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下山》是《无极》的精神续集

撰文:Magasa

《道士下山》是改编自徐皓峰(作为导演时他名叫徐浩峰)的同名小说,但其实和原著关系很小,电影的故事和人物经过了删繁就简,合并改写,已经跟小说差了很多。徐皓峰的优点影片中完全看不到,但徐皓峰的缺点倒都保留了。

这部影片名义上说的是王宝强演的小道士离开山上的道观,在红尘中经历种种恩怨情仇,悟出了一番人生的道理,最后回到山上。这是武侠故事中常见的合页结构,但问题是这部影片发生的很多情节根本和王宝强没关系,前一段和范伟、林志玲、吴建豪的故事他还算一个参与者,到了后面元华、房祖名、郭富城、张震一个个出来,王宝强就成了一个跑前跑后的看客,存在感越来越弱。

中国的武侠片有一个传统,这个传统的存在很多时候并非优点,但我们已经习以为常,那就是动辄讲一些看上去神神叨叨,但其实浅显无比的哲学道理,这些道理往往是从儒释道三家各取一点,搞得神秘无比,这构成了很多武侠电影的精神世界。比如特别常见的喜欢打机锋的老和尚,不起眼的扫地道士之类人物,就是承担这种哲学任务的,不巧这部片里全有。现在的情况是,要把徐皓峰和陈凯歌这两个伪哲学家加到一起来拍一部武侠片,那灾难简直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道士下山》里自然少不了各种点题的警句妙语,但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说世间纷扰,做人要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云云,但如果直接告诉观众就成了一锅鸡汤,不得不用一些奇情故事来包装。

《道士下山》一个很大的败笔是它对原著的类型化改造。这部电影是一部喜剧片,但原著并不是,所以影片里的那些喜剧元素都来自陈凯歌的自创,但从以前的作品看来,陈凯歌其实是蛮严肃、刻板的一个人,喜欢在电影里端着架子讲一些深深浅浅的道理,当他想搞笑的时候,就发现这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影片从一开场就奠定了它要走喜剧路线,只见王宝强和一个胖子师兄用很夸张的方式比了一场武,最后被师父告知赢了的而不是输了的要下山自行谋生,这个消息让王宝强猝不及防。然后下一个出场的范伟,顶着一头像是在说“我的功能是来搞笑”的发型,发挥了他小品演员的本色。另外陈凯歌也许从香港电影中学到,娘娘腔是最有效的喜剧元素,当你不知怎么逗笑观众时,就让演员扮演娘娘腔吧,于是本片一下塞进来两个!先是梳着莫西干发型的吴建豪,后面又出来个房祖名,两人在喜剧功能上几乎完全重复,中间这部分一旦没有武打场面,真是叫人看得昏昏欲睡。

陈凯歌的电影其实经常会表现男性之间的情谊,在这方面他就是大陆的张彻和吴宇森。只不过在正常情况下,不论我们将他影片中的男性情谊理解为同性恋或是兄弟友谊,一般都还能自圆其说。然而这部影片毫无道理地让郭富城和张震这两人也豁出去卖基卖腐,除了迎合网上的时髦风气,我没看出有任何实际意义。

至于影片的武术设计,完全走到了徐皓峰武学思想的反面。如果我们假定徐皓峰是有武学思想的话,不论它真的是什么,写实都应该是一个基本的立足点,《倭寇的踪迹》和《一代宗师》都体现了这一点。但这部电影的武打完全回到了香港武侠片飞来飞去的老路,招牌动作就是反重力和反牛顿定律,看得多了你就会出戏去设想演员背后的钢丝是怎么在牵引、拉扯。隔山打牛和隔空取物可能是比较新颖的设计,但肯定也说不上是原创的,之所以在影片中给我们留下了印象,只不过是因为用了太多次。

在创作精神上,《道士下山》堪称是《无极》的续集。这两部影片都体现了导演在操弄自己不熟悉的类型和题材时的进退失据,并且想当然地加进许多效果和初衷完全相反的时髦元素,同时还不忘了夹带貌似高深的哲学或人生道理,于是带来的观影效果出奇一致,那就是全程令人难堪的坐立不安。其实这一切早有征兆,不知有多少人在王宝强从地上捡起吴建豪扔过的飞刀时,立刻猜到他接下来会“出其不意”地射中靶心,或是当元华让陈国坤先行一步时,已然料到他会偷下毒手,这些都是观众领先导演的证据。电影成功的秘诀没有太多,其中核心的一条是,导演千万不能比观众笨.(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道士下山》是《无极》的精神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