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夕:关于如今的股市

1、跌得触目惊心的背后,据说证监会正在彻查“做空资金”,加上国际势力狙击中国牛市的传言蒸蒸日上,为数不少的股民心生同仇敌忾的情绪,甚至有新闻或是段子说有人在交易大厅里对着满园春色大唱国歌的事件。

2、炒股,本质而言属于投资行为,而投资首先就是一个科学的概念,它秉承经济学的常识,有着潮汐效应,“只许涨、不许跌”的心态,无论出自个人还是政府,与输红了眼的赌徒并无二致。

3、很多股民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是那个安全脱身的幸运角色,自信能与庄家斗智斗勇。其实换个场景,把他们请上牌桌,然后说明规则——对面的庄家可以看你的牌,但你不能看他的牌——此时他们显然又会痛骂“你当我是傻逼啊”然后掀桌走人。

4、当然,以理性苛求资本市场的参与者,亦不现实。索罗斯提出过著名的“反身性”理论,他认为市场是偏向预期的,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人们因为相信股市前景而大举进入,那么股市本身会因为热钱流入而上涨,这种利好又进一步验证了股民的预期,最终形成一种自我实现的循环。

5、“反身性”理论有些像心理暗示,而暗示的破灭时机,在于目标膨胀到了一个脱离现实的高度,比如说催眠师或许可以偶然的使一个常年瘫痪的病人直立身体甚至蹒跚着走两步,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无法让这个实验对象挥舞双臂飞上天空。

6、业内更愿意将之称为“泡沫的破灭”,上市公司从业绩总值到想象空间均已无力支撑仍在水涨船高的股民预期。在牛市的欢呼声中,注定会有一小部分玩家——通常是受益最多且机警敏锐的机构——开始从积木塔的底部抽回资金,于是,一种逆向的“反身性”理论开始上演,两个漩涡相互接近、撕咬,最终底气不足的那个漩涡遭到吞并。

7、“买涨不买跌”是最为朴素和原始的投资动机,所谓“满仓救国”、“护盘抗敌”,其实都是狐假虎威。唯一能够冲抵“反身性”理论的,是股票背后的企业价值。

8、美国2008年遭遇次贷危机,随着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的崩塌,引起全球的链式反应。美国和欧洲的处理措施截然相反,前者没有过多的行使政府救市的“义务”,而是让民众承受非理性投资的风险和代价,淘汰那些败给市场的企业,最终借由科技、能源、生物医疗等一系列行业的自我修复和技术创新,迅速完成复苏。欧洲则是基于社会保障理念而既不愿放任低迷企业的破产又不敢削弱选民的福利,至今仍然陷于泥潭而不可自拔。

9、如果一定要救市,那么中国政府要做的,不是将全民的养老金也投进股市——这种行为其实有着不负责任的高危特色——而是真正的放开市场,减少一切不必要的行政干预,拆掉那些经济效率极其有限的国企和准国企,将挤出来的红利分给经受市场检验的成长型企业,做好准备和未来的牛市不期而遇。

10、当然上面一点你国政府肯定做不到,所以请理解为对牛弹琴的一腔废话。

来源:阑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阑夕:关于如今的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