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入市:没底气 更没实力

作者:黄童超

六十秒读懂专题:中国“养老金入市”只受制于行政规章,立法层次低;而美国的养老金投资,严格受到民选国会制定法律的约束,只能投资政府特种国债,由此也获得了稳健的高收益;中国股市震荡幅度大,风险高,换手率高证明投机心态蔓延;作为受托机构,全国社保基金会并没有宣传说的那样光鲜亮丽,它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者。

中国“养老金入市”立法层次非常低:涉及几千亿元的养老金入市,人社部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却只是无数行政规章的一种,而不是全国人大制定的上位法

人社部本次拟投入股市进行投资的养老金,是指1997年设立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下称基本养老金),包括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部分。截止2014年,城镇职工部分累计结余3.18万亿元,而城乡居民部分累计结余3843亿元。扣除预留支付资金,大约有2万多亿元将会纳入投资运营。而在2万多亿中,最多将有30%会投入股市。《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涉及几千亿元的基本养老金入市,但它却只是人社部的行政规章,而不是全国人大或人大常委会制定的上位法,立法层次非常低。

中国学者声称“欧美养老金可进股市”是大错特错:美国涉及养老的联邦社保基金,只能投资联邦政府为社保基金发行的特种国债,而不能进入股市、投资房地产开发

中国许多学者声称“欧美退休和养老金也可进入股市”,其实是混淆视听。在美国,联邦层面与中国基本养老金类似的是“联邦老年、遗属和伤残人保险信托基金”(Federal Old-Age and Survivors Insurance andDisability Insurance Trust Funds,下称OASDI基金),资金来源主要是雇主、雇员以及独立劳动者依法缴纳的工资税。截止2014年1月1日,OASDI基金历年结余的资产总额达到了27640亿美元,这一基金根本不可以进行股市。能进入股市的是非强制性质的401(k)计划,401(k)计划企业为雇员设立专门401(k)账户,资金由雇主和雇员共同缴纳,雇员有权自主选择证券组合(股票、基金等)进行投资,或者选择根本不进入该计划。

根据美国法典中的《社会保障法》(42 U.S. Code §401),涉及养老的OASDI基金只能投资“美国政府对于本金和利息均予以担保的、孽息型证券”,即只能投资联邦政府为社保基金发行的特种国债。也就是说,民选国会立法,确定了OASDI基金不得被用于购买股票,或进行委托投资、房地产开发等其他方面的投资。2002年,美国国会共和党与民主党激辩是否应该将部分联邦社保基金投资股市,最终也未能促成《社会保障法》投资部分的修订。

由于只投资特种国债,美国联邦社保基金收益稳健:近30年内,涉及养老的OASDI基金历年结余增长65倍,达到27640亿美元;2008年金融危机,OASDI基金总体收益依然高达5.1%

目前,美国联邦社保基金中的OASDI基金,全部资产均为年利率从4%-6.5%的历年特种国债和公债有价证券,连所获利息也被存入OASDI基金。由于保守谨慎的投资策略,在近30年内,OASDI基金的历年结余从1985年的420亿美元增加到2014年初的27640亿美元,增长65倍。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OASDI基金的总体收益率仍旧高达5.1%,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几乎无关。

中国股市一直是“赌场”:2007年后,中国股票市场年换手率便开始高于全球平均水平,高换手率代表股市“投机”心态蔓延;24年间,上证指数剧烈波动次数,超过道指114年间涨跌幅次数

社保基金投资,尤其是对股票的投资,需要成熟健康的证券市场,但中国股市震荡幅度和风险远远超过美国股市。《新金融观察报》报道,在1990-2014年这24年间,上证指数有8年涨幅超过50%,有4年跌幅超过20%;而在1900-2014年这114年间,美国道琼斯指数涨幅超过50%的只有2年,跌幅超过20%的只有10年。

此外,由于上市公司热衷“圈钱”等原因,中国股票市场换手率一直变幻莫测,最近几年更是居高不下,换手率是衡量一定时间内股票转手买卖频率的指标。成思危在2014年美国出版的《中国股票市场卷II:分析与预测》一书中指出,2001-2006年,中国股票市场年换手率(Annual Turnover Rate),普遍低于全球股票市场平均水平;但2007-2012年,中国股票市场年换手率便开始高过全球平均水平(除了2008年),而在2011-2012年更是超过或持平美国、英国、日本、俄罗斯等主要市场的水平,也就是说,中国股票市场明显是一个投机市场,而不是一个成熟的投资市场。养老金试图通过中国股市来保值增值,无异于“打水漂”。

作为受托机构,全国社保基金会的成绩并没有那么光鲜亮丽:2008年金融危机,该机构收益率为-6.89%;该机构之所以享有超高收益率,得益于参与四大行等国企IPO前的认购

此次人社部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地方政府是养老基金委托投资的委托人,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是受托机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成立于2000年8月,定位是中国国家战略储备基金,旨在弥补未来基本养老金缺口,它区别与人们缴纳的“社会保险基金”。尽管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会长表示,截止2014年底该理事会管理的资产达15290亿元,2000-2014年底社会保障基金收益为5580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为8.36%(还是需要区别的是,基本养老金属于“社会保险基金”,即人们通常缴纳的“社保”,该基金2007-2013年年均收益率为2.2%,由人社部和各地社保局管理)。

但实际上,在市场大好的2006年、2007年、2009年三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赚得盆满钵盈,年均收益率分别高达29.01%(1.50%)、43.19%(4.80%)和16.12%(-0.70%),括号内为该年通货膨胀率;而在发生金融危机的2008年,年均收益率却为-6.89%(5.90%),括号内为该年通货膨胀率;在2011年,年均收益率为0.84%(5.4%),并没有跑赢2011年物价涨幅,比该年通货膨胀率低了4个多百分点。而且,2011年刘晓忠已在《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评论指出,全国社会保障基金超高年均收益率,“得益于该机构主要参与如四大行等国企IPO前认购以享受巨大的股市一级或一级半市场巨额收益。”截止2010年8月31日,该机构直接投资四大行增值1030.11亿元,占社保基金累计投资增值的30.8%。

全国社保基金会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者:中国国家审计署报告显示,该机构虽然在个股直接投资中获超额收益,但2010-2013年指数化投资组合亏损69.53亿元,其投资能力令人怀疑

对于股市来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者。2014年,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布对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的审计公告显示,2010-2013年该机构自营指数化投资组合亏损共计69.53亿元。根据2001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股票投资主要采用委托投资。指数化投资原本具备以委托投资等方式进行投资的条件,但全国社保基金会仍然一意孤行地选择了“自营方式”。也就是说,该机构只会从个股直接投资中获得超额收益(例如上文的四大行),但一旦涉足正经的指数化投资领域,其投资能力让人怀疑。

来源:http://3g.163.com/ntes/special/0034073A/wechat_article.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养老金入市:没底气 更没实力