短短六年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通货膨胀消失,银行利率降低;3月开始,股市走出了一轮大的上升行情,全年基本上走出了单边上扬的走势,直至年底的疯涨,管理层的“十二道金牌”都没能拉住疯牛,直至人民日报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出现,才拉住了疯牛,大盘出现连续两个跌停板,投资者重新趋于理智。

当年的股市泡沫 朱镕基总理是这样做的

以下内容摘自《朱总理讲话实录》

中国的股票市场在新中国成立前就有,那时上海的股票市场比香港地区的发达得多。新中国成立后,把它关闭了,成为禁区。社会主义国家能不能搞股票?邓小平同志说,可以试。1990年12月,在上海成立证券交易所,当时我在上海当市,大家都认为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这实际上是一个最有效的直接融资方式,同时又成为企业效益的一个晴雨表,谁的效益好,谁的股票价格就高。特别是老百姓手里的钱越来越多,不满足于存在银行里,总是要寻找出路。不搞股票,照样会出现“地下钱庄”、买彩票、赌博,什么都有。买股票是一个正确的投资方式,有好处。现在外国的股市对社会稳定没有什么影响,通过基金的管理方式,把社会上的游资都吸引过来。

但是,股票也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在不成熟阶段。这几年我们发展股票的历程是三起三落,一下子上去,一会儿下来。股民没有风险意识,政府对股票的监管力度也不够。邓小平同志当初就讲过,股票可以试,不行就关。现在关是关不了啦,城市人口差不多40%都进入股市去了,怎么关呢?今年4月份之前,股市比较平稳,4月份开始升温,9月份后暴涨。香港股市排在世界前几位,一天的成交额也就是108亿港元;它的股票流通市值相当于我们现在的10倍,也就是说,它有4万亿港元,我们的股票流通市场值只有4000亿元,但今年12月份我们一天的成交量最高峰达到350亿元,相当于香港的3倍以上。这说明股市投机性很大,一些“垃圾股”,根本没有什么效益,都炒成七八元一股。为什么暴涨?大家都认为,香港“九七”回归之前,政府绝对不会让股市掉下去;否则,政府的面子不好看。以为买股票就必赚,因此今年9月份后新的股民进入得比较多,几个月的时间增加了800万户,现在有2200万户人了。大概有近40%的城市人口与股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股市牵动人心啊。

股市要是出问题不得了,因为世界股票市场是有规律的,有涨就有跌,暴涨就暴跌。我们也担心在什么时候跌。我们本来是采取不加干预的态度,但这几个月以来,看到这种危险趋势,大户操纵,银行资金违规进入股市,股民们盲目地跟风,新闻媒介推波助澜。因此,这几个月我们做了一些工作,香港报纸说是下了“十二道金牌”。我们撤掉了两个银行的行长,因为他们拿信贷资金炒股票。我们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几篇文章,目的就是提醒股民现在股市过热,风险很大,但毫无效果。香港报纸说,股民只看到“九七”香港回归的利好消息,别的不管了,无论怎么警告,他们都无动于衷。这样发展下去不得了。

这时候,我们不能不讲话了,于是发表了一篇《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是让中国证监会同志起草的,实际上是讲了三个道理:

第一,这个股市现在是非理性的。

第二,股票市场是有涨必有落,落的时候,政府不会托市,也托不起这个市。历史经验证明,没有一个人能把股市托起来。

第三,股市风险自负。赚了钱你多得,赔了钱你自赔,政府管不了。
现在股民的风险意识不如新中国成立前,那时的上海股民赔了钱就往黄浦江一跳了事。现在赚了钱的一声不吭;赔了钱的找市政府,砸市政府的玻璃。现在不警告他,将来出了事怎么办?因此,我们认为《人民日报》这篇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的正是时候。

当然,我们估计这篇文章一登,股市也可能全面崩溃,一落到底,那也是不好办的事。因此,我们在此之前先建立了一个涨跌停板制度,这是国际惯例,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

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股票一天上涨或下跌的制度不能超过10%。现在看来,这个制度提前建立是有好处的,要不然这个星期一就是“黑色星期一”,一跨到底了。

当时,没有想到这篇《人民日报》特许评论员文章的作用有这么大。“十二道金牌”股民都不理啊!这篇文章一登出,星期一早上一开盘,股票一下下跌10%。要是没有这个10%的限制,就全部掉到底了,这种情况我们预料到了。但是我们也没有考虑到,股民很多是新股民,拿的是退休金,保命钱炒股票,这样一下化为灰烬,也不太好。

因此我们决定在星期一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上发表中国证监会发言人的谈话,做了些解释工作。我们发现所有的外国评论都是正面的,还有香港报纸的评论都是正面的,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用心良苦,无可厚非,不可责权求备,采取这个措施是必要的。

第一天跌了百分之九点几,第二天又跌了百分之九点几,但第一天的成交额是20亿元,第二天的成交额达到了80亿元,成交额上去了,我们就放心了。既有人抛,又有人接,还有人进来。第三天的情况就更好了,股市反弹了,成交额是180亿元。直到第三天晚上,我才睡着觉。

以后几天,股市有升有降。我估计问题不大,有惊无险。今后股市再涨再跌,不能怪我。我已经把股市的道理讲得清清楚楚,赚钱不来找我,赔钱来找我,这有道理么?现在外边又在谣传,政府会托市。香港《明报》记者写了一篇文章,我看写得很好,题目是《谣言止于智者》。这篇文章说,《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刚说政府不会托市,现在又开始托市?朱镕基不会笨到这个程度,自已打自己的嘴巴。我宣布不托市,还托什么市?政府不会管,股民自己投资,自已承担风险。我们采取一些措施后,各种信息反映上来,根本没有跳楼、打碎玻璃的事,没有激烈行为出现,说明中国的股民也在成长之中。对这件事中央政治局讨论过,中央也作过决策,当然要关心人民的利益。这不能叫行政干预。总之,这件事情,我们是做得对的,对今后股市的正常发展是有利的。

07年股市暴跌后,温家宝总理如何应对?

这一年的11月19日,温总理出访新加坡,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表演讲,论及了中国股市问题。

温总理首先表示,“政府应从宏观上推进企业的发展和改革,特别是要进行公司治理结构的改造,使企业能够发展和盈利,并且能够可持续发展和盈利,这是决定股市最基础的东西。”他说,政府还应该加强监管,“监管主要是通过经济和法律的手段,使股市能够做到公开、公正和透明”。他还说,要对股民进行风险教育和风险提示,要使股民懂得买股票可能挣,也可能赔。“这个道理可能理论上懂得,但是感情上过不去”。
他还提到他刚刚上任的时候股票市场指数曾经下跌到900点。“那时候股市是一片骂声,我感到心情非常沉重”。

他说,中国大胆地推进了股权分置改革。“这一步棋走对了,于是股市就发展很快。在股指高的时候,又有声音说要防止资产泡沫,而且提到一旦泡沫破裂,会危害到中国的经济”。他说:“我觉得这两种意见讲得都对。”

2008年 温家宝:政府密切关注

在3月18日大会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上,人们期待温总理就股市问题发言,但总理没有直接谈论股市。会后,他在与记者们握手时,有记者问道:“股市暴涨暴跌,政府有何对策?”温总理坚定而微笑着回答:“政府密切关注!”

温总理表示,“我深知,这对中国是极大的考验,但是我可以向大家讲明一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好的,中国市场的潜力,特别是农村市场的潜力还是巨大的。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有着很大的回旋余地,这是中国的优势。因此,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还是抱有信心的。”在此之前,温总理使用“经济基本面”的提法并不多,而“基本面”是证券市场分析常用的词汇。

“政府密切关注”日后体现在了政府部门的具体行动中:4月22日晚,政府宣布将印花税由现行的向买卖双方征收3%。调回2007年5月30日之前的水平,即向买卖双方征收1%。;9月19日,政府公布印花税改单边征收、汇金公司入市购买三大行股票、国资委支持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稳定股价等三大利好措施。

2009年:起床先问股市是多少

2009年2月1日,正在欧洲访问,即将结束八日之旅的温家宝总理表示 “今天早上一起床,我就问警卫员,今天的股市是多少?他说,今天是礼拜天,不开市。”说完,温家宝把大家和自己都逗笑了。

当天,温家宝还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他表示,中国政府在推出4万亿元刺激经济计划的同时,可能还需要推行一系列旨在营造更佳经济氛围的综合举措。对于2009年8%的经济增长目标,虽然实现起来困难很大,但如果政府措施得到落实,相信下半年中国经济会出现好的转变。

“温总理起床先问股市是多少”的消息传到国内,立即引起热议。人们为总理出访期间挂念股市动态而兴奋,市场信心受到极大鼓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朱镕基、温家宝两位总理如何看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